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三章:再开天门
    漆黑荒芜的大地之上,一道巨大的阵图缓缓舒展开来,黑白交融犹若浪潮的真元之力源源不断的自那阵图当中涌动而出,两条硕大的阴阳鱼游动开来,登时便是爆发出一股浩大的威压,竟是令得那风魂落的神色变得有些惊骇莫名起来!

    只见风魂落狠狠一咬牙,体内的真元之力便是再无保留的爆发而出,顿时便是令得周身的气息瞬间便是拔长到了巅峰,用作抵御那阵图带来的威压!

    望着那盘旋在其额头顶出的庞大阵图,哪怕是风魂落都不敢再怀抱小觑之意,尤其是随着那阵图之上的八扇石门出现之时,心中的骇意亦是变得越发浓郁了!

    “这个家伙,怎么会有这么多手段!”

    风魂落心中冷声喝骂了一句,连忙便是召集凌武城的武者齐齐出手,否则的话,他可不保证自己还能在这阵图的攻击之后成功留在这圣武战场之中……

    王鹏几人见状,亦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从那阵图当中散发的恐怖威压,登时便是再无保留,体内的真元之力,犹若火山爆发一般轰然倾泄而出,用作抵御那阵图的威压!

    嘶……

    见到这一幕,一阵阵倒抽凉气之声立即随之响起,哪怕是牧恒等人亦是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骇然了,虽然他们现在处于山峰之处,距离那双方交手的地方有着一定的距离。

    但是那阵图所爆发出来的威能,却是令得他们竟是有一种近在眼前的感觉!而且只要萧天宸想,即便是二人爆发全力,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了那阵图的一击!

    “这个家伙……果然是个变态!”

    牧恒与那乌然二人低啐了一声,目光转动,便是看向那萧天宸所在的方向,在那浓郁的荒芜气息的围绕下,一道血红的身影若隐若现,掌中的缩小版阴阳鱼阵图,犹若饕餮之口般不断得吞噬着那荒芜气息,每吸收一道荒芜之气,便是令得后者体内的气息加强一分。

    看着那凝结在萧天宸身上的血枷,感受着从后者体内散发而出的气息,哪怕是牧恒几人也忍不住感觉到一阵惊惧,若是被这样的对手盯上,恐怕他们今后的日子也会过的相当凄惨了……

    想到这里,这二人便是不由将目光投落在那不远之处的何东来身上,心中不由一阵悻然,幸亏他们与这天武城也没什么恩怨,更没有和他们交手,否则自己的情况比起这罗刹城,怕也是好不了多少……

    ……

    高地之上,何东来感受到那阵图之中散发出来的可怖威能,那阴柔脸庞之上便是再度增添了几分骇然惊恐,哪怕是那站立在其周旁的其他武者,亦是如此。

    连那风魂落这种已经踏入了地武境中位的武者都在那阵图的力量之下压制得如此狼狈,若是换做他们,恐怖那阵图只需要爆发出一次攻击,瞬间便是足以将他们整支队伍赶出这圣武战场了!

    一念至此,那何东来也不由苦笑了一声,恐怕这心魔,他这一辈子都别想彻底剔除了!

    那位少年,终究是那传奇大人之子,不管是走到哪里,都能绽放出足以令人为之惊艳的璀璨光芒!

    “太极阵图八门弑魔!”

    突然,一阵冷喝之声亦是传响在天地之间,只见那少年手掌朝着虚空轻轻一压,一股更胜原来的恐怖天威顿时便是轰然爆发而出。

    登时便是令得风魂落、王鹏五人脚下的地面犹若豆腐般支离破碎。

    无数的碎石瓦砾,刹那间便是在那天威之下化作湮粉逸散开去,连同那风魂落等人的身体,都被压低了几分!

    与此同时,那伫立在阵图之中的八扇古门亦是在萧天宸的呼声之下轰然打开,一股仿佛来自洪荒般气息顿时扑面而来,萤光闪烁间,便是猛然化作一只色彩斑斓的大手,轰然朝着风魂落等人所在之地重重拍落!

    炽热的火焰、暴动的雷蛇不断跳动而出,掌印未落,那恐怖的声势登时便是将风魂落等人所在的大地生生压得塌陷了去!

    无数携带着可怖劲气宛若虬龙一般狰狞的裂缝不断撕裂开去,卷起漫天碎石,而后便是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之下轰然炸碎开去。

    每一颗碎石炸裂的可怖力量,都足以将一名灵武境层次的武者生生击杀了去!

    感受着那几近要将骨头彻底碾碎的恐怖力量,风魂落、王鹏二人的咽喉亦是忍不住涌上一抹甜意,而后便是“噗哧”一声,化作一道血箭溅射而出,竟是将那地面生生打出一处洞口来!

