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八章:何为霸道
    空中,一道窈窕的身躯傲世独立。

    淡淡的薄纱,将那绝世容颜给遮掩了去,摄人心魄的水眸涌现出阵阵寒意,令人望而生畏。

    雪白的衣纱将那堪称完美的身躯笼罩而下,丝瀑披洒而下,一颦一笑,扣人心弦。

    这般姿色与那宁儿相比,亦是未有逊色,只不过后者身上散发而出的气息,却是令得不少人忍不住感到一阵躁动,心神难耐。

    比起宁儿,甚至要多出了几番成熟的韵味,举手投足间,引得不少人目光滞然。

    不过雷群与那紫极门的长老看到这人,眼珠子却是差点飞了出去,哪怕是白寒、或者是萧天霖以及那萧家长老,也不由面露凝重之色。

    眼前的这人可不是普通人,正是天药谷谷主,传闻之中的药皇——柳若水!

    且不说后者的炼药技术有多么强横,这药皇的修为,亦是到达了一个相当强横的层次,且不说他们能不能打赢,即便是换做他们身后殿主门主出面,也未必能够击溃眼前的药皇。

    彼此之间的实力,可不是一个等级的。

    不过更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堂堂天药谷的谷主,传闻之中的药皇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宁儿是我的徒弟,也是我任命的天药谷少谷主……你们谁敢动她?!”

    药皇柳若水淡淡的说道,顿时便是惊得雷群几人一身冷汗。

    若是知晓这眼前女子在药皇眼中如此重要,恐怕再给他们十个胆子都不敢出手,虽然他们彼此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允许老一辈的人对小一辈的青年动手,但可没说……老一辈不能对老一辈的人动手。

    虽然这药皇非常年轻,年龄也未满三十,但是若是出手,在场任何一人怕是没有半个人是她的对手,即便是加在一起,恐怕还挡不住后者的一招!

    “不不不……我们怎么可能敢对您的爱徒出手。”

    雷群连忙便是解释道:“我们只是想与萧天庄的萧少庄主商讨一下,为半年前死在他手中的弟子这件事情讨个说法……绝对不可能向您的爱徒出手的!”

    “呵呵,你当我什么都没听见吗?原本以为你们会稍稍收敛一些的,没想到你们反倒是变本加厉,连我天药谷的人都不放在眼里?想要开战吗?我天药谷何曾怕过谁!”

    柳若水冷声低喝,声音犹若钟鸣般猛然在雷群二人的耳旁响起,雄浑的真元之力涌动而出,瞬间便是震得二人有些忍受不住,耳中直接便是溢出血来!

    这般可怖的修为,顿时便是令得紫极门、凌天殿两大势力的弟子纷纷面露惊骇之色。

    那雷群二人,更是被柳若水这句话吓得直接便是跪倒在地上,现如今连药皇都现身了。

    虽然二人在各自势力之中也算的上是位高权重,不过若是真的引起三方势力大战,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哪怕是身后的殿主和门主,对自己也不可能会有半点轻饶!

    想到这里,几人心中对萧天宸的憎意又是加重了几分。

    “不不不……我们绝对不会和天药谷开战的,莫儿,还不住手!”雷群连声陪笑道,旋即便是冷声一喝,连忙将风魂莫召了回来。

    他们身后的殿主和门主都不在这里,现在要是和在与天药谷的谷主交恶,自己多几条命都不够赔的,哪敢继续得罪下去。

    萧天宸见状,也不由一阵目瞪口呆,没想到药皇柳若水,居然也会有这么强势的一面呢……

    直接便是令得那几名老者不敢与其反驳,什么叫霸道,这就叫霸道啊!

    听得那雷群的呼喊,风魂莫的神色亦是难看了一些,目光冷冷的看了一眼东方凌,便是冷声喝道:“算你走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走着瞧!”

    说罢,那风魂莫的身影便是猛然退后到那雷群的身旁,不再出手。

    东方凌闻言,亦是冷声一笑,没有去在意后者的狠话。

    如今的他或许修为比之这风魂莫还差了一点,但是若是真要比拼实力的话,恐怕这风魂莫也难以在自己的手上占得半分好处。

    那紫魂见状,亦是虚晃一枪逼退了郑峰,身形一跃直接便是退出了战局。

    其余的弟子,更是不敢再继续出手了。

    “哼,谅你们也没这个胆子。”柳若水轻哼一声,身影降落而下,登时便是站在灵儿的面前,将萧天宸几人尽数护于身后。

    这般景象,也令得不少势力暗自幸灾乐祸。

    哪怕是萧天霖等人,也不由莞尔一笑,看来这次事件,天药谷也要横插一脚了,以凌天殿和紫极门的本事,怕是无力再从萧天宸的身上再讨得几分好处。

    “药皇大人,您这是……”

    看到这一幕,那雷群二人神色亦是一变,东方凌他们几个插手,就已经是很难缠的了,如今再加上个药皇,想要拿下萧天宸,那更加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一旦被后者成功得逞,今日之事传扬出去,紫极门和凌天殿的脸也会被他们彻底丢尽,想到这里,那雷群连忙便是出声阻止道:“药皇大人……这萧天宸与我们凌天殿和紫极门颇有恩怨,可否将他交到我们的手中,雷某必将永记铭心!”

