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五章:铁证
    随着两颗头颅滚落在地,殷红的血液当即便是随着那脖颈之处流淌而出,渐渐将那碎裂的地面给染红了去。

    “辰霄虽然攻到了山顶,但是却是没有料到那两位首领的实力,生生被击溃了去,以一己之力挡下对手,若非最后的时刻我出手的话,恐怕现在的辰霄早就和他们一样变作一具死尸了。”陈城淡淡的开口道,却不知这一席话却是令得众人的目光不由一阵呆滞。

    “这怎么可能……邙灵山地处优势,易守难攻,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便是强攻下来……”

    “不错,而且在那邙灵山下,还有诸多的血灵鳄,境界尽数不低,而且邙灵山本身便是犹若擎天之柱一般,难以攀越,除却那前路之外,根本就不可能能从其他的道路上山,戒备森严,哪怕是三名大队长的武者率军进攻,都未能攻破第一重防御,这辰霄怎么可能做得到!”

    ……

    在这里的诸多强者,其中便不乏曾经去那邙灵山征战陈军之人,一眼便是能够认得出来那死去的两人正是邙灵山的大首领和二首领。

    当听到那陈城的话之时,不由纷纷显现出诧异的目光,哪怕是他们,也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个少年,居然能够攻上邙灵山,简直就是奇迹。

    见到那滚落在地的两颗头颅,别人可能不认识,但是云洪可是不可能不认得,尤其是那陈军,他一身的伤,可都是拜他所赐。

    否则的话,哪怕今日面对这辰霄,也不至于会落得如此被动,甚至被后者生生击溃了去,虽说他才刚刚晋升到了灵武境下位,但是依靠着诸多战技和功诀神通,即便不敌那公孙斌,但也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而且为了以防万一,云洪还勾结了邙灵山的孽党,一同围杀我们,哪怕是重伤的李云,也险遭毒手。”萧天宸款款开口道,全然不顾云琅二人朝他投注而来那仇恨的目光。

    “现在邙灵山的贼匪都已经死得死,逃的逃,等于死无对证,你拿什么来证明我和邙灵山有所勾结?!”云洪冷声喝道,虽然他的确和邙灵山的人有所勾结,但是可没有书信来往,现在这陈军与公孙斌都已经死了,那萧天宸更加不可能有办法将这一说法给成立起来。

    听到云洪的话,萧天宸的嘴角也微微一勾,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留下那么几个重要的人呢。”

    随着萧天宸的话音落下,云洪二人的脸色也居然一变。

    “我之所以确认云洪与邙灵山有所勾结,乃是从邙灵山的三首领口中得知,除了三首领郑洪之外,我还生擒了陈军之子陈冉,当然也很不巧的便是,我们发现了云落带着云洪大人的手下赵斌,与这陈冉一同商议着如何救出三首领,这一幕,李大人一样可以作证,除他之外,还有李大人手下数百名撼山军,同样见证了这一幕,若是城主大人不信,我可以把他们押解上来,大人可以当面对质。”

    萧天宸对着段倾城拱手说道,而那站在另外一旁的云琅二人闻言,脸上的神色便是越发阴沉起来了。

    “这一切都是他捏造了,绝对是借用了他人的力量才能做到这一切!请城主大人千万不能被他的一面之词所迷惑啊!”云琅指着萧天宸气愤的说道,不过心中却是震撼不已。

    若是早知后者具备这般能耐,他绝对不会任由云洪等人去胡乱树敌了。

    “不错,这个辰霄在去进行任务之时,修为尚未达到灵武境的层次,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不过那段倾城却是仿佛完全没有将后者的话彻底收入耳中,一双目光随之投注在萧天宸的身上,半响之后,才开口道:“你又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如果按他们所说,没有灵武境的实力,你怎么可能能够生擒对手,这可不是什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诚然那个时候的我,还没有能够与灵武境武者相等的能耐,但是若是加上李大人,那么这一切,也未必不能成为现实。”

    众人闻言,当即便是点了点头,虽说郑洪的实力也相当强横,但李云也是天罡境九重巅峰的武者,二人联手想要擒下后者,自然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

    “而我要做的,便是将消息传达给邙灵山的陈军,并且假传云洪是打算出来围剿邙灵山的,之前的那番联手,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大怒之下的陈军,想要做到冷静下来思考前因后果,也是难以做到的,势必会为了验证这一切,派人与那云洪接头,安排救出郑洪的计谋。”

    “那么……我也便有了证据。”

    听到萧天宸的话,段倾城当即便是朝着萧天宸投去了赞赏的目光,点了点头道:“那你又是如何攻上邙灵山的?这邙灵山地势险要,哪怕是三名天罡境九重武者一同进攻,都难以攻下……”

    “不错,若是有那陈军坐守,想要攻上去的确是难若登天,但若是他不得不抽身出来的话呢……”

    萧天宸话刚落音,众人的目光当即便是不由为之一亮。

    “想要派人接应,若是对手真的是如同消息所说,陈军也不可能这么坐以待毙,自然是会派出亲信之人,擒下那前来接应的人,借此来胁迫云洪……”

    “所以,他派出了他自己的儿子。”

    嘶……

    听到辰霄的话,众人不由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若是如此的话,那么一旦萧天宸将这二人生擒下来的话,那么这邙灵山的陈军,岂不是要发狂了……后者能够将对方的心思揣测的如此精准,这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年纪只有十**岁的人便能做得到的。

    “当然,若是仅此的话,那么身为另外一头的云洪一旦得知了这一切,自然是会清楚我的行为,要令得云大人也相信邙灵山已经和他交易中断的话,那么就只有让那陈冉先劫走云落,这样便是能够逼得双方不得不出手。”

    “而这个时候,便是进攻那邙灵山的大好机会,若是城主大人不信的话,还可以观察一下云大人体内的伤势,我想……应该也有一部分,算不得是我留下的新伤吧。”说到这里,萧天宸便是微微侧目,看了看那不远之处的云洪。

    他也是心思缜密之人,与那云洪交手的时候便是大概能够估摸得到……这云洪的实力绝非如此虚弱,唯一的可能性——那便是云洪本身便是携带着伤势!

    而那陈军修为这般高强,要说这云洪能够全身而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随着萧天宸的话音落下,云洪的脸色也在刹那间变得无比煞白起来。

    “这就是云洪与邙灵山勾结的铁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