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八章:蒋羽的醒悟
    “萧……萧天宸胜!”

    随着蒋羽摔落比武台,那裁判亦是错愕了一瞬,旋即便是再度回过神来,朗声喊道。

    听到那裁判的话,众人亦是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好半响之后,广场上便是传来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之声……

    ”好快的速度……”

    唯有一人,尚且停留在原地暗自惊叹着萧天宸最后对那蒋羽的攻击,虽然在外人眼中,萧天宸乃是一戟将蒋羽给拍飞出比武台的,但是落入郑天成眼底,可却完全不一样了。

    他也是修为达臻灵武境层次的武者,而且比起蒋羽用秘法提升起来的战力,更为强横,目光自然也便犀利了许多,自是能够在第一眼便是看到了萧天宸的动作。

    转眼看去,郑天成的目光便是落在了那已经失去意识的蒋羽身上,凝神一看,便是能够发现在蒋羽的身上,还有几道大小不一的伤痕,只是相较那被拍得有些凹陷的胸膛,倒反而变得不怎么起眼了。

    “在离地的一瞬间,便是能够同时分化出几道残影,而且那残影的身上还具备和自己一般无二的真元力量,用不同的攻击攻击对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最后一招,应该便是修炼到极致的……难知如阴吧,这风火山林在珍宝阁之中也算相当珍贵了,没有五六十万军功,根本就不可能拿的下来,而且就算拿到了,也只有前四式的卷轴罢了……”

    “玄武印……那应该是准天阶战技四象灵印吧,这玩意也是相当稀罕的,城主大人为了这次的战斗,也算得上是真舍得了本啊。”

    轻声呢喃了一声,郑天成便是无奈摇头,眼中虽然颇有羡慕,但是他郑家也不缺这准天阶的战技,虽说不及撼山军收藏诸多,但那么几本还是拿得出来的,毕竟郑家,也是天武城当中一流的势力,而且若要真排起名来,蒋家和李家,都比不上这郑家。

    ……

    李云见得萧天宸得胜,亦是忍不住抹了一把冷汗,旋即便是无奈得摇了摇头,道:“这家伙,可真一点都不让人省心呢。”

    不过萧天宸能够得胜,他也是打心里高兴,一开始从萧天宸口中得知了蒋墨这两兄弟的情况之后,他对后者二人的好感,亦是降到了极限。

    能够好好的修理这两个家伙一顿,也是挺畅快的。

    随着蒋羽的落败,蒋家主的脸色亦是变得难看尴尬许多,一方是因为人家乃是萧天庄的少主,而且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以怨报德,固然不好。

    不过看到自己两个儿子都成这副模样,他这个当爹心中的感觉自是好不到哪里去。

    而且这二人所使用的秘法,也是有着相当的副作用的,恐怕接下来会很长一段时间,这两兄弟的修为,都不会再有进展了,而且说不定,还会对修炼方面造成一定的影响……

    不过即便如此,这也是咎由自取……

    这事儿,可是自己两个儿子找上对方的,老幺不懂事,老大又护短,真是差点没把他气的背过去,最后,也只能悠悠叹息一声,以作慰藉了。

    一旁的段倾城见状,亦是不由莞尔,不过倒也没说什么,人家现在两个有希望竞争到最后的儿子都被萧天宸给打败了,现在再说话,怕是与泼冷水没多大区别。

    不过见得萧天宸能够获胜,他亦是心安了许多,只要能够晋入最后一轮,即便是遇到了郑天成,依然能够晋入那五人之中。

    ……

    待到裁判宣布获胜,萧天宸亦是轻呼了一口气,脚步轻轻朝着台下一跃,那原本站立的位置,亦是“轰隆”一声,应声倒塌了去,回头看了看一眼在他们二人打斗下彻底坍塌的比武台,亦是无奈一笑。

    没想到这一场战斗下来,竟是将整个比武台都给摧毁了,目光一瞥,便是可以看见那裁判投来的哀怨目光,不过对此,萧天宸也只能无奈一笑,这并非他所愿,原本他也只是想要尝试一下自己的战力罢了。

    今日与蒋羽一战,也大概推测出了自己的实力大概在什么程度,以他现在的能耐,施展阴阳鱼阵图或者是阴阳逆,怕是与使用战技的威力亦是相差无几,即便强横,亦是不会强得太过离谱。

    饶是如此,现如今他的战力已经足以匹敌一般地武境下位的武者了,不过想要击杀的话,还是有一定的困难性的,虽然蒋羽强行具备了地武境的战力,不过萧天宸亦是清楚,真正的地武境,可没像蒋羽这么容易对付。

    若是要击杀的话,除非他将奇门遁甲之术发挥到极致……饶是如此,他也需要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才有可能做到……

    “没想到我终究还是败给了你……”

    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细若蚊声的声音,听得这阵声音,萧天宸亦是不由将目光转向一旁,却是发现,不知何时,蒋羽却是已经恢复了意识,只是那重创的身躯,已经使用秘法的副作用也是开始发作,令得他的身体半点不得动弹。

    “醒得还挺快嘛……”见得那蒋羽苏醒过来,萧天宸亦是嘴角轻勾,不过对后者倒是没有像之前那般厌恶,或许说,打了一顿对他来说,也消了不少气。

    蒋羽闻言,亦是苦涩一笑,道:“我只是不甘心……”

    “不甘心输给了我?不甘心没办法为你弟弟报仇?!”听得蒋羽的话,萧天宸便是轻轻摇了摇头,道:“喜欢人,可不能靠这种旁门下作的手段,这样,也只能令得自己喜欢的人越发厌恶自己罢了。”

    “你身为兄长,为你弟弟着想,倒也无可厚非,只不过,人都是爹妈生的,也都是肉心长的,太过于护短而威胁羞辱他人,这一种态度对于他人来说,何曾公平过?”

    说到这里,萧天宸也是自嘲一笑,道:“倒也怪我,这世界本来就是以强制强的世界,公平只存在强者的眼中,我想,或许就和你一样吧?”

    “不过……太过于娇纵、或者是宠溺,是帮不到任何人的……”

    说罢,萧天宸便是转过身去,离开了此地。

    听得萧天宸的话,蒋羽的神色亦是一阵波荡起来,迟疑了一阵,半响之后,才轻轻发出声儿来……

    “谢谢……”

    一阵细微的道谢之声传开,只不过萧天宸却是已经走远了去,未曾听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