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五章:胜利
    浓浓血雾炸碎开来,便是令得那空气之中多出了一股血腥的味道,顿时便是令得众人清醒了过来

    而原本那强横的气息,也随着那赵阳的陨落渐渐消散而去,整个广场刹那间便是再度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那原本端坐在那赵阳身旁一同从噬灵塔之中逃逸而出的诸多高手,也不由纷纷静若寒蝉,目光骇然的看着那眼前不远处的萧长身影,哪怕是那体内正在运作的真元之力,也不由在那股强横的威压之下渐渐变得缓慢……最后停滞了下来。

    虽说从那青年身上传荡而出的气息比之他离开撼山军军府之时不知弱小了多少,不过毫无疑问,现在的他,依然具备着能够轻而易举便将在场众人尽数击杀的恐怖力量。

    而且,只需要一瞬间便可,因为在场的诸人,除却宁儿、陈城以及那死去的赵阳之外……

    怕是已再无一人恢复到灵武境的战力了,面对这般对手,萧天宸怕是举手投足间,便是能够将所有人彻底击杀。

    别看他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稚嫩,但是就光凭刚刚那一手,恐怕在场之人可没有半个人会把他再当作一个ru臭未干的小鬼了,如果在见识到后者这般杀伐果断的行动之后还怀抱着原来的思想的话,那才真正是蠢材。

    这个看似年轻的少年,手段可一点都不比他们这些已经活了几十上百岁的老狐狸逊色……如果在战斗之中小觑了对方,恐怕会顷刻间便是被其彻底击杀。

    心中,浓浓的忌惮之感油然而生。

    身前,乃是一道萧长的身影,却有着一种截然相反的伟岸感觉,仿佛整个天塌下来,只要有他在,即便下一刻是世界末日,又能如何?

    看到那萧天宸平安的返回这撼山军军府,包括宁儿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由纷纷面露激奋之色,甚至有好几名都尉,直接便是忍不住站起了身体,受到那内伤的反噬,嘴角直接溢出血液,但是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我回来了。”

    看着那面前那俏丽的可人儿,萧天宸嘴角微微勾起一道淡淡的弧度,那显得有些沙哑的声音便是随之响起,不过看到那宁儿脸上那挂着的些许苍白,也不由眉头微皱起来,昨晚这般危险,战斗那般激烈,哪怕是宁儿身负诸多天药谷的丹药,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全恢复。

    后来又与那赵阳一战,恐怕也是受到了些许的反震呢。

    “你这妮子,总是这般鲁莽。”又不忍心责怪宁儿,萧天宸也只好无奈的抱怨一声。

    “只要没事不就可以了吗?天宸哥哥不要老是在意这些细节吧。”宁儿弯起了月牙,轻笑了一声,登时便是令得萧天宸没了火气。

    他和宁儿自小便是一同长大的,五年的时间,早就已然将后者彻底了解了一遍,不过看在宁儿好像的确也没有什么大碍,萧天宸也只能无奈的撇了撇嘴,随她去吧。

    “萧天宸……”

    随着萧天宸的出现,不止是蔡老,哪怕是重创垂死的段倾城也忍不住睁开了眼睛,那眸子深处,仿佛是有着一抹热意流动,似是在期待着着从萧天宸口中得到什么答案一般。

    不少撼山军的统领都尉犹然怔怔的看着萧天宸,眼中尽是难以置信之色,好半响后,才彻底转化成一片狂喜之色。在他们看来,虽说萧天宸在吞纳了整个撼山军的力量之下也才仅仅勉强踏入武宗境的桎梏,但是后者的实力,显然不能以常识来做为判断。

    而这,也是为什么段倾城会将一切的希望尽数赌在他的身上的缘故。

    另外,能够看到那之前还张口嚣狂的称道萧天宸不能从那荒芜二神手中回来的武者静若寒蝉的模样,心中自然无比的舒畅,他们心中的狂喜,早已到达了一个无疑叠加的地步。

    “你这家伙,若是再晚来一步,估计就只能给我们收尸了。”陈城轻捂胸膛,苍白的脸上挂着一抹苦笑,殷红之色,自那嘴角的边沿流淌而下,周身的气息,也算不得强横,在那赵阳的一掌之下,哪怕是他也受到了不小的创伤。

