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六章:赶上
    眼见着那天际的太阳渐渐临近正午,那端坐在高台之上的段倾城也不由苦涩的轻笑了起来,转过头去,环顾四周,却是依然不见那萧天宸的身影,见到这一幕,哪怕是段倾城心性再好,心中也不由暗暗叫骂起来了

    这个臭小子,怎么还没来啊,总是挑在这种节骨眼的时候出事儿,这要是换做平时,我还可以给你开开后门什么的,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想要给你开后门,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啊,要是你错过了这次的比赛,然后被我宣布剥除比赛资格的话,到时候估计又要被殇儿怨恨上了,这一切,全都怪你!

    段倾城心中怨念大发,那藏于袖中的手臂也不由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这家伙,可不会真的修炼的忘记了时间吧……

    一念至此,段倾城豁然将目光转向了身旁的蔡老,心中暗暗打算,若是真的萧天宸迟到的话,自己又没办法给对方找理由脱身的话,那就让蔡老宣布萧天宸剥夺资格,这样的话,就可以把仇恨值全部囤积在蔡老的身上了。

    虽说九大主城排名战相当重要,不过比起这所谓的排名战,他更关心自己的女儿,不然也不会在上一届当中那般模样了。

    见到段倾城投目而来的目光,蔡老也似是察觉到后者心中所想,当即便是轻声咳嗽了几声,旋即便是轻轻摇头,表示不干。

    他也算是段倾城的长辈了,和段倾城相处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后者心中的小九九呢,当即便是用行动回拒了段倾城的期待,这种事情要是真干了,怕是殇儿对他的仇恨值越高了……

    打死他都不干,打死段倾城也不干。

    见到蔡老这般模样,段倾城也只好苦笑的摇了摇头,看来,也只能见一步……拖一步了……

    时间转眼即逝,眼看着时辰到来,那站在段倾城身旁的李宗也不由轻声咳嗽了一声,看着身旁一动不动的段倾城,轻声道:“这个城主大人……时间差不多了,您看是不是可以准备开始比赛了。”

    “再等等……”听到李宗的话,段倾城心下当即便是忍不住叫苦起来,不过脸上却是有些挂不住了。

    “这样拖延也不是办法,继续下去,任谁都能看的出您的心思,还是开始吧。”见到段倾城这般模样,李宗扫视了一眼当场,立刻便是明白后者心中所想,不过迫于局势,终究也只能无奈开口道。

    虽然萧天宸重要,但是这样为后者开后门的话,即便萧天宸能得胜,也会遭人话柄。

    随着李宗的话音落下,段倾城当即便是狠狠得瞪了一眼李宗,旋即无力的轻呼一口气,道:“罢了,只能先开始了,若是到时候这个臭小子还不来,看我不好好修理他一顿。”

    说罢,段倾城的双目便是恢复了往日的神彩,脚步朝前一动,一股属于上位者的气息立即便是齐齐涌现而出,至于那场下的喧哗之声,也在段倾城的脚步落下之际,骤然变得寂静下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天武城的至强者……

    望着高台之下显得有些密麻的人群,段倾城的深吸了一口气,旋即便是鼓起了真元,用真元包裹声音,令得其声音犹若洪钟般响亮!

    “十年选拔战已过,想当年我天武城也曾是中武灵域位列前三的主城之一,不过随着时间的演替,如今却是渐渐落入尾席……现如今,我天武城再度迎来新的排位战,现在我天武城的命运,便掌握在你们年轻一辈的手中了,是否还能占据九大主城的头衔,也要看我天武城年轻一代的能耐了,若是你们能胜,那么也势必一战成名,将来整个天下,亦有你等角逐的机会!明白吗?!”

    “明白!”

    随着段倾城的话音落下,台下立刻便是传来山呼海啸般整齐嘹亮的呐喊之声。

    每个参与这次选拔战之人,脸上尽是显现出兴奋红润之色,哪怕是李云,亦是如此,其中更是有不少的青年才俊有些忍不住跃跃欲试了,他们不知道修炼了多久,为的便是这么一天。

    为的……便是能够攀爬至巅峰,俯视所有的天才的机会……

    待到段倾城话语完毕之后,蔡老便是上前一步,扫视了一眼台下之后,便是开口道:“和以往的规则一样,依然还是会选出五名最优秀的人参加排名战,虽说拳脚刀剑无眼,但不管是谁,都不能将对手击杀,或者是废去修为,否则一律剥夺参赛资格、废去修为、逐出撼山军!出界者,或者无力再战之人,都为输,至于迟到未能参加比武之人,亦是剥夺参赛资格,明白了吗?!”

