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五章:炎罡落败
    “炎武战法·焚焰掌!”

    黄金战台之上,一阵怒喝之声洞彻天穹!

    随着那声音落下,那交缠于战台之上的火焰顿时便是熊熊燃起,仿佛在刹那间突然变得暴躁起来,使得方圆数百米内的空气温度陡然上涨!

    炎罡怒声暴喝,那铁塔般身躯犹若山岳般动荡起来,一股由真元之力显化而成的黑色火焰腾腾燃烧,瞬间便是令得他身上气息暴涨起来,仰掌拍去,那漆黑的火焰立刻便是如同跗骨之蛆般交缠而出,触目惊心的火花涌动而来,立即便是将那肉质手掌化作一片火焰之掌,笔直的朝着施原所在之地拍动而来!

    雄浑的烈焰,犹若波澜般荡漾开去,随着那沉若山岳般步伐踏落而下,瞬间便是将那周围的石板尽数震碎开去!

    施原见状,撤掌已是不及,目光一冷,直接便是携带着重重威能硬撼而至,瞬间便是与那黑焰手掌交合印对!

    “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砰!

    两股可怕的力量倾泄而出,瞬间便是令得二人脚下的地面轰然塌陷而去!

    一掌撼拼,双掌一触即分!

    入掌的一瞬间,施原的神色顿时变化了去,一股炽热的痛楚立刻便是倾袭而至,熊熊黑炎交缠而至,瞬间便是攀上其臂膀之上,雄浑的真元之力,直接便是震得他步伐踉跄的退后开去,每退一步,便是在那黄金战台之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脚印!

    哗!

    众人见状,登时便是不由哗然起来,纷纷凝望着那战台之上被黑色火焰笼罩而去的铁塔身影,没想到在这般境况之下,后者还能够爆发出如此强横的力量,竟是一招便将这施原给生生逼退了去!

    “好霸道的力量……”

    见到这一幕,萧天宸也不由微微凝神,这般状态之下的炎罡,修为比起紫夜、以及那动用血脉之力的风魂落还要强横几分!

    这圣武战场,果真是卧虎藏龙!

    似是看出了萧天宸心中所想,段倾城也在一旁解释道:“虽然邙武城、凌武城、紫禁城的队伍之中都有来自于其他势力的弟子,但是我中武灵域的底蕴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这炎武城毕竟也是亘古以来,一直在九大主城之中占有一定席位,巅峰时期,也曾经出现过一些惊才艳艳之人,更曾令得炎武城一度成为混乱武城之后的最强武城,有这般能耐,也不足为奇。”

    说到这里,段倾城脸色便是有些不自然得道:“天武城虽然也在九大主城之上长期占据着名额,但是为了镇压那荒芜二神,多年来也将底蕴消耗了不少,否则的话,绝不会比这炎武城逊色多少。”

    萧天宸闻言,也是点了点头,自从千年前一战血脉境界等被禁锢之后,能够突破到武尊境层次的武者可以说是少之甚少。

    而那天武城之中所封印的两名天界武者便是武宗境层次的存在,放在这中武灵域之中,也算得上是跺一跺脚,整个中武灵域都会为之一颤的人物。

    想来要镇压他们这么多年的时间,也的确是需要花费不小的功夫。

    黄金站台之上!

    施原一脚重跺,顿时便是将他那退后的身躯生生立在了原地,脸色微冷,直接催动体内的真元之力将那蔓延到他身上的黑色火焰尽数驱散,目光有些冰冷的凝望着那不远之处的铁塔身影,不含感情的说道:“呵……中武灵域的人也不错嘛,的确是有两下子,不过光凭这点手段就想解决我,那是不可能的事儿。”

    “是吗?那我倒要见识见识了!”

    炎罡闻言,立刻便是冷笑了一声,脚步朝前一踏,那庞大的身躯立刻便是展现出与其完全不成比例的速度,整个身体刹那间便是化作道道火光残影,一手抓过那插入战台的火焰大刀,便是斩出一道森冷的刀芒直接朝着施原逼杀而来!

    “哼!”

    施原见状,顿时便是冷哼一声,身影摇动,手中战枪立刻便是洞彻虚空,携带着无可匹敌的锋芒扑杀而至,直接便是将那刀芒生生破开了去!

    锵!

    两柄神兵半空中一触即发,立刻便是晃动出炽热耀眼的火花溅射开去,凌厉的气息如同风刃般席卷而出,下一霎便是将二人脚下的地面生生斩碎!

