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二章:血脉之力
    恢宏的大殿之上,几道身影木然的站立在原地之上,面露惊诧之色的看着那气息薄弱的地方,尤其是那凌武城的武者,眼中更是难掩心中惊骇……

    看着那气息颓靡的身影,要不是亲眼看到,真是难以相信……

    修为踏入地武境中位层次的王鹏,居然在几个照面的时间便是被这萧天宸直接重创了去,这般能耐,恐怕也只有风魂落才能够与之对抗了。

    噗。

    感受着胸口传来的剧痛,王鹏脸色煞白无比,直接便是吐出了一口血箭,面露惊骇之芒的看着那不远之处的凛然身影……

    这个家伙,修为不过到达了灵武境上位,怎么这般强横,哪怕是他竭尽全力之下,都难以在后者的手中撑过几个回合。

    不过后者却是忘却了,此刻的萧天宸在精神力方面的造诣,也已经足以达到与地武境正视的地步,若是真正动起手来,即便是再来一个王鹏,也难以与之抗衡。

    看着那气息颓靡的王鹏,萧天宸也没有继续动手的打算,虽然这天涯殿的确宽宏,但是在这第二层之中,他却是未曾感应到风魂落的气息,恐怕后者早就已经踏入了第三层之中。

    若是被后者先行一步得到传承,那可就不妙了。

    想到这里,萧天宸便是迈动步伐,准备通往第三层的阶梯走去。

    不过就在他脚步刚刚抬动之时,一道黑影亦是飞快的闪掠而出,直接便是站立在他身前,将他的步伐拦截了下来。

    见到那来人的模样,萧天宸的眸子也微微波动了一阵,开口道:“都已经这般地步了,还想拦我吗?”

    王鹏闻言,苍白的脸庞之上立即便是泛起一抹狰狞的笑容,直接便是探出手指将其嘴角的血液给拭去,伸手一抓,一股吸力凭空出现,直接将那先前脱落的长剑吸了过来插入到地面之中……

    “寻常的手段,的确是没办法把你留在这里,本是不想动用这般能耐的,不过若是能够得到这天武灵碑之中的宝物,倒也值得,能够把我逼到这种地步的,凌武城年轻一代之中,除了风魂落,你是第一个……”

    “这么说来,我倒还挺荣幸呢。”萧天宸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不过目中却是没有半点轻敌之色。

    丹田之中的真元之力,悄然的催动起来。

    王鹏见到萧天宸这般无所谓的模样,倒也未曾在意,嘴角轻咧起来,而后目光猛然一凝,澎湃的真元之力呼啸而出,右脚猛然踢向那地面上的天阶神兵,一缕凌厉的剑光,顿时便是暴掠而出,瞬间便是爆发出一阵清脆嘹亮的剑吟之声,笔直的朝着萧天宸的脑袋飞掠而去!

    吟!

    见到那剑芒飞掠而来,萧天宸的瞳孔也微微收缩,右手变掌化拳,一缕金光携着龙吟之声爆发开来,便是生生破开空气,朝着那剑气肆虐的方向一拳砸出!

    砰!

    恐怖的力量,刹那间便是将那肆虐而来的剑气尽数打散,强劲的力道,登时将那剑身狠狠砸的倒飞而出!

    “血脉之力!启!”

    就在那剑体倒飞之时,一道冷喝之声犹若雷霆般炸响开来!

    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血光快若闪电般飞掠而出,而后便是猛然探出手掌将那倒飞的利剑抓在掌心之中,狂暴的气息,瞬间便是随着那澎湃的真元涌上剑体,猛然朝着那萧天宸所在的方向挥舞而下!

    “碎灵剑法一剑劈灵!”

    怒喝之声,自王鹏的口中传荡而出,那一抹沾染在剑体之上的血色剑芒,亦是在刹那间爆发开来,凌厉的气息呼啸而至,哪怕是萧天宸也不由感觉到一阵疼痛!

    眼看着剑芒飞掠而至,萧天宸的瞳孔也不由一缩,这般威力,比起先前可要强横太多了!

    “天宸小心!那是催动血脉强行提升自己的实力,现在的他,恐怕比起风魂落也差不了多少了!”

    感受到这般凌厉的气息,郑天成几人的神色不由剧变起来,连忙提醒道。

    “血脉之力?!”

    萧天宸闻言,也不由感觉有些一头雾水,手中冷光暴掠而出,顿时便是变作动天戟,携带着搅动天地的可怖凌芒,一戟呼啸而出,将那血色剑芒生生打碎了去!