    “是!”

    “那么,接下来就按之前便已随机排列好的顺序开始比武,各裁判员上比武台!”

    随着蔡老的一声喝下,那战力在高台之上的十几道身影也猛然跺地,整个身体瞬间便是化作一道流光暴掠而出,旋即便是稳稳的降落在那比武台之上。

    郎朗之声,随之传荡而出。

    “七号比武台……苏痕对战赵尹!”

    “八号比武台……高进对战江岩……”

    ……

    各个比武台的传喝之声,响彻广场,随着那洪亮之声落下,亦是有着不少的身影重重跺地,身影如同魑魅般骤然跃上比武台,周身散布着恐怖的真元气息,在裁判的允许之下,纷纷开始了他们的争斗。

    见到这一幕,殇儿的心也不由一紧,直到现在,她都还未曾见到萧天宸的身影,若是后者再不来的话,恐怕到时候真的要被剥夺资格了。

    “二号比武台……萧天宸对战蒋秋!”

    就在此时,一阵暴喝之声也骤然响起,听到这阵声音,殇儿顿时便是忍不住抬目看去,随着那声音的落下,一道通体铜绿的身影也陡然跃上了比武台,脚步跺地,双手怀抱胸前,便是卷起一阵剧烈的真元波动,化作道道飓风席卷开来。

    那人看上去不过十九岁左右的年龄,面貌算不得出众,不过周身的气息却是丝毫不弱,早已踏入灵武境上位的地步。

    那场上的裁判见到那人上台,却迟迟不见萧天宸的踪影,眉头也不由微微皱起,当即便是朗声喝到:“二号比武台!萧天宸何在?!若是再不快快上台,就剥除比赛资格了……”

    随着那声音落下,那站立在比武台上的蒋秋当即便是轻笑道:“怕是不敢来了吧,不过区区一个欺世盗名之辈……终究还是没有这个胆量上台。”

    听到那蒋秋的话,那裁判员也忍不住眉头微蹙,他也是受过萧天宸救命之人,奈何这种情况之下,也帮不了后者,毕竟规则就是规则,现在就连城主大人都不敢为萧天宸开后门,更别说他了。

    不过那站在一旁的殇儿闻言,俏脸上登时便是布满了寒霜,正欲开口之际,一阵朗笑之声却是突然传荡而来。

    “哈哈……谁说我不敢来了?!”

    笑声落下,一阵疾风顿时便是猛然席卷而来,狂烈的疾风,携带着一道萧长的身影迅速从人群之中闪掠而过,那站立在其身旁的人,登时便是忍受不住这阵强势的风力,身体不由自主的被这股风力给阻挡开去。

    与此同时,那人脚步也猛然重重跺地,整个身体立刻便是拔地而起,一道道黑白之芒自其身上闪掠而出,化作迅风席卷开来,如同魑魅一般骤然出现在那比武台之上。

    随着那道身影的出现,台下的殇儿立即便是忍不住涌出一抹喜色出来。

    一旁台下的李云见状,也不由捏了一把汗,笑道:“这个臭小子,可真是会折腾人,老是到紧要关头才出现……”

    不过心中的忧虑,却是在萧天宸出现的同时消失殆尽。

    疾风褪散殆尽,一道萧长的身影也伫立在那比武台上,黑色的长袍随着轻风波荡不停,漆黑的长发随风舞动,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竟是看的那蒋秋忍不住一阵心神动荡。

    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不过轮廓之上,却是没有同龄人的那般青涩模样,俊朗的庞孔,摘下了以往的人皮面具,显露出他的真实面目来,嘴角之处,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弧度。

    黑白之芒内敛而去,便是令得其看上去更加像是一个普通人,不过却是平添了一分奇异的气息,见到萧天宸的模样,那蒋秋也竟是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不知为何,自这萧天宸出现,他的心中便是有着一股浓郁的不安涌动而出,这个看似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人,似乎不像他们所想象那样弱小……

    虽然后者气息尽数内敛了去,但是蒋秋依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后者身上隐藏的那一股爆炸般的可怖力量,有着令人心悸的感觉……

    见到眼前那人,萧天宸也不由轻笑了一声,旋即便是轻呼了一口气,笑道:“看来赶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