    锵锵锵……

    彻耳的金铁碰撞之声,不断在那黄金战台之上交响而起,两道身影亦是在刹那间便是化作残影飞掠而出,不断交错而过,每次交手,便是直接引起一阵火海翻腾,漫天的火焰将众人的视线尽数遮掩,修为低下之人,更是难以捕捉到这两人的交手移动。

    轰隆隆……

    那一层层不断随着碰撞之声荡漾而出的可怖能量余威,使得整个黄金战台爆发出阵阵沉闷声响,感受着那如斯可怕的气息,一些初入地武境中位层次的武者也不由面带惊恐之色,要不是他们所坐的观众席距离那黄金战台有着一定的距离,光是这一股余威,便是已经足以在顷刻间将他们尽数重创而去。

    那不断飞掠而出的枪芒刀光,每一道的威力都堪称恐怖至极,也足以将他们在刹那间彻底撕成碎片!

    焰涛翻涌,一道金色身影亦是在刹那间掠上天际,望着那台下无尽火焰之中交缠的一点黑炎,登时便是冷笑出声,道:“呵……倒是不弱的本事,但是你这种方法又能支撑多久呢?”

    “就算是没办法赢你,我也不会让你有半点好过!”

    听到那火海之中翻腾而其的喝声,施原的脸色也在一点一点变得越发阴沉起来,萧天宸的棘手程度,可不比这炎罡逊色多少,虽然他并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但是若是这般纠缠下去,在旁人眼底,恐怕比起萧天宸还要弱上几分!

    他本便是为了能够节约点手段来对付后者,现如今被这炎罡生生逼入了缠斗之中,要是不怒,那才有鬼了呢。

    “呵,本想手下留情的,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罢,施原脸色一寒,便是舞动手中黄金战枪,直接便是朝着那战台扑杀而下!

    凌厉的锋芒不断在那枪尖之处吞吐而出,浩大的威压镇压而至,竟是令得那战台之上的火势陡然被压低了去,无数的火焰直接便是承受不住这般气息的压迫,顷刻间便是彻底湮灭了去!

    无数的枪影涌动而出,遮天蔽日,浩大的威能径直得锁住了那火海之中的一点人影,犹若倾盆大雨般直接便是朝着那铁塔般身躯呼啸而去!

    “擎天枪诀·枪灭寰宇!”

    怒喝之声,自那施原的口中传荡而出,犹若天雷般炸响在炎罡的耳边,那一股浩大的威压,顿时便是在其眼中生生凝化成一道无匹骇人的枪芒!

    凝望着那飞掠而下的枪芒,哪怕是炎罡也不由感觉到一股致命般气息!

    那一枪芒!好似自九天之上垂落而下,一枪出,寰宇尽灭!

    竟是令得炎罡打心底里不由升起一阵难以与其招架的恐惧,枪芒未至,便是先一步将他的战意尽数摧毁!

    “我说过了,就算是输,我也要你付出一定的代价!”

    察觉到了那枪芒的厉害之处,炎罡登时便是怒声暴吼,恢复战意,通身黑炎瞬间便是犹若漩涡便搅动而出,转眼间便是挪移到了那手中的大刀之上!

    熊熊黑色火焰弥漫在那大刀之上,竟是令其显露出一股毁灭般气息,连那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在那火焰的燃烧之下颤抖不已!

    强横的战意冲天而起,瞬间便是令得炎罡脚下的地面承受不住这般气息轰然塌陷而去,无数狰狞裂缝蔓延开来,便是令得整个战台变得破烂不堪!

    将那火焰尽数挪移之后,承受着如斯可怕的气息,施原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许多,一双铜铃般大小的眸孔之中,竟是有这点点点疯狂之色放大开去,而后便是挥动那黑炎大刀,毫无花俏、径直的朝着那飞掠而来的枪芒一斩而下!

    “炎武战法·力劈山河!”

    怒喝之声传荡而出,一道惊心动魄的黑色刀芒亦是在刹那间自那刀体之中飞掠而出,漆黑的火焰竟是延续着那刀芒一动的轨迹青云直上,将那周旁的空气烧的扭曲颤动!

    砰!

    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传响天际,那毁灭般刀芒,也终是在众人凝视的目光之下,轰然与那枪影撞击在一起!

    轰隆隆!

    两尊浩大的虚影的碰撞,不断在半空中引来阵阵沉闷的爆炸之声,那黝黑的火光,竟是将那枪芒生生抵挡下来!

    “哼,有点本事,但也无用,给我破!”

    见到这一幕,施原目光泛寒,直接便是催动体内真元涌动而出,浩大的枪影金光璀璨,瞬间便是爆发出可怖的威能,凌厉之芒呼啸而下,直接便是将那刀芒冲得四分五散!

    剩下的余威,则是直接穿透那炎罡的臂膀,鲜血涌动而出,随着一阵爆炸之声,那魁梧的身躯亦是如受重创般倒飞而出,直接便是飞出了黄金战台,最后在那地面上摔出道道裂缝,昏迷不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