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五章:激战
    狂乱的气流,随着那真元的波动不断席卷而出,直接便是将那地上的一些碎石草屑尽数绞得粉碎,化作湮粉逸散而去。

    那两道身影,亦是随着那惊天爆炸之后,站直了身影,目光抬动,便是猛然在半空中撞击在一起,一股浓郁的火药味,顿时便是随之涌动而出。

    “这小子……怎么在经历这么激烈的战斗之后,居然还能拥有如此浑厚的真元之力呢?!而且这真元之力,也是霸道至极,一些残碎的真元之力,竟是生生被其同化了去……”

    看着那不远之处的萧长身影,何东来的目光也是变得凝重许多,语气之中,有着难以掩饰的不可思议,后者修为撑死也不过才灵武境中位罢了,若是比拼真元雄浑度的话,以他现在的境界,几乎可以将后者生生碾压致死。

    不过现在从后者脸上的气色看来,这种情况怕是不可能发生了。

    现如今连后者的战力都已经远远超越了灵武境的桎梏,显然身上的真元,亦是不可以常论来评之。

    一念至此,何东来脸上的神色亦是变得难看了许多,若是早知后者这般棘手的话,恐怕他也不会这么快便是对萧天宸下手了。

    不过事到如今,一切的后悔都已然是无用功,再说了,若是让萧天宸闯过那荒兽潮的话,那后者说不定能够比他们抢先一步获得那天武灵碑当中的机缘。

    这种事情,也是他不允许发生的!

    “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多场战斗,你体内的真元之力居然还如此浑厚,可真是有些超乎我的想象啊……不过即便如此,这些手段,怕还阻拦不住我的脚步。”

    何东来沉声一喝,手中的墨枪幡然一震,一道凌厉之风立即便是随着那枪身的震动掠射而出,荡起了一层泥土,浓郁的煞气缠绕而出,更是为那墨枪平添几分凶气!

    哗啦啦……

    与此同时,一股雄浑可怖的真元之力亦是从何东来的身后涌动而出,化作两道紫色翼翅扇动开来,骇人的威压倾泄而至,登时便是令得其脚下的地面犹若豆腐一般脆弱崩裂。

    见到这一幕,那些观望之人眼中亦是不由纷纷显现出一抹骇然之色,即便他们距离后者有着一定的距离,但是还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一股真元的可怖,若是倾泄开来,怕是寻常的灵武境巅峰武者,都会直接承受不住,幡然吐血倒飞而去。

    而那盘踞在何东来身后的那一股真元之力凝聚而成的翼翅,则是地武境层次武者真元凝形的标志,虽然这一对紫翼不能令得后者能够翱翔天地,但是在速度上,却是有着绝对的加持作用。

    只不过相对应的真元输出亦是会成倍递增……

    显然,面对眼前这个看似只有灵武境中位的少年,后者的心中也不再抱有半点小觑之心,而是将萧天宸当作真正同等级层次的武者对待。

    见得那何东来身后呼啸着紫翼,萧天宸的瞳孔亦是渐渐攀上些许凝重之芒,不过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调笑了一声,道:“或许你的脚步也不会想想象中那么稳健如飞呢?!”

    通体朦胧阴阳真元登时便是随着他的控制尽数涌入了那掌中的动天戟中,一层朦胧的宝光,登时便是从那动天戟之中散发出来,浓郁的威压释放而出,亦是令得旁人微微变色。

    “呵,或许别人有这个能力,不过在我看来,你没这个资格!”

    何东来闻言,当即便是冷笑一声,而后神色一变,脚掌猛然跺地,便是将那插入地面的双腿生生拔出,背后紫翼拍动,直接便是掀起了一阵狂风,整个身影,在刹那间便是化作一道肉眼难以看清的紫芒,猛然出现在萧天宸的身前!

    “好快!”

    众人见状,登时不由惊呼了一声,这般速度,比起之前与萧天宸交手之时,更要快了几分,这罗刹城能够成为九大主城的热门之一,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至少这番速度,配合那枪芒上的煞气,恐怕顷刻间便是足以将一名地武境层次的武者直接秒杀了去!

    一道道煞气缠绕的凌芒攀上枪头,便是令得那整柄墨枪涌现出一股极为嗜血的味道,枪身一抖,便是化身千万,铺天盖地的流光,随着那枪影的闪烁,有若倾盆大雨一般,直接便是朝着萧天宸周身要害招呼而去!

    嗖嗖嗖!

    刺耳的破风之声,亦是在萧天宸的耳边响起,见得前者的速度这般迅猛,萧天宸的眸子亦是动荡波澜起来,脚步猛然朝着地面一跺,整个身躯顿时犹若山岳般屹立在原地之上!

    风火山林不动如山!

