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击溃
    比武擂台之上,一道道漆黑之芒化作涟漪荡漾开来,雄浑可怖的气息,令得整个比武台直接便是发出一阵不堪重负的嗡鸣之声

    一道道狰狞可怖犹若虬龙般的裂缝,自蒋墨的脚下扩散开去,顷刻间便是布满了整个比武台。

    感受到这一股强横的气息,众人也不由纷纷显现出凝重之色,这般战力,足以轻而易举的击溃任何一名灵武境巅峰层次的武者了。

    “这股气息……是半步地武境?!蒋墨已经到了这半步地武境的地步了吗?”

    高台之上,见得蒋墨身上波荡的真元之力,段倾城的眉头也不由一皱,手心忍不住发力起来,磅礴的真元悄无声息的波荡,便是令得那椅子上的扶手渐渐被其捏碎了去,碎开的木屑,在刹那间便是化作湮粉消散了去。

    这般细小的动作,即便是那些端坐在其周围的都尉都未曾发现。

    不过蔡老也是已然半只脚踏入武宗境的高手了,自是在其发力的刹那间便是注意到后者那细小的动作,正想劝说之际,却是想起这次的比武本便是公平竞争,即便是他们鼓励萧天宸挤进那排名战之中,也不能表现的厚此薄彼。

    一念至此,便是将目光投注到萧天宸的身上。

    事到如今,只希望你能够将这蒋墨给击溃了……

    话虽如此,不过那端坐在其身旁的殇儿可便不这么想了,一见到蒋墨身上气势暴涨,俏丽的小脸蛋上立即便是布满了担忧之色,纤细宛若温玉般玉手不住的抓着自己的衣裙,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比武台上,一阵阵颤栗之感自萧天宸的脚掌下传来,感受到那蒋墨身上暴涨而又显得有些漂浮不定的气息,萧天宸的眸子也稍稍缩起,看来这蒋墨为了取胜,也算是相当费心了……

    要知道一旦强行提升自身修为,对着自己的修炼根基亦是有着不小的影响,由当初他在东临武朝服用那临地丹之时便是可知,不过他修炼的**较为奇异,这才能够将那丹药之中的药力尽数吸收,弃之糟糠,取其精华,若非如此,那强横的力量绝对能够将一名气罡境的经脉给生生冲断了去。

    除此之外,亦是有人能够借由秘法来提升自己的能耐,不过其影响亦是颇为甚远,造成的影响,怕也是不小。

    ……

    啪……

    清脆之声,传响开来,只见那蒋墨朝前踏出一步,那脚下的地面立刻便是承受不住这股可怕的威压骤然崩碎开来。

    随着身上气息的暴涨,原本蒋墨脸上那涨红之色也骤然褪去,反倒被一片惨白彻底覆盖,漆黑的发丝之下,一双冰冷的眼眸冷漠的看着那站立在其眼前不远之处的萧天宸,强烈的杀意,仿佛快要凝实一般。

    “看来你使用了一种临时能够提升自身修为的秘法……不过想来,对于修炼者的根基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吧?!”

    望着蒋墨脸上那苍白之色,萧天宸淡淡的开口道,眉头微皱,却是不想后者为了能够击溃他,尽是到达这般地步。

    “只要能够击溃你,即便根基受损,也算值了。”蒋墨咧嘴一笑,声似九幽般凌厉冰冷,毫无情绪,手掌握拢,便是有一阵骨头叫响碰撞的脆响之声。

    “即便是不能将你打败……我也要将你打得无力接下来的选拔战。”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随着萧天宸的话音落下,蒋墨的眸中,也骤然闪过一掠寒光。

    “第二回合……开始了!”

    话音未落,蒋墨便是朝前重重踏出一步,一股无法言传的恐怖力量立即便是随之宣泄而出,顿时便是令得其脚下的地面直接坍塌了去,整个身体化作一道黑芒,直接消失在原地之上!

    轰隆隆!

    哗……

    见到这一幕,台下观战之人也不由纷纷侧目起来,一些修为达臻灵武境巅峰之人,也不由纷纷面露惊骇之色,即便以他们的眼力,都未曾成功捕捉到那蒋墨的移动轨迹。

    半步地武境,虽说与那地武境的确还有着一线之隔,不过这一股力量,也确确实实彻底超越了灵武境的桎梏,现在的蒋墨,哪怕是数名灵武境巅峰武者齐齐上前对抗,都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将其尽数击溃。

    由此可见,后者现今的战力,究竟有多么强横了!

    哪怕是段倾城,也不由为萧天宸捏了一把冷汗!

    奈何他也不能喝退这蒋墨,因为规定当中,也并未曾有过不能使用秘法强行提升自己的战力!

