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杀鸡儆猴
    荒芜的大地,处处可见一道道狰狞可怖的裂缝盘踞开来,犹若巨龙一般匍匍在地,看上去异常可怖。

    嗖嗖嗖……

    一阵阵剧烈的破风之声,亦是在这块大地之上响彻开来,望向天际,便是隐约可以见到几道光影以极快的速度破空而过,浓郁的真元波动动荡开来,便是化作一道道旋风席卷而去。

    见到自己居然也能在这片空间当中自由的飞行,那几道光影的目光之中亦是满是惊奇之色,看来这处圣武战场的限制与他们原本所处的现实世界,亦是有着一定的偏差的。

    狂乱的真元气息肆虐开去,亦是未能逃过陆轩那几人的感应。

    不过话说回来,萧天宸等人本便是冲着陆轩等人去的,自是不惧后者会发现自己的踪迹。

    脚踩在平坦的大地之上,抬头望向那天际之处不断放大的几道光影,那陆轩的嘴角亦是一咧,道:“有意思,没想到我还未找上你们,你们倒先来找我了。”

    “陆师兄,要不要先撤退,那郑天成的修为强横,怕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一名同是来自于天河城的武者见到那几道光影迅速掠来,眸中亦是闪现出担忧之色,开口提议了一声,显然对于郑天成,他也很是忌惮。

    听得那人的话,陆轩亦是摇了摇头,笑道:“他们都盯上咱们了……你以为现在走,又有什么意思呢……”

    不过说完之后,那陆轩的嘴角亦是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目光直直的落在那迅速放大的几道光影上,道:“而且若是能够在圣武战场一开始,便是将这天武城彻底拉下马去,我想外头的那段城主,神色也会很精彩的。”

    “猎人和猎物,谁是猎人,谁是猎物可不一定呢……”

    话音刚落,几道光影亦是猛然出现在了陆轩等人的上空,磅礴可怖的真元气息席卷开来,便是令得那脚下的大地发出一阵不堪重负的嗡鸣之声,一道道细不可查的裂缝,渐渐蔓延开去,这般波动,亦是令得一些距离较远之地的武者纷纷投目而来。

    “那好像是天武城的人……这么快就找上天河城的人了吗?”

    “你不知道吗?在进入这天武城之前,天河城的人可是有不少次出言讽刺,虽然现在天武城已经不具当年那般威能,但也不是寻常的武城可以招惹的存在。”

    “恐怕这天武城想要解决天河城的人,也没这么简单……这几年来,天河城的人进步也是相当迅猛,那带队的陆轩亦是踏入了地武境之人,想来即便是那郑天成出手,怕也是一场苦战吧……”

    细小的声音传荡开去,便是令得这片原本几近死寂的世界渐渐有了些许的生机。

    一进入这圣武战场,几乎所有的武城的武者都是远远分散开去,生怕周围的人给自己下绊子,倒也未曾想到,这天武城的人,这么快便是先寻上了这天河城……

    “看来郑兄也有些坐不住了嘛?”见得那漂浮在半空之中的身影,陆轩亦是吟吟一笑,掌心之中,一丝微不可查的真元之力渐渐涌动而出,目光犹似毒蛇一般凌厉无比,若是旁人以为他是好揉的柿子的话,他不介意让人试试看踢到铁板的滋味。

    就比如……这天武城!

    那郑天成闻言,嘴角亦是轻轻一咧,道:“就算我不找你,想来要不了多长时间,你也会来找我们耍一下的,像我这样的人……可是见不得自己的对手能在这圣武战场之中讨得半分好处的,所以现在,你也是时候出去了。”

    说着,那郑天成的眼中也似是有着火光一掠而过,一股凶猛的战意,亦是从他的体内渐渐涌动而出,而后便是化作一只几近实质一般的金色雄狮依附在其身上。

    这般可怖的战意,亦是令得整个大地忍不住颤动了起来,即便是一些暗自观察的武者,脸上也是不自觉涌上一抹凝重之色。

    虽然郑天成还未曾将其真正的力量彻底爆发开来,但是单凭这这一股战意,便是能够令得一些心性不定的武者直接在这股意志之下不敢出战。

    “好强的战意……”

    见得那可怖的战意自郑天成身上涌动而出,萧天宸的眼中亦是闪现出一丝讶异之色,虽然这郑天成看上去并不似那好战之人,不过身上这一股意志,可真不是寻常人便能抵御得下的,唯有常年征战之人,才能拥有这般强横气息。