    他们二人乃是修为踏入地武境中位层次的武者,尚且如此,更别说其身后的三名修为仅有地武境下位的武者,更是在那威压之下面无血色,连站立都相当困难!

    “可恶!怎么可能就这么被你镇压了去?!全力出手!不然的话,恐怕过不了多久,我们凌武城也要被这臭小子给赶出圣武战场了!”

    看着那不断庞大的掌印不断在眼中放大开来,风魂落登时便是冷喝出声,右手艰苦的朝着虚空一抓,一柄周身布满龙鳞甲片的三尺长剑顿时便是落入其掌心之中,体内的真元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直接便是撞入那剑体之中,登时便是令得那龙鳞剑爆发出一阵嘹亮的龙吟之声!

    吼!

    亢亮的龙吟传响开来,登时便是令得那周围的石壁布满了裂缝,风魂落狠狠咬牙,手中龙鳞剑顿时便是变得无比凌厉起来,而后便是朝着那降落的掌印狠狠劈斩而出!

    “断龙剑诀一剑断龙!”

    王鹏几人见状,亦是纷纷拿出了自己的神兵,全身上下的真元之力倾泄而出,便是轰然爆发开来!

    “破魂枪术枪卷镇魂!”

    ……

    一时之间,无数道匹练的凌厉之光咆哮而出,而后便是猛然窜出那深坑之中,与那天边降落的掌印重重的碰撞在一起!

    轰隆隆!

    狂烈的力量肆虐而出,顿时便是令得天地间的荒芜之气尽数震散了去……

    浩大的声威,引得天雷滚滚,在黑夜之中,变得极为明亮!

    无数匹练的剑芒,亦是在与那掌印碰撞的刹那间,便是直接在那掌印之上划出无数道密麻的剑痕,其他的寒芒也紧接而上,竟是将那降落的掌印生生抵挡了下来!

    “给我破!”

    与此同时,风魂落等人亦是不约而同的暴喝一声,体内的真元立刻便是犹若火山爆发一般化作洪流狠狠的朝着那巨大掌印倾泄而去,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缝,登时便是猛然延伸开去,最后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下,“砰”的一声,化作漫天星芒消散而去!

    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澜芒倾泄而出,便是猛然撞在那山石崖上,连同那密林之中的树木都一同抽根剥离,绞作漫天草屑!

    待到那响动彻底静止之时,五道萧长的身影亦是从那深坑之中一跃而出,尽是面带苍白之色,目露心悸的看着那天上的庞大阵图。

    至于其他人见得那五人的狼狈模样,亦是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现在的风魂落等人,哪还有先前一来时候那风轻云淡的潇洒模样,每个人的嘴角都挂着一抹殷红的血色,苍白的脸庞,无不显示出那威压掌印给他们带来的惊骇悸然……

    而那近在蒲团之前的郑天成几人见状,心脏也忍不住剧烈跳动起来,没想到后者居然以一人之力,便是将那凌武城的五人逼得如此狼狈不堪……

    不过眼尖的郑天成亦是在那五人出现之时,眉头紧皱起来……

    “天宸的气息……开始降落了……”

    身旁的李云闻言,身体亦是不由颤动了起来,一双目光紧紧盯着那血色身影,拳头不自觉的攥了起来……

    挣脱了那掌印的束缚,风魂落几人的神色亦是变得好看了些许,眼看着萧天宸将那最后一缕荒芜之气给吞噬之后,也不由冷然一笑,道:“看来你也已经到达极限了,哪怕是炼化了荒晶的力量,气息也禁不住下降了。”

    风魂落几人亦是眼尖之人,而且距离萧天宸如此之近,自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后者身上的气息情况。

    看到后者气息下降,几人的心亦是稍稍缓了一阵,刚刚的那一击,若是换做他们当中任何一人,怕是都无法将其接下来。

    若是后者再来一次,他们即便是联手,也没有多少信心能够再将其击碎了去……

    听得此言,萧天宸的眸子亦是微掀,深邃的眸中,却是不见半点惊恐之色,哪怕是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脸上亦是没有半点情绪的变化!

    “该结束了……”

    风魂落语气冷漠的开口道,手中的龙鳞剑猛然荡起一抹剑光,便是猛然朝着萧天宸所在的方向劈斩而去,匹练的剑气,直接便是在那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不断在萧天宸的眼中放大开来!

    听得那风魂落的话,萧天宸的嘴角亦是一掀,仿佛无视那剑气的袭来,目光漠然犹若被镇压在九幽之下的恶魔一般,登时便是令得那王鹏几人心中忍不住升起寒意!

    “是啊……该结束了……”

    “八门合一!天门!诛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