    饶是如此,那般可怖的力道,也令得萧天宸忍不住退后了几步,神色变得凝重些许。

    “血脉之力是地品血脉者方能催动的一种力量,可以在短期之内强行提醒自己的实力,不过对于自身也有着一定的副作用,短期之内无法恢复自身实力,不过比起使用精血不顾后果的战斗,却是不知高明了多少……”

    见到萧天宸有些疑惑的神态,郑天成几人登时便是出口解惑。

    听到那郑天成几人所言,萧天宸的神色也微微变化起来,血脉之间的等级,他也是知道的,毕竟他本身便是天品血脉者,而天品血脉者则可以不受到血脉的禁锢,直接突破武宗境,到达更加高深的地步。

    至于地品血脉者,只要有着一定的机缘,也是可以晋升成为天品血脉者。

    而这些知识,他也是从宁儿和天璇的口中得知,不过却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够将血脉的力量运行到这般地步!

    单单是那一击,据萧天宸估测,恐怕现在的王鹏即便打不过风魂落,也不会差劲到哪里去!

    “现在,你可不是我的对手了!”

    王鹏冷笑一声,通身血芒大盛,脚步一蹬,便是猛然化作一道血影朝着萧天宸飞掠而来,雄浑的血色真元不断与空气产生摩擦,直接便是将那周围的灵气尽数震荡开去!

    “风火山林疾如风!”

    见到那王鹏飞掠而来,萧天宸立即便是展开身法战技,身形如风,直接便是化作道道残影消失在原地!

    “想走?!”

    王鹏见到萧天宸这般动作,登时便是冷笑一声,手中剑光呼啸而出,顿时便是化作无数剑光铺天盖地的朝着萧天宸斩杀而来!

    看到这般凌厉的攻势,牧恒等人脸色也不由泛起苍白,这些剑光,每一道都足以将一名初入地武境下位层次的武者击溃了去,哪怕是他们,也会在顷刻间便是在这剑光之下陨落,显然也是没想到后者居然会如此的疯狂!

    凌厉的剑芒,刹那间便是将萧天宸的身影给阻挡了下来!

    “我看你现在还怎么跑!”王鹏狰狞大笑,右手呼啸而出,直接便是引动血芒,雄浑的真元之力刹那间便是化作滔滔血河,五指拉拢,一座血色山岳顿时成型,狠狠的朝着那萧天宸所在的方向镇压而去!

    轰隆隆!

    肆虐的气流,刹那间便是化作暴风席卷开来,这般可怖的声威,登时惊得旁人连忙退让开去,不敢靠前上来!

    “血狱镇岳掌!”

    浩瀚的掌威,顿时便是将萧天宸的身影彻底笼罩而下,一些细小的碎石瓦砾,刹那间便是在那威压的力量之下轰然化作湮粉!

    “还真是棘手啊……”

    望着那镇压而来的血色重岳,萧天宸的眼中亦是泛起了层层涟漪,奋力一挥,那手中的动天戟化作一缕凌芒,猛然朝着那血色重岳呼啸而去!

    轰隆隆!

    可怖的凌芒飞掠而出,直接便是化作一柄黑白交缠的戟影,肆虐的凌光,刹那间凝聚一点,重重的点落在那血岳之上,令得那一座血岳猛然一滞!

    “就凭这么点力量也想拦住我的血狱镇岳掌?痴人说梦,给我破!”

    王鹏冷笑一手,掌压幡然落下,右掌之上青筋暴起,恐怖的真元呼啸而至,瞬间便是令得那血岳力量暴涨,轰隆一声,将那戟影生生压碎了去,最后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下,将萧天宸的身影直接覆盖了去!

    砰!

    沉重的山岳,顿时便是爆发出一股极端可怖的波动,扬起漫天的灰尘,可怖的重力,竟是令得整个殿堂都在轻轻颤动着……

    “天宸!”

    郑天成二人见状,登时不由怒喝一声,正欲出手,却是被那凌武城的人给牵制了下来!

    一道血影飞掠而过,便是轻轻的落在那血色山岳之上,目光转动,便是落在郑天成几人的身上。

    哗啦啦……

    身后血色真元如骇浪般呼啸而出,登时便是令得那周围的空气猛然一滞,恐怖的威压,令得牧恒等人也不由神色剧变起来,暗自咬牙恼恨,显然他们也未曾想到这王鹏居然能够发挥出地品血脉者的力量……

    这般实力,哪怕是他们也能使用这股力量,也无法与之抗衡。

    终究……还是差一点点吗。

    看着那被镇压在山岳之下一动不动的萧天宸,牧恒几人也不由相视苦笑一声。

    血岳之上,王鹏笑吟吟的看着郑天成几人,身形一动,便是飘落下来,而后便是抬动步伐,朝着郑天成几人走去。

    “你们不用担心,这股力量还不至于把他杀了,不过受到这一击,估计接下来的传承争夺,也便没有他的份了。”

    “现在,也该好好解决一下你们这些烦人的苍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