    若是让他对上这郑天成,即便拥有胜算,想要将其击溃,也是相当棘手。

    强榜第一……倒也名不虚传。

    感受到那从郑天成身上散发而出的可怖战意,那陆轩的目光亦是随之渐渐变得阴沉起来,冷声道:“看来这些年,你也没白白度过啊……”

    不过这语气之中,却是多了一丝忌惮,这些年来他也曾与后者有过摩擦,不过看来这几年,郑天成的进步,也的确不是一星半点便可比拟的。

    “不过就凭你这一点便想解决我,怕是结果不会像你想象之中那么顺利呢。”陆轩话语森寒,脚步朝前一踏,一股可怖真元力量立刻便是犹若火山爆发一般轰然肆虐开去,一道道强横的劲气,自其脚掌之下迅速弥漫开来,荒芜的地面,直接便是在后者的力量之下震出一道道十数丈长的沟壑。

    整个人的气息,也在刹那间骤然拔长了许多,浑厚的真元之力依附在其身上,光芒璀璨,声势骇人……

    “是吗?”

    感受到那从陆轩体内爆发而出的可怖气息,郑天成的嘴角亦是轻轻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那犹若鹰凖一般的眸子之中,有着一道道令人胆寒的精芒涌动而出。

    旋即,目光便是不着痕迹的从身后的一道年轻身影上一掠而过,淡淡的开口道:“萧兄,我挡下这陆轩的话,剩下的人,你需要花费多长的时间解决?”

    听的那郑天成的话,吕信几人目光亦是有些变化起来,不过他们也是撼山军之人,自然是知道,这个看似他们之中最弱之人,绝对拥有着几近匹敌郑天成的可怖战力,若是这二人出手,恐怕这天河城即便再怎么强大,也蹦跶不了多长的时间。

    不过这话落在那陆轩的耳中,却犹若嘲讽一般,登时便是令得后者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哼,就凭这小子便想要解决掉我天河城的高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听得那陆轩的话,萧天宸的目光倒是一阵闪烁,旋即嘴角轻轻勾起一道淡然的弧度,一双深邃而古井无波的眸子,淡然的从那陆轩身后的几道身影身上一掠而过。

    “一刻钟的时间,足矣。”

    淡然之声,自萧天宸的口中传荡开来,随着后者的话音落下,天地间亦是隐隐传来了一阵哗然之声。

    要知道天河城的战力,也是相当强悍的。

    除却那陆轩拥有着地武境的战力之外,手下的四人,尽数都是已经达臻半步地武境层次的可怖存在,那些人可都是相当趋近真正地武境的高手。

    若是四人一起出手,即便是真正的地武境武者,亦是需要费一番手脚才能将其击溃,至于后者……怎么看也只是一名寻常的灵武境中位武者。

    “呵呵,看来我们天河城……还真是被人小瞧了啊。”

    那几名天河城的武者闻言,脸色亦是变得阴沉无比,要知道他们乃是半步地武境的武者,在武城之中,也算的上是排名前几之人,结果在这看似只有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面前,居然这般被看不起。

    目光阴毒得看着盘旋在半空之处那一道年轻身影,旋即,一人走步上前,冷声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既然想要动手,那我们就陪你玩玩……”

    “求之不得。”

    萧天宸亦是一抱拳,脸上洋溢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在阳光的衬托下显得格外俊朗,现如今这天武城的位置在外也是引得不少人觊觎。

    若是不找个实力足够强横的武城来震慑一下,怕是别人也会误以为他天武城……也是好捏的柿子。

    所以在拿到命牌之时,萧天宸便是已经下定主意拿这天河城杀鸡儆猴,不过这般举动,萧天宸亦是有些无奈,这也没办法,谁让他接受了段倾城的委托呢……

    这一场主城名额的竞争,也已经是势在必得了!

    郑天成亦是聪明之人,当然也知道这一战的重要程度,所以对于后者的提议,倒也没有意见。

    见得萧天宸这般笑容,那一名武者的脸皮也不由一抖,俊朗的庞孔之上顿时便是显露出一抹森然之色,脚步一踏,一股雄浑可怖的真元之力顿时如同江流破奔般爆发而出。

    身形一掠,直接便是化作一道残影掠上半空,右手化作拳爪,凌厉真元涌动而出,便是化作一道虚影,猛然朝着萧天宸所在之地轰然落下!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看看,灵武境与半步地武境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么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