    一声轻喝,自萧天宸的心中悄然响起,那萧长的身躯,顿时便是在那枪芒降临的刹那间,仿佛化身千万一般,在那枪芒即将临身之际,不偏不倚的躲避过去!

    砰砰砰……

    而那犹若雨点般枪芒,亦是顺着后者身上的空隙尽数落空,而后便是将那地面生生刺穿了去,留下一道道深不可测的细小洞口。

    “好神奇的身法!”

    见到这一幕,一些眼力较好之人不由眼睛一亮,萧天宸所施展的身法,令其好似在那怒海狂啸之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可能被那骇浪吞并的可能,但是却是犹若山岳一般,坚定不动,将那被骇浪吞并的可能性尽数抹除。

    目光凌厉之人,便是能够看得到,后者的脚步,自始至终都未曾离开过原地半步!

    “哼,倒有些门道!”

    “没门道,怎么敢拦你脚步?”闻的何东来那语气之中的冷然之意,萧天宸亦是淡声一笑,而后目光一凛,手中的动天戟便是猛然化作一抹寒光,直接便是掠入那繁密枪影之中,与那墨枪重重撼在一起!

    叮……

    清脆嘹亮的兵器碰撞之声,顿时便是随之响起。

    抬目望去,便是可以看到墨枪与那动天戟的枪首之处,却是不偏不倚的碰撞在一起,双方发力之下,一抹炽热的火花顿时便是溅射开去,两道萧长的身影,亦是在刹那间便是猛然错身而过!

    咚!

    与此同时,沉闷之声亦是悄然响起,只见那二人身影错开的刹那间,何东来的脚步亦是重重跺落在那地面之上!

    “败亡之枪煞气凌天!”

    一声喝起,那盘踞在其体内真元滔滔不绝的涌入那枪身之中,煞气凝聚而出,便是猛然化作一道宽长足有十丈余多的枪芒,朝着萧天宸所在的地方轰然暴掠而去!

    森然的枪芒,没有半点明亮,反而充斥着浓郁的败亡气息,浩瀚的煞气凝聚一处,便是令得众人不由产生一种无坚不摧的感觉。

    漆暗之芒,一掠而过,便是直接将那地面撕裂开去!

    这般攻势,即便是陆轩这种踏入地武境有一段时间之人,都会在刹那间便是被其秒杀了去!

    轰隆隆……

    萧天宸见状,身影亦是幡然一变,脚步重重跺地,整个身躯,亦是在刹那间变得恍惚许多,与此同时,一道漆黑雷霆顿时便是攀爬而上,在那枪芒即将临至之时,便是化作一道雷鞭,狠狠的扫荡而出!

    “风林山火动若雷霆!”

    暴喝之声,犹若震雷般响彻苍穹!

    “就凭你这点本事,也想拦下我的攻击?给我破!”何东来见状,亦是冷笑了一声,真元涌动如火山爆发般轰然炸裂,便是令得那枪芒的声势更是壮大了几分!

    与此同时,那漆黑的雷芒亦是化作一条狰狞可怖的雷龙,那低沉嘶哑的雷鸣之声,亦是令得不少人心生骇然心悸之感,而后便是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猛然与那雷芒轰然撞击在一起!

    砰!

    绚彩靓丽的真元波动,顿时便是随着那两股可怕力量的撞击犹若烟花爆炸一般,凄美了大地,震撼了人心!

    爆炸之处,整个地面顿时便是轰然塌陷而去,无数碎石瓦砾,刹那间便是在那恐怖的余波之下化作湮粉,巨大的深坑,更是为这荒芜的大地添上了几笔破灭之意!

    至于那一道雷龙,则是在那枪芒摧枯拉朽般攻势之下,轰然消退而去,凌厉的锋芒,刹那间便是锁定了那不远之处的一道萧长身影!

    见到这一幕,哪怕是郑天成也不由有些急红了眼起来,这般攻击,别说是他,哪怕是那牧恒或是乌然碰到了,恐怕也要花费不小的功夫才能将其瓦解而去!

    眼见那枪芒不断在眼中放大开来,萧天宸的眸子亦是微微抬动,那缠绕在其身上的阴阳真元顿时便是如同火山爆发一般沸腾起来,手中的动天戟登时便是爆发出一阵亢亮的鸣叫之声!

    “既然不够,那便试试看这一招吧!”

    只见萧天宸舞动那手中的动天戟,一股睥睨天下的恐怖气息顿时便是轰然而至,黑白之芒,缠绕在那戟首之处,令得那戟首越发明亮起来。

    哪怕是月牙,亦是泛着道道令人骇然的可怖波动!

    而后,便是在那枪芒即将临身的刹那间,轰然爆发而出!

    “动天戟法二戟镇乾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