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六章:忌惮
    “这事儿不算完……”

    随着萧天宸的话音落下,风魂落的神色也在刹那间阴沉到了极点,一道道浓郁的杀意,不断在他的眼中酝酿而出,仿佛化作实质一般……

    其他观望的武者闻言,脸上亦是有些不一,而后便是纷纷落在了那风魂落的身上,后者可是先前放出话来,要将这天武城和牧野城、乌龙茶尽数淘汰出去的。

    以后者的傲气,恐怕这件事情,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

    不过萧天宸的战斗力,亦是渐渐超乎了众人的想象,要知道虽然现在的风魂落不是全盛时期,最多只具备原来战力的七八成威能,但也不是像王鹏这种初入地武境中位的武者便是足以匹敌的。

    这般强横的战力,居然都能够抵挡下来,可见刚刚那一道道锻体凌光给后者带来了多大的睥益了,只不过这般增幅的代价,在场众人之中,怕是除了这萧天宸之外,再无人有福消受了……

    见得风魂落那凶戾的目光,萧天宸亦是未曾胆怯,眸子一抬,尽是漠然之色,先前风魂落出手阴了他一次,便是已经令得他的心中产生了不少杀意。

    后来又是将这郑天成和李云等人打成重伤,这般手段,早已触及到他的逆鳞。

    若是再有半分退却,却不是助长他人气焰,寒了自己朋友的心么……

    两道凌厉的目光,登时便是在那数十道视线之下猛然在半空中碰撞在一起,一股若有若无的火药味,亦是渐渐弥漫而出,哪怕是那不断肆虐而出的锻体凌光,亦是在二人目光交错之际,未曾再靠近二人周身附近。

    凝望着那漠然的目光,风魂落的眸子也微微一眯,那眼中的凶戾之色,顿时便是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之下渐渐褪散了去,相对的更是多出了几分忌惮之色。

    “既然萧兄有这般自信,那风某就恭候大驾了……只不过风某也要奉劝某些人一句,不要以为有了一点能够抗衡的力量,就以为能够蹦上天去了,到时候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那可便怨不得旁人了。”

    风魂落冷笑了一声,话中之意自是可想而知。

    不过随着后者这句话落下之后,哪怕是王鹏几人,也不由微微有些愕然起来,他们可是知道风魂落的性子的,一般真的是遇到这般恶毒肿瘤,后者绝对会不假思索的将其彻底扼杀在摇篮里。

    可是今日,面对这萧天宸,这风魂落居然选择了退步……

    不止是凌武城等人,即便是其他观望的武者,亦是纷纷怔神起来,像风魂落这般果断之人,能够作出这样的让步,由此可见,后者对这眼前的萧天宸,究竟忌惮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了……

    面对着那风魂落话中的冷言讽语,萧天宸倒是不以为然,淡淡一笑道:“或许结果可不会像风兄所想象的,还没结束,谁笑到最后,可还是未知之数啊。”

    虽然风魂落的实力的确是相当可怕,哪怕是萧天宸在刚刚那战斗之上占据了一线上风,但是他可是清楚得很,刚刚的那一番交手,不管是他……或者是风魂落,都未曾彻底将全力爆发出来。

    在天武灵碑外头之时,若是没有那么多颗荒晶帮助,恐怕想要击溃这风魂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随着实力的提高,他也算是渐渐知道风魂落实力究竟有多么可怕。

    若是双方真的交起手来,到了最后恐怕只会落得两败俱伤。

    而现在,可是还有着不少人在一旁虎视眈眈,他们的修为或许还不及郑天成、牧恒之流,但若是拧合起来,也算得上是一股不容小觑的战力。

    渔翁得利的这种事情,他可不希望见到,更何况自从见到这凌武城的战力之后,萧天宸也隐约能够猜测到了其他主城的人有多么强横……

    他需要借助着天武灵碑的传承来增强自身的实力,否则的话,到了争夺九大主城席位之时,绝对会少不了一战血战……

    “风大哥,不解决此獠,怕是后患无穷啊……”

    随着萧天宸与风魂落二人的战斗落下序幕,王鹏等人也停止了他们的战斗,上前皱眉道,对于这萧天宸的进步,他也是感觉到一阵心惊,更能清楚的感受到从那风魂落那死死压制在体内的浓郁杀气。

    只是他不懂,为什么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你以为我不想杀他吗?”风魂落转过身去,便是狠狠一咬牙,看着自己胸前的那一道淡淡的腿影,脸上的神色愈发难看起来,却是未曾出手。