    咆哮的雷霆肆虐开来,所过之处,整个地面尽数都被撕裂开去。

    见得蒋墨这般癫狂的模样,萧天宸的眸中也终于涌现出凌厉之芒,通体之上,银光涌动,手臂之上,立即便是有着一道道虬龙般可怖的青筋**而起,手掌翻动间,便是将那手中的破天戟重重插入地面当中。

    全然不作抵御……

    众人见状,也不由纷纷错愕起来,须知现在蒋墨的实力,虽说气息漂浮不定,但终究还是半步地武境的武者,全力倾泄之下,哪怕是真正的半步地武境武者都不敢有所轻视,这萧天宸居然还敢这般做为?!

    一戟插入地面,萧天宸便是抬起头来,望着眼前空无一物的比武台,周身上下,亦是有着一股强横可怖的真元波动荡漾开来,黑白之芒,犹若潮水般涌动而去,便是令得那比武台忍不住震动起来……

    “既然你这般自信,那我也让你看看,你和我之间的差距吧……”

    轻呢之声,自萧天宸口中传出,听得萧天宸的话,那闪掠之中的蒋墨脸上也不由涌起一抹森然之色。

    都到了这种关头,居然还是这般小觑我吗?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们之间的差距究竟在哪里?!

    “是吗?那我也想见识见识,你究竟有没这个能力!”

    暴喝之声,自萧天宸身后传响开来,只见一道雷霆之芒涌动而过,一道漆黑的身影,立刻兀自虚空之中闪现而出,手中那精钢软剑瞬间化身千万,似狂风暴雨般直接便是朝着萧天宸所在的方向笼罩而来!

    凌厉的剑风,直接便是斩裂那比武台,化作强劲的气息,肆虐而出!

    “雷瀛剑典狙雷!”

    随着蒋墨的话音落下,萧天宸的目光也骤然一凝,竟是不偏不倚,直接站立在原地之处,连躲闪的动作都未曾做出!

    风林山火不动如山!

    心中一声轻喝,一股奇异的气息也骤然爆发而出,彻底便是将萧天宸笼罩而去。

    见到萧天宸居然不做出任何的闪躲,那蒋墨的脸上也显现出一抹狰狞之色,当即便是狞声大笑起来,手中软剑直刺萧天宸心窝所在之处,冷声喝道:“去死吧!”

    众人见状,脸色不由大骇起来,任随这萧天宸修为如何强横,但是在这般攻击落下,也不可能能够保全性命。

    “逆子,你在作何?!”

    蒋家家主见到这一幕,更是被惊得一身冷汗起来,当即便是拍桌起身,准备出手救助了。

    若是让这蒋墨真把萧天宸给杀了,那他蒋家也真的就完了。

    奈何,即便是蒋家主拥有着天武境般可怖战力,此刻即便是全力施展,怕是也不可能追得上那蒋墨落下的剑气!

    “住手!”

    裁判见状,当即便是冷喝一声,正欲阻拦,不过当他脚步刚刚踏出之际,脸色却是不由变得错愕起来!

    只见那蒋墨剑气落下之际,萧天宸的身影依然安然无恙的站立在原地之上,凌厉的剑芒,似是穿透了萧天宸的胸口一般,但是在那胸口所在之处,竟是连半点血迹都不曾出现。

    “残影?!”

    见到这一幕,感受着那剑身上传来的虚无之感,蒋墨的神色也不由剧变起来,正欲返身防守之际,却是见得那被刺中的身影突然一动。

    “不,是真身?!”

    一个念头升起,立即便是超过了那蒋墨的反应速度,手中精钢软剑快若闪电般狂风席卷,不断穿过萧天宸的身躯,不过却是未曾从后者的身上带走一片殷红!

    砰砰砰……

    随着那剑气的肆虐,一阵震动之声,也兀自从那比武台传响开来,众人抬目望去,却是发现那萧天宸脚下的地面,不知何时竟是多了两个算不得明显的脚印,那阵阵沉闷之声,也正是从那脚印所在之地传来的。

    “好快的速度!”

    众人里头,不乏修为强横,目光凌厉之人,当即便是一眼洞悉萧天宸的身影,后者犹若风中摇曳的烛火一般,不断在原地进行移动,每一道剑气,都不偏不倚、不多出半分丝毫的躲让了过去!

    “这怎么可能……”

    见得场下哗然四起,蒋墨的神色也越发苍白难看,没想到自己现如今已经到达这半步地武境的程度,竟还是无法将萧天宸击溃,甚至连后者身躯的一分一毫,都不能触摸到!

    “该结束了……”

    就在此时,一阵轻喃也骤然从那蒋墨的耳边响起,听到这阵声音,后者的动作立即不由一滞,只见那身前的身影身躯一闪,那充斥着银光的拳头,瞬间便是破开空气,还未等到他回神过来,便是重重轰打在其胸口之上!

    咔嚓……

    一阵骨头爆裂之声,当即便是随着那漆黑的身影骤然从比武台上倒飞而出,狂暴的力量,席卷整个场地,轰碎了那地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