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五章:后患
    随着那弥漫在战场之上的威压彻底消失殆尽之后,哪怕是凌武城的人,此刻亦是没有多余再战之力。

    即便是萧天宸,此刻也已经频临昏迷的状态了,若非后者心中还保留着一丝清明,恐怕此刻早就已经彻底被那疲倦和痛楚彻底覆盖了去。

    至于风魂落等人,亦是受到了不小的创伤,一个个半跪在大地之上,气息絮乱不已,脸上的苍白之色,无不显示出先前那一战给他们带来的心悸。

    虽然这片战场的余波已经彻底消失殆尽,那观战之人亦是因为刚刚那战斗的心悸,竟是未曾有半个人敢上前去。

    尤其是见得那坑洞之中还保留着些许清醒之意的萧天宸,更是令得不少人直接便是没有与其争斗之心,谁知道下一刻这个打不死的小强又会不会施展出其他的招数。

    连凌武城的人都败得如此凄惨,更别说他们了……只是他们并不知晓,现在的萧天宸,早就已经没有了继续战斗的余力了。

    就在此时,一道萧长的身影亦是从那蒲团之旁飞掠而来,几个呼吸后,便是出现在那萧天宸的身旁,看到萧天宸这一身的伤势,李云的脸上也涌现出凝重之芒。

    轻叹一声,便是帮助萧天宸将那动天戟收入空间戒指当中,将后者给搀扶起来,嘴里不住抱怨道:“你这家伙……用得着这么拼命吗?若是你被他们打败了,在这圣武战场里,还有谁罩我们?!”

    随着那话音落下,萧天宸的口中登时便是再度呛出了一口血箭来,见到这一幕,李云立刻便是慌忙得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也不要动气了,不然接下来估计要传送出去的人,就是你了。”

    听得那李云的话,萧天宸也有些哭笑不得,道:“我没动气……只不过我不把他们阻挡下来的话,恐怕天武城就要全军覆没了……而且这个风魂落也不简单,若是能够将其削弱几分,对我们来说,也是极好的。”

    李云闻言,也只能无奈摇摇头,旋即将萧天宸背于背上,动作行云流水,不敢触及萧天宸身上的伤势,深怕一个不小心害的萧天宸因那剧痛给传送出这片圣武战场,而后便是轻声道:“咱们走吧……”

    萧天宸闻言,亦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身上的创伤,已经由不得他作出其他大动作了。

    “连累的我凌武城这么惨,还想进入那天武灵碑……你会不会想太多了……”

    就在李云脚步踏出之时,一阵仿佛来自幽冥一般森冷的声音也陡然在李云的耳边响起。

    听得这阵声音,李云的神色顿时微变起来,转头开去,却是不知何时那风魂落竟是已经站了起来,目光森然得紧盯着前者,一抹殷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手臂沾染在那龙鳞剑上,立刻便是令得那龙鳞剑变得越发狰狞凌厉起来。

    众人见状,亦是不由一阵哑然,没想到这风魂落居然难缠到这般地步,哪怕是萧天宸全力出手,都是未曾将其彻底击溃……

    话虽如此,后者的神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苍白如同纸张的脸庞之上,挂满了无力之感,整个身体犹若风中残烛般不断摇曳晃荡,黑发披落而下,哪里还有一开始出现那般逸然的模样。

    视线转移间,便是猛然落在了那李云身后的血色人影之上,那抓着龙鳞剑的手掌,亦是忍不住开始颤动起来,一缕缕血丝攀爬而上,顿时便是为其平添几分戾色!

    不过那眼中,还有着先前攻击遗留的心悸之色,哪怕是风魂落,也未曾想到这萧天宸居然能够将自己逼到那般地步。

    虽然风魂落在凌天殿之中的身份修为比不上他的兄长风魂莫,不过也可以说是凌天殿核心弟子的中上等了,竭力之下,连寻常的地武境中位武者都不是其对手。

    本以为这次碰到了这萧天宸,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后者击溃了去。

    不过萧天宸一次又一次的底牌,却是令得他这种已经踏入地武境中位的武者都忍不住棘手骇然,若不是在这之前,他还有着一枚蕴含着天武境武者全力一击的玉石,恐怕别说是刚刚那个被逐出的凌武城武者。

    即便是他,也没有绝对的信心能够在那般可怖的攻击之下留在这圣武战场之中,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一念至此,风魂落心中就有一种将后者斩杀在此的冲动,若不然的话,以萧天宸的天赋,恐怕等到后者踏出圣武战场之后,即便不依仗刚刚那手段,也已经具备能够与他相庭抗礼的战力了。

    能够在短短半年不到的时间之内便是到达这一步,这么迅猛的修炼速度,还具备如此凌厉的手段和心性,足以令其感到骇然了!

    “这个家伙……绝对留不得!”

    风魂落心中一声冷喝,那几近灯尽油枯的身躯亦是有着些许强横的气息散发而出,虽然远远比不上其全盛时期,不过想要对付萧天宸二人,却是已经足够了!