    感受着先前那一腿的力量,哪怕是风魂落的心性再好,心中亦是不由燃起了一簇怒火。

    他可是凌天殿当中的核心弟子,哪怕是碰上同阶层次的武者,都很少会出现这般狼狈的模样。这般屈辱,就好像一个烙纹一般印在他的脸上,令得他脸上感觉到一阵火辣无光。

    “那为什么……”

    “现在的萧天宸,已经相当逼近地武境中位了,实力比起郑天成他们,只强不弱,就算成功将这天武城、牧野城、乌龙茶三大武城尽数拔除踢出这圣武战场,我们凌武城,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至少我可以确认,你和其他两人,是不可能还能存留在这里的。”

    随着风魂落的话音落下,那王鹏的神色亦是微变,看向那不远之处的一道薄弱身影,目光有些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他连我们全盛时期都能够压制,更别说现在了,而且斗到最后,可还有着一群虎视眈眈的家伙看着,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凌武城怕也无缘于接下来的主城争夺战了。”

    风魂落淡淡的一番话,登时便是令得王鹏几人打消了攻击的心思,连风魂落都会这家伙这么忌惮,更何况是他们。

    后者的这般进展速度,的确是有些超乎他们的想象。

    “在进行最后的传承争夺之前,尽可能避免一下与他们的战斗,放心吧,今天我所受的屈辱,要不了多久,我就要让这臭小子为他今日的所作所为后悔!”

    说罢,风魂落便是抬动步伐,一脚迈出,回到了他原先的梯层之处。

    见到风魂落也不再动手了,萧天宸身影一闪,直接便是出现到了李云几人的身旁,见得后者身上的伤势,眉头也不由微皱起来。

    “你们这些家伙,也太鲁莽了,地武境中位的实力,可不是数量的问题便是可以轻易弥补了,若是淘汰出去了,岂不是辜负了城主的期望。”

    萧天宸无奈的说道,话虽如此,语气却是没有半点责备的意思,抖手一扔,几瓶疗伤药立刻便是飞掠而出,直接便是落在了李云几人的手中,让他们一口服下。

    当然,对于那些出手相助的牧野城武者,他也没有吝啬,也是拿出了一些丹药帮助他们恢复伤势,若不是有他们帮忙的话,恐怕现在天武城的人,早就已经被这风魂落给驱逐出去了。

    几人接过萧天宸的丹药,亦是朝着后者投去了感激之色,当即便是服下了药丹,盘坐在原地之上,开始炼化药力用作恢复。

    至于那些朝着李云等人飞掠而来的锻体凌光,还未等它们靠近,便是被萧天宸一掌拍碎了去,吸收了数十道锻体凌光的他,现在体魄已经强横到了一定的地步。

    这些足以对地武境武者造成些许困扰的攻击,在他看来也已经没有像之前那般缠人了。

    做完这些事儿后,萧天宸亦是从空间戒指当中取出了几瓶玉瓶,而后便是朝着郑天成、乌然、牧恒三人扔去。

    “此次,多谢二位相助了。这些丹药应该可以很快的恢复你们的伤势,算是在下的一点心意吧。这份人情,萧某谨记在心了。”萧天宸对着牧恒二人抱拳笑道,幸亏有这二人拦下凌武城的人,恐怕郑天成他们根本阻挡不了多久。

    “哪里的话,兔死狗烹的道理我也是懂得的,而且若不是萧兄先前出手相助的话,恐怕我二人的下场,也恐怕好不到哪里去。”牧恒连忙抱拳回笑道。

    前者的举动,直接便是令得他们心中有些触动,心中不由对萧天宸好感大增。

    虽然他们这番举动也可以说是彻底得罪了风魂落等人,不过比起后者,显然眼前的萧天宸更加令人信服的多。

    至少和他们一起,可不怕这风魂落把他们当枪使,或者是直接背后捅他们刀子,若是此番未曾出手的话,恐怕接下来的传承历练,可好走不到哪里去。

    待得众人沉下心神去恢复伤势之时,萧天宸亦是站在阶梯之上,为他们护法,以防风魂落再度出手针对。

    道道锻体凌光飞掠而来,萧天宸亦是摇动身影,便是将那光芒彻底吸入体内,一点一点的锤炼着自己的体魄。

    望着那阶梯之处气息不断增强的身影,风魂落那袖下的手掌亦是忍不住握拢起来,晦暗的眸中,一缕淡淡的杀意一掠而过,最后索性也是坐在原地之上,开始修炼起来。

    等着吧萧天宸……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为今日的行为付出代价!

    代价……是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