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人情债
    “辰霄……”

    呢喃之声,从陈冉的口中传荡而出,语气之中,布满了无力之感

    “这怎么可能……周耿修炼的真气可是布满了凌厉之感啊……”彭淮咳着血,满脸难以置信,哪怕是他都无法反应过来。

    虽然他们在山洞之中便是知道后者可以借由一种特殊的手段对自己进行易容,哪怕是修为达到天罡境层次的武者都无法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但是却是未曾想到,才刚刚离开了狼穴,这辰霄便是在那么短的时间之中,便将一切尽数准备好了。

    哪怕是那一举一动,都演的惟妙惟肖,连他们都无法分辨得出来……

    “你既然已经出来了……那我的其他弟兄们呢。”陈冉开口道,他很疑惑,为什么辰霄离开山洞之后,山洞之中,还会传来战斗的波动。

    似是察觉到陈冉的话中含义,辰霄也轻笑道:“放心吧,我没有把他们给杀了,不过……还是得将他们给弄昏去,不然的话,也会影响我的计划。”

    听见辰霄的话,陈冉的嘴角,立刻便是浮现出一抹苦涩的微笑,看着这眼前的李云,自嘲道:“你们明明就可以在撼山军众人面前将我们给擒住,为什么反而要放了我们,这是羞辱我吗?”

    “陈少主此言差矣,你应该知道,我们之所以做出这么一幕,是为了离间你和云洪之间的关系……”萧天宸淡淡的说道,也没有在继续抓着云落,而是直接将后者给抛诸在地面之上,现在的云落,一身修为已经尽数被他封印了去,而且处于昏迷状态,想要苏醒过来,可不是一时半会便能做得到的事情。

    陈冉闻言,目光立刻便是闪烁起来,而后便是恍然大悟起来,苦笑道:“原来如此……你做的一切,我都懂了。”

    “哦?”

    “难怪云洪会对你这般忌惮,原本你实力强横也就如此罢了,却没想到……连心智都如此了得,你是在怀疑,撼山军之中,还有着云洪的内奸吧。”陈冉看着萧天宸的双眼,苦涩得说道。

    萧天宸闻言,脸上当即便是浮现出一抹笑容来,道:“陈少主也算的聪颖了,若是你一开始便是能够洞悉先机的话,或许现在的结果,也会有所不同吧……不错,我的确是怀疑撼山军之中,有着云家的奸细。”

    “众所周知,云家家大业大,在这天武城之中也算的上是相当强横的势力,在这撼山军之中,也握有不小的军权,连同那云洪,都具备着大队长的职位,不难猜测,他家族之中,绝对有统领……甚至是都统层次的存在,想要渗入我们的这些小虾兵里头,也算不得困难。”

    “既然要你和云洪他们彻底决裂,那么就要由所有的撼山军都来见证这一幕,这样的话,才能够将消息传到那云洪的耳中,除此之外,营造出云落已经落入了你们邙灵山的手中,这样的话,我才能够逼得那云洪出手。”说到这里,萧天宸的目光之中也泛起了一抹冷光。

    若非云家这三兄弟这般咄咄逼人,他也不会这般对付他们。

    “所以山洞之中你的所作所为,都是刻意的……若是让我们捉住云落返回邙灵山,这样的话,云洪他们多少会有忌惮,你反而会引不出他来,而我们知道了你的计谋之后,势必也不会让我的父亲离开邙灵山,如此一来,邙灵山便是固若金汤,这种做法,反而会适得其反,所以你才会把我们截住……”

    “这样一来,我父亲以为我在云洪的手中……而云洪,以为云落已经落入了我们邙灵山之中,你们不止可以借由云洪之手少了一个敌手,这样想要攻山,也不会像原来那般困难……”

    陈冉冷声说道,不过眼中尽是骇然之色,哪怕是他,也未曾想到,眼前的这个看似与他相差不多的少年,居然能够想出这般两全其美的计策。

    “若非云洪如此咄咄逼人,我也未必会这么做,但是,我绝对不能让其他人因为我而冒险,所以我也只能兵行险招了。”萧天宸闻言,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哈哈哈……”

    听到萧天宸的话,陈冉也不由癫狂的大笑了起来:“邙灵山接受云洪指使来对付你,这是邙灵山成立至今,做得最大的一个错误!输在你的手中,我心服口服!”说罢,陈冉便是话音一转,道:“不过你可别以为,你就已经赢了,想要把我们邙灵山彻底颠覆,哪怕是你!也不行!”

    “那便走着瞧吧。”萧天宸淡淡得道,而后便是一掌将二人给击昏了去。

    现在的陈冉,以及云落,还不能杀,若是杀了,万一传入那云洪的耳中的话,恐怕接下来他所面临的困难,会比现在更加难上数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萧天宸便是将那手中的人皮面具再度戴在了脸上,恢复成了“周耿”的模样,而后便是走到了那李云的面前,道:“接下来,就要进行最后一步计划了,如果传信的速度够快,想来那云洪,今晚便是能够收到风了。”

    李云闻言,当即目光便是有些闪烁起来,有些担忧得道:“你还要继续回那邙灵山吗?”

    “是!”

    “不行!”

    随着萧天宸的声音落下,一阵冷喝之声,也陡然从丛林之中传荡而来,而后便是出现了三道消长的身影,猛然撞入了萧天宸的视线之中。

    看到那三人的相貌,萧天宸也不由错愕了一怔,道:“韩老哥?!”

    “辰兄弟,我们怎么可以任随你去冒险,况且这邙灵山这么危险,你虽然有易容术傍身,但是万一被人发现了,恐怕你能活下来的几率,尚且不足千分之一,这般危险的行动,不应该让你去,还是让老哥来吧。”韩林一脸笃定的说道。

    他已经从李云的口中得知了一切,自然是不可能继续任由辰霄这般继续下去,若非是他们,辰霄也不会卷入他们的风波之中。

    萧天宸闻言,当即便是笑道:“韩老哥……我的修为可要比你强,我也去过一次邙灵山了,对其中的情形,早便是已经熟络,放心吧,我会活着回来的。”

    “不行!”

    “韩老哥……”

    “不行就是不行!”韩林冷声喝道:“已经足够了,真的已经足够了,我不能任由你继续身陷险地,老哥欠你的,已经够多了,你若是死了,你让我怎么还你的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