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六章:金刚撼天手
    “二戟镇乾坤!”

    随着那淡然之声传荡开来,一股恐怖的气息顿时便是从那戟首之处猛然爆发开来,无数凌厉之气,刹那间便是掠射而出,直接在那地面之上留下一道道凌乱的沟壑!

    感受到这一股凌厉气息,牧恒几人亦是不由纷纷脸色剧变,眼神深处不由闪现出一抹深深的忌惮之色!

    哪怕是他们,都不由从那当中感到一股极具威胁的感觉!

    浩瀚的凌光,刹那间便是挣脱那戟身的束缚,磅礴可怖的气息,凝聚成一柄几近实质一般的战戟,飞快的掠动而出,刹那间便是抵制到那枪芒之前,轰然与其撞击在一起!

    轰!

    两者碰撞,一股可怖的余波顿时便是化作肉眼可见的骇浪轰然拍打而出,见到这一幕,一些武者亦是顾不得面前厮杀的荒兽了,身影闪烁间,便是连忙退让开去。

    连牧恒等人都能够察觉到那气息的可怕之处,更别说他们了,若是碰到一点,恐怕就足以在刹那间让他们直接退离这一处圣武战场,无缘于眼前的机缘了!

    饶是如此,那色彩斑驳的骇浪,亦是令得一些躲闪不及的武者感觉胸口仿佛被一柄重锤击中一般,身躯猛然一颤,便是张口一口鲜血一口鲜血不要本钱的狂涌而出,整个身躯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周身气息,也在刹那间变得颓靡不已!

    见到这般情况,一些地武境层次的武者亦是不由骇然起来,在那群吐血倒飞的武者之中可不乏修为踏入地武境的武者。

    光是余波便是如此可怖,那若是直接卷入其中,怕是在顷刻间便是会殒命而去……

    一念至此,众人看向萧天宸的目光,亦是布满了骇然之色!

    砰砰砰……

    爆炸之声,不断响彻而起,狂烈的戟芒,亦是在刹那间便是将那枪芒直接压入下风之中,而后便是呈现出几近摧枯拉朽般可怖趋势,生生将那枪芒给撕裂开来!

    而后便是飞快的暴掠而出,笔直的朝着那何东来所在的方向扑杀而去!

    “好小子!”

    见得那戟芒飞掠而来,何东来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一抹震色,没想到后者还有这般手段,不过若是硬拼,恐怕他也要承受一些伤势,当即便是咬牙抽身,背后紫翼拍动,便是猛然爆退而去!

    “想退?!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见到何东来爆退而去,萧天宸亦是冷笑了一声,脚步点动间,一道道雷弧顿时便是跳动而出,连同他那一道身影亦是化作流光,朝着何东来所在之地暴掠而去!

    左手之上,流光涌动间,便是化作一道掌印,猛然朝着何东来所在之地重重拍落!

    何东来见状,脸上亦是涌上一抹怒色,登时便是冷声喝道:“既然如此,那你也别想好过!”

    说罢,那何东来手中的墨枪亦是暴掠而出,将那掠来的戟芒生生打散了去,虎口震动间,身躯亦是轰然止步,左手化拳,便是有着一抹浓郁煞气攀爬而上,狠狠与那萧天宸落下的掌印撞击在一起!

    砰!

    狂暴的力量,倾泄而出,亦是令得二人闷哼一声,喉咙之中涌上一抹甜意,身躯猛然一颤,便是纷纷倒退而去,足足退后了二十多步,才将那股力量生生卸去。

    至于二人交战之时的攻击气息,亦是停留了数息的时间,方才彻底消逝而去。

    “呵呵,看来你也差不多到了极限了啊……我还以为你体内的真元之力真的是无穷无尽的呢。”

    一拳落毕之后,那何东来亦是隐约察觉到萧天宸那一掌之中残存的真元之力已然不多了。

    不然的话,恐怕他此刻受到的伤势,绝对不仅如此。

    萧天宸闻言,亦是伸手将那嘴角的血液给拭去,说句实在话,即便是荒晶之中蕴含的力量足够精纯,但是也没办法让他丹田之中的真元尽数恢复。

    能够使出这么多招数,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消耗,不过显然那残留在他体内的阴阳真元已然是不足令他继续做出太过剧烈的消耗了……

    而且,随着体内真元的消逝,那流动四肢的疲乏之感,亦是犹若潮水一般涌入萧天宸的脑海之中。

    这场战斗,恐怕得速战速决了才行。

    话虽如此,后者的脸上却是没有半点示弱的迹象,反而是高高抬起头,神色淡然的看着那不远之处的何东来,轻轻一笑道:“你来试试?”