    “萧天宸,纳命来吧!”

    暴喝之声,随着那清脆嘹亮的剑吟之声传响开来,风魂落脚步一踏,整个身躯顿时便是犹若魑魅般飞掠而出,森寒的剑气,直指李云二人所在之处!

    “想要动天宸,要先过我李云这一关!”

    见到那剑气肆虐而来,李云登时便是冷声一喝,猛然转身,目光之中顿时便是掠起了一抹森然之色,右手朝着虚空一抓,一道剑光立即暴掠而出,旋即猛然抓住那剑柄之处,脚步一蹬,便是猛然挥动出数十道凌厉的剑气,直接将那地面撕裂开去,狠狠的朝着风魂落所在之地飞掠而去!

    “区区灵武境巅峰,居然也妄图挑衅地武境之威?!给我破!”

    见到那剑气肆虐而来,风魂落登时便是冷声嗤笑了一声,虽然现在他已经是重创之躯,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剑荡掠而出,便是猛然将那倾袭而来的剑气尽数绞碎,与此同时,一道掌印,也快若闪电般出现在李云的身前,便是朝着其胸膛重重拍落!

    “快走!李云!你不是他的对手!”

    察觉到那掌印之中散发而出的波动,萧天宸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些许,连忙喝声道。

    若是硬挨上的话,哪怕是李云也怕是好受不到哪里去!

    “我不能再丢下你一个人了!你把我当兄弟,难道我就要把你的情谊当狗肺吗?你出手当英雄,让我们几个人去闯那灵碑之中的传承,抱歉!我做不到!”

    李云冷声一喝,面对那足以将一名灵武境武者击杀的可怖掌印,心中却是没有半点胆怯之色!

    “想要动天宸,那就要先从我的李云的身上踩过去!”

    李云脚步重重一踏,体内的真元之力顿时便是犹若潮洪一般爆发而出,一掌挥动而出,便是卷起阵阵风雷之声,猛然与那风魂落的掌印重重的硬撼在一处!

    砰!

    恐怖的力量席卷开来,登时便是化作一道内劲撞入李云的体内,顿时便是令得后者承受不住这股力量,张口便是吐出一口血箭,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飞而去!

    眼看就要倒地之时,李云立刻便是狠狠一咬牙,猛然调动自己的身躯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最后半膝重重跪落在地面之上,直接将那地面震裂开去,总算是避免了萧天宸先着地的危险,连同那手中的利剑,都深深插入那地底之中……

    风魂落见状,当即便是冷笑一声,道:“好家伙,既然你这么重感情,那你就和他一起下地狱吧,我倒要看看,等我把你千刀万剐之后,这家伙还能不能保持先前的淡然!”

    “你敢!”

    萧天宸闻言,登时便是暴喝出声!

    “你看我敢不敢!”

    风魂落狞声冷笑,脚步一踏,手中的龙鳞剑便是猛然卷起一道诡异的弧度,而后便是骤然朝着那李云身上招呼而去,显然他刚刚的话也不是口头说说罢了!

    嗖!

    就在那剑芒即将临身之际,一道凌厉的黄金枪芒亦是从天而降,枪风席卷而出,便是猛然将那剑芒尽数绞碎而去,那恐怖的威压,顿时便是令得风魂落的瞳孔猛然一缩!

    “风魂落……别忘了天武城,可不是只有一个萧天宸而已!”

    怒喝之声,犹若火山爆发一般炸响开来,只见一道身披铁甲的魁梧身影闪现而出,便是猛然将那风魂落的攻势尽数阻挡下来!

    “郑天成……”

    见得那来人的庞孔,风魂落也是认得后者的身份,当即便是低声一喝。

    与此同时,吕信二人亦是飞身上前,将萧天宸、李云给带到了蒲团所在的地方去,这般行动,登时便是令得风魂落心中的算盘彻底没了着落。

    目光转动,便是与那郑天成的视线撞在一起。

    “怎么,你想和我打吗?”一声略带嘶哑的声音从那风魂落的口中传荡而出,那握着龙鳞剑的手掌不知觉的加重了几分力道。

    现在的他已经重创,若是在对上郑天成,胜算怕是所剩无多,毕竟后者可不似先前那李云,郑天成可是真正踏入地武境下位的武者……

    “我现在不会和你交手的……你的帐,会有人来找你算的。”

    郑天成冷声一喝,亦是令得那风魂落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而后便是孤身折返,而风魂落也不敢再度出手了。

    望着那血色身影,瞳孔不自觉收缩一阵,心中一叹,这后患终究还是留下了。

    却是未曾发现,那血色身影的目光亦是冰冷的望着他……

    天武灵碑前……

    五道蒲团金光闪烁间,便是携带着那蒲团上的五道身影一同消失不见,化作五道璀璨之芒,一头撞入那天武灵碑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