    “好了,我这不是解决了之后马上回来了吗,而且看你还能喘气的模样,估计想死,阎罗王也不收吧。”萧天宸笑着打趣了一声,当即便是令得陈城满是无语。

    这家伙,怎么对待自己兄弟和女人差异这么大……

    想是这么想,不过陈城也为萧天宸能够平安回来而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

    他们几个人从那小小的东临武朝走到今天这般地步,其中不知付出了多少,若非有着萧天宸一直帮着他们,可能现在他们还在那东临帝都之中为突破灵武境而苦苦修炼着也不一定呢。

    萧天宸之所以希望变强,便是为了能够拥有保护他们的力量,能够令得他们不再受到几近东方凌那般生命危险。

    而他们也是为了能够帮助萧天宸,才会在这条道路上不断的奋斗努力。

    话虽如此,萧天宸也不会放任陈城不管,张手便是打出一道阴阳鱼阵图帮助陈城恢复身上的伤势,他看得出来,后者的身上也没有什么过于激烈的皮外伤,有的也不过只是经脉和丹田之中真元之力的盈缺罢了。

    而他的阴阳真元,在这方面上的疗效可是百试不爽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听到萧天宸的话,蔡老几人也有些忍不住心中的兴奋,而后便是强行支撑起他那显得有些佝偻的身躯,道:“萧……萧天宸,那荒芜二神现在怎么样了?他们是不是……都已经……”

    对于他们当前最大的心腹大患,无疑便是这荒芜二神,尤其是后者,更是手执打神鞭,哪怕是武宗境下位巅峰的武者都奈何他不得。

    若是萧天宸真的成功解决掉这二人的话,不仅是为这整个撼山军解围了,更是了解了段倾城的一桩心事。

    哪怕是段倾城,也忍不住瞪大了双眼,期待着萧天宸的后话。

    萧天宸见状,那显得有些苍白的脸上立刻便是有着一道和熙的笑容显现而出,而后便是双手抱拳,面朝段倾城所在的方向,拱手一拜。

    手中朝着虚空一抓,便是有着一条通体散发着金芒的蛟鞭静静的躺在其掌心之中,雄浑的威压,登时自那神鞭之中散布而出。

    俨然便是那芜神手中的打神鞭!

    在那般可怖的攻击之下,哪怕是芜神也无法在保全这打神鞭,最后也便落入了萧天宸的手中。

    这种神器,哪怕是萧天宸,也没办法将其毁坏。

    “天宸总算是不辱城主使命,荒芜二神,尽已身亡。”

    那算不得嘹亮的声音,登时便是随之传入了在场众人的耳中,随着那声音的落下,整个大地仿佛在刹那间也随之跳动了一瞬。

    “我们……赢了吗?”

    “我们!赢了!”

    听到萧天宸的话,那些疗伤的撼山军便是再也掩饰不住心中那欣喜之色,直接便是停下了恢复,纷纷欢呼雀跃起来。这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令得他们完全压不住心中的喜悦,直接便是冲上前去,一把抱住萧天宸,将其抛上天际!

    “萧天宸!萧天宸!萧天宸!”

    那整齐的欢呼之声,随之扩散而出,语气之中尽是亢奋,随着他们的呼声响起,整个大地也在随之震动,似是在迎合着他们。

    至于那些从噬灵塔之中逃散而出的武者,则是一脸颓然之色,纷纷停下了动作,再也打不起精神去恢复自身的修为了。

    哪怕是他们现在恢复了修为,那也是不可能成功逃出这撼山军军府了,因为在他们的面前,可还有着一个哪怕是武宗境中位都有一战之力的高手给击杀的恐怖妖孽。

    他们这些连半步武宗境的门槛都没摸到的人,哪怕是竭尽全力,都只怕连这广场都未能踏出一步。

    因为……这一切的结果,已经是注定的了。

    “哈哈哈……”

    欢呼声中,蔡老也忍不住哭了起来,那是欣喜的眼泪,一双浑浊的双眼,释然的看着在他身旁的段倾城,浑浊的眼泪,模糊了他的双眼,更是浸湿了他那年迈的轮廓,笑声之中,有着无法诠释的爽朗。

    “你听到了吗……城主大人,你听到了吗?!”

    见到蔡老这般模样,段倾城也有些忍不住,眼眶渐渐变得湿润了起来。

    他不知道等了多少年,才等来了今天的结果,只要能够为殇儿的母亲报仇,哪怕是他豁出了性命,也在所不惜,现在心中的大敌已经被萧天宸给除尽了,段倾城的心也仿佛在刹那间获得了解放。

    放下了一块担负了足足十几年的巨石。

    “我听到了。”

    “夫人……你听到了吗?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欢呼声中,两道别样的身影寂静的靠在残缺的石壁之旁,与整个气氛显得格格不入,但是那一双目光,却是满是欣慰的看着萧天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