    随着萧天宸的话落下,那何东来脸上的神色亦是微微抖动了一阵,经过刚刚一战之后,他对于后者的轻视之心,早已尽数收敛了起来。

    若是两者都是处于巅峰时期的话,说句实在话,何东来也已经没有绝对的信心能够打败后者,不过事情都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了,若是被后者的一句话便是吓得不敢上前去的话,那罗刹城的名声,也要彻底毁在他的手中了!

    一念至此,后者那抓着墨枪的力道亦是不由加重了几分,目光抬动便是有着一道极为狠戾之色闪现而出。

    “能以灵武境中位的境界将我逼到这一步,你也算是第一个了,若是你我在等同境界之下交手的话,我相信即便是我全力以赴,都不是你的对手,今日不能将你彻底击溃的话,他日你必定会成为我修炼道路上的一道阻碍……”

    “不过,我不会给你有超越我的机会的。”

    说罢,何东来的身躯亦是颤动了起来,将那墨枪插入地面之后,那在其身后拍动的紫翼亦是在刹那间彻底收敛了去,那缠绕在其周身上下的真元,亦是在刹那间便是凝聚在其双手之上,印记变换间,便是有着一股极端可怖的气息渐渐涌动而出……

    而那目光,则是仿佛没有半点生气一般,死死得盯着那不远之处的萧天宸。

    至于旁人听得那何东来的话之后,亦是不由纷纷震惊了起来,而后脸上纷纷展露出凝重之色,自是能够清楚明白后者那话中的含义与重量……

    修炼一途,本便力艰苦险,自古往来,但凡是能够攀登成为一方巨擎之人,又有哪个是泛泛之辈,哪个又能够在这修炼一途之上顺风顺水,一往无前?!

    能够踏步那般地步之人,无不是惊才艳艳……

    而萧天宸今日便是能够以灵武境中位一连斩杀五头地武境荒兽,且与地武境层次的武者抗衡而不败,这般战绩,放眼古今能够做到的人,绝不超过五指之数。

    虽然萧天宸并未层将何东来击溃,不过前者那强大的力量,却是不止让何东来,更是令得在场不少人直接便是丧失了与其争斗的信心。

    而这一种恐惧和忌惮,也将势必成为他们修炼道路方面的心魔障碍,若是不能将其突破的话,恐怕他们穷尽一生所取得的成就,也会相当有限!

    唯有将其彻底击溃,他们心中的那一道心魔障碍才会破裂,自此一飞冲天、鱼跃龙门,也并非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牧恒与那乌然闻言,亦是相视一眼,纷纷苦笑一声。

    他们也是能够清楚感觉到萧天宸身上的威胁,等到后者彻底成长到地武境的话,他们这些人即便联合在一起,也绝对不会是后者的一合之将。

    何东来的这番话,自是有着绝对的重量!

    萧天宸闻言,脸上淡然的神色倒是为曾渐退半点,见得这何东来准备结束这场战斗,也将他那手中的动天戟收入了空间戒指当中。

    双臂垂于胸前,便是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便让我把你修炼一途上的心魔放大吧……”

    话音落下,萧天宸身上亦是有着真元溢动而出,那盘踞在其脑海之中的阴阳玉,亦是在此刻开始动荡起来……

    “若是在先前,你的确有说这番话的资格……不过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萧天宸。”

    何东来淡淡开口道,双掌合并一处,便是有着浓郁煞气扑射而出,脚下的地面,竟是无声息悄然破裂开去,一块块犹若人头大小的十头漂浮在半空之中,便是在那一股强横的气息之下轰然化作湮粉……

    一股极为恐怖的波动,亦是渐渐蔓延而出,令得在场众人的神色剧变起来!

    这家伙,是来真的?!

    “那就来吧。”

    淡然之声,传荡开来,亦是令得那何东来的神色骤然冷冽了下来,脚步一蹬,那凝聚在其掌间的雄浑真元顿时便是合为一处,随着那一指点出,化作一道滔天骇芒,刹那间便是洞彻虚空,猛然朝着萧天宸所在的方向掠射而来!

    “结束了……萧天宸!”

    “罡煞天诀弹指灭顶!”

    冷喝之声落下,一股令人极为骇然的气息亦是在刹那间便是将萧天宸紧紧锁定,感受到那骇芒之中的可怖力量,郑天成、李云几人的神色也不由纷纷剧变起来,这一指,哪怕是牧恒这般存在,都不得不暂避锋芒。

    即便是硬接,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眼见那骇芒不断在眼中放大开来,萧天宸亦是长吁了一口气,目光抬起,便是有着一股极其凌厉的气息轰然爆发而出!

    掌间挥动间,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可怖气息顿时便是扑面而来!

    “驭神诀金刚撼天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