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四章:何东来
    漆黑的天空,似是有着道道流光飞掠而过,淡淡的真元波动荡漾开来,直接便是令得天地间的灵气开始动乱起来……

    密集的林影之中,一股血腥荒芜的气息涌动而出,化作一头凶兽虚影盘踞在大地之上,这般集密的气息,亦是令得一些隐藏在密林之中的隐晦身影眉头紧皱,眼中不由纷纷闪现出凝重之芒。

    虽然在这片圣武战场的空间之中,所受到的拘束比起原来的世界轻松许多,不过到达了这片疆域之后,却是没有人敢在此处继续肆无忌惮的飞行……

    目光转移,一眼便是能够看得到在那密林的深处,一道道散发着璀璨金芒的妖兽匍匍在大地之上,似是在闭目养神,呼吸间竟是有着一道道散发着精纯的气息涌动而出,那浓郁的荒芜气息,直接便是令得周围的草地尽数枯萎了去。

    若是仔细感应的话,便是能够发现,盘踞在此的荒兽,竟是都已经踏入灵武境层次的荒兽。

    投目而去,一道巨大的石碑寂静的驻立在大地之上,一股仿佛来自于远古的气息自那石碑之中散发而出,澎湃可怖的威压涌动而出,使得这片空间之内的灵气亦是显得有些沉重许多。

    道道虹芒自九天之上降临而至,便是映射在那石碑前的蒲团之上,玲珑宝光,散发出一股玄奥的气息,配合那石碑上奇异的符文,令得石碑周围的空间不断扭曲着,似是构建成一道通往石碑世界的道路。

    而在那石碑的正中心之处,亦是有着两道奇异的纹路铭刻在上,那是远古时期所用的文字,但是凭借着那浩瀚可怖的波动气息,却是生生跨越这时间的长河,即便旁人难以辨别那纹路所表达的文字,却是能够借着这气息隐约摸清那纹路的意思。

    见到这一幕,那些隐藏在密林之中的武者亦是不由纷纷屏住呼吸,一抹涨红涌上脸庞,双眼之中有着难以遮掩的欣喜之色。

    “居然是天武灵碑……传闻之中,天武城城主段天涯所留下的传承灵碑?!”

    似是感应到那纹路的意思,一些武者亦是忍不住惊呼起来,脸上红润之色越发浓郁,连那呼吸,都变得有些粗重起来,话虽如此,众人亦是未曾被那眼前的石碑彻底迷惑了去。

    因为在这石碑之前,可是还有着数百头修为已然踏入了灵武境层次的荒兽,而在那荒兽深处的三十座蒲团前,一道道巨大的兽影在月光照耀下不断摇曳着,每一道兽影的气息,竟是丝毫不逊色于之前与萧天宸对战之时的陆轩,甚至还要比其更加强大许多……

    这般存在,即便是放在主城青年一代之中,亦是算不得逊色。

    浩大的阵容,若是一拥而上,即便是修为已然踏入了地武境上位层次的武者,都会在顷刻间在这兽潮之中直接被撕成碎片,灰飞烟灭……

    也是这一群荒兽,这才令得众人望而止步,未曾被那眼前的石碑彻底诱惑了去。

    不过众人亦是知晓,僵持是短暂的,要不了多久时间,便是会有人将这平衡彻底打破。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即便是有着致命的危险,亦是无法阻止人们,况且在这一片空间之中……若是受到致命危机的话,他们身上的命牌也会与这片空间共鸣,旋即将他们驱逐出这片空间之中。

    既是不死,又拥有一定的机会可以角逐九大主城排位战的资格,任谁都不会轻易放弃的。

    而他们,也只不过是在等待一个时机罢了……

    嗖嗖嗖……

    空气之中,似是再度传来了阵阵轻微的破风之声,五道萧长的身影,在距离石碑尚有数里地之时便是纷纷降落了去,将自己身上的气息尽数遮掩起来,脚步轻点,身形便是犹若鬼魅般掠动而出,尽可能压低自己的气息,不被那石碑之下的荒兽察觉。

    即便如此,那五人身上的煞气亦是无法彻底遮掩了去,一些隐蔽在密处的武者见状,亦是不由纷纷将目光投注而来,不过当他们看到后者身上的衣着之时,目光也在骤然间变得凝重了许多。

    “罗刹城的人……居然也来了?!”

    “圣武灵碑出世的消息,可有不少人知道,自是有人想来插上一脚,今年罗刹城的青年才俊实力直追九大主城,有他们来,也好分担了不少荒兽,再说能够拥有进入石碑空间的资格有三十名,即便这罗刹城实力强横,也不敢将其中五名包揽了去,这番惹众怒的行为,可是不明智的。”

    “除了罗刹城之外,还有牧野城、乌龙城这两座武城的武者在此,他们的人马,也不比这罗刹城的人差多少……”

    ……

    随着那议论之声落下,密林之中,亦是有着两道视线转移到那领队之人的身上,目光之中,亦是有着些许忌惮的味道。

    罗刹城领队之人,乃是一名看似阴柔的男子,修长的头发披肩而下,略显苍白的脸上有着些许怪异的味道,此人算不得高大,身上的煞气更是五人当中最为淡薄的一个,不过那眸子之中不经意闪掠而过的一道恍若刀锋般凌厉之光,亦是令得人不由警惕了些许。

    若是仔细感应的话,便是能够音乐察觉到后者体内那澎湃可怖的真元之力,这般修为,即便是未踏入那地武境中位,只怕也是相差不远。

    旁人若是以表面来评判这人的话,怕是在与其交手的一瞬间,便是会直接落败了去。

    “天武灵碑吗?有意思。”

    见得那灵碑上闪烁的纹路,那男子似是自言自语地轻笑了一声,语气之中,有着一股淡淡的火药味。

    听的这话,任谁都能猜测到其话语之中的蕴意……

    天武城萧天宸以一人之力击溃整个天河城才俊的消息,早就已经天下尽知了,而罗刹城与那天河城亦是有所来往,陆轩与这罗刹城领队之人何东来交情不浅,怕是遇到了天武城之人,难免有一番交手。

    “听闻萧云之子萧天宸这次也是参加了主城排位战,而且投入到那天武城之中,进入圣武战场之后,后者便是以一人之力尽数将天河城的陆轩等人尽数击溃,这何东来与陆轩交情深厚,若是碰上了,怕是会有一场大战啊……”

    “大战倒也不一定,那萧天宸能以灵武境中位硬撼地武境,怕也已经是极限了,想要打败这何东来,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若是碰上了,天武城或许也会栽在罗刹城的手中呢。”

    “他们应该也不会这么快碰面吧……”

    “那可不一定,现在这圣武灵碑出世的消息,天武城也是知道的,若是知晓这一座石碑乃是他们天武城所立,断不可能放弃的……”

    ……

    密林之中,阵阵低沉的议论之声亦是响起。

    听得这阵声音,何东来的脸上倒反而显得平静许多,不过这脸上的平静尚未维持多久,便是随着远方一阵细微的破风之声而被打破了去。

    在场的武者,亦是没有修为低下之人,在何东来察觉到之后,亦是不由纷纷将目光转向了那声音的来源之处。

    望着那天边掠来的身影,何东来的嘴角亦是轻轻一勾,那犹若毒蛇般阴冷的目光直接便是落在为首之处的一道年轻身影之上……

    “来了……”

    一声轻喃传荡开来,便是隐隐散发出一股肃杀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