    “紫某也同感大人大恩大德!”

    那紫极门长老也是连忙出声道。

    “萧天宸?”

    听到二人的话,柳若水若有含义的看了一眼后者,不过当她看到了宁儿脸上那困窘的神色之后,亦是不由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道:“他可是我徒儿的心上人,若是交了,可是要伤了她心呢,怎么可能交给你们呢?”

    听到这句话,宁儿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萧天宸却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没想到今日,还真沾了点宁儿的光。

    “难道大人要违反诸强彼此之间的约定吗?”

    白寒闻言,亦是一挑眉道,他身后的白家与萧天宸所在的萧天庄萧家一直都是敌对关系。

    萧天霖把萧天宸往外推,他巴不得可以多解决掉一个对手,如今冒出了几个天药谷的人,就想要阻止凌天殿和紫极门,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也有些不甘心。

    柳若水闻言,当即便是一挑柳眉,冷声斥喝道:“我天药谷与凌天殿、紫极门的事儿,什么时候轮到你白家的管了!”

    “药皇大人切莫生气,少主也只是一时糊涂罢了,您可别放在心上。”

    白家的长老闻言,连忙便是出声赔笑道,心中也不由暗暗低骂这白寒,平日那么聪明,所学的东西都到狗身上去了吗?这都看不出来,人家是有意护着萧天宸,枪打出头鸟,现在谁开口,谁就是在找死啊。

    况且药皇的身份又非同一般,即便真的是破了诸强彼此的约定,恐怕也不会有多少势力会找他们算账,与天药谷交恶,恐怕和萧天庄交恶没什么区别。

    听得白家的人训斥,那白寒也不好继续发作,也只能一把坐在椅子上,不再多言。

    看来,今日这萧天宸,怕是再也奈何不了了。

    “大人,难道您真的要不守约定吗!”

    见到这般情景,那雷群亦是连忙劝道,语气之中,满是不甘。

    “即便是不遵守,你又能奈我何,什么时候,我药皇的事情,也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药皇冷冷回应一声,顿时便是令得雷群心都凉了。

    紫极门的老者闻言,也是咬牙切齿道:“可我紫极门与凌天殿数百条人命,难道就要让他们死得不明不白吗?!若是传出去,我紫极门威名何在?!”

    “喂,老头,说话要注意点儿,你哪只眼睛看到这小家伙杀了你紫极门的人,三人成虎的道理懂不懂,要抓他,行啊,拿出证据来啊,只要你拿得出来,我不保他。”柳若水眨了眨眼睛道。

    一番话下来,直接便是气的那紫极门长老七窍生烟。

    “可这小子……也没证据证明不是他干的!”紫长老显然还不甘心。

    听得这句话,柳若水的神色亦是在刹那间变得冷冽无比,沉声道:“叫你一声老头,也算是给你面子了,不管如何,今日这萧天宸,我柳若水保定了,且不说他是我徒儿的情郎,更帮的我天药谷多出了好几名青年才俊,今日若是眼睁睁看他被你们给带走,难道我天药谷的威名还能安存不成?!”

    “若是不服,尽管跟你们家门主、殿主说,想要开战,我天药谷也奉陪到底!别看我一个女人,就真当我好欺负!”

    听到这几句话,那紫长老也终是不敢再继续多言下去了,整个人好似霜打的茄子一样,直接便是无力的坐回了椅子上,与那雷群相视苦笑,便是不再多言。

    他们算是看清楚了,萧天宸,动不了了。

    这凌天殿和紫极门的脸,也是丢定了……

    “我们走。”

    见到这般情景,柳若水直接便是一挥云袖,带着萧天宸几人一同离开了这里。

    众人见得两大势力这般模样,也不由显现出幸灾乐祸的神态。

    这两个势力,今天可不止是踢了铁板……连铁板,都给踢穿了。

    在药皇的这般强势霸道的作为之下,这二人将来回到各自宗门之中的命运,怕也不会好过多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