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五章:出关
    “是!”

    杜志闻言,当即便是回应了一声。

    “慢着,你们想要干什么?!”

    见到这一幕,李云和那郑天成的神色也不由猛然一肃,冷声质喝道,同时纷纷朝前踏出一步,一股凌厉的气势顿时便是从他们的身上宣泄而出,狂暴的力量席卷开来,霎那间便是令得整个地板破开了一道道犹若蜘蛛网般的裂纹,浩荡的气势,直接便是灌注在那杜志的身上,打算将其的行动的制止下来。

    毕竟萧天宸现在可是在闭关之中,修炼之中若是被打扰的话,对武者来说说不定会造成难以想象的打击。

    这般事情,他们不可能放任眼前二人为所欲为的。

    “干什么?当然是请萧少庄主一举了,动手!”那白袍青年见状,当即便是冷声一喝,脚步朝前一抬,双眸之中闪烁出凌厉之芒,一股可怖的压迫力顿时便是自其体内爆发而出,顷刻间便是猛然将李云与郑天成二人的气势压迫给冲散了去。

    “这怎么可能?!”

    见到这一幕,那李云与郑天成的神色顿时变得惊愕起来,他们两个人若是联手起来,即便是紫夜或者是风魂落这般武者,都不得不败退而去。

    没想到眼前这青年一声叱喝,一瞬间竟是将他们的威压彻底瓦解了去。

    这般情况,怎么可能不会让他们惊讶呢?

    “是!少谷主!”

    杜志应了一声,脚步一跃,整个身体顿时便是犹若拉满弦的弓箭一般暴掠而出,整个身体仿佛在霎那间化作成片的残影朝着厅堂狂掠而去,仅仅一个瞬间,便是直接从那郑天成与李云二人的缝隙之中穿行而过!

    砰砰砰……

    响亮的破风之声,立刻便是从二人的耳旁响起!

    “想要动天宸,那得先我的身上踏过去。”

    郑天成见状,目光顿时一肃,脚步朝着地面重重一跺,整个身躯霎那间便是猛然冲到了那杜志的面前,右手隔空拍打而去,一抹璀璨的金光顿时便是迎面而来,凌厉的气息将那寒光尽数撕裂开去,直接化作一柄通体绽亮的黄金战戟朝着那杜志狠狠轰打而去!

    匹练的寒芒,瞬间便是在那杜志的眼中一掠而过!

    铛!

    就在此时,那杜志的瞳孔亦是猛然一缩,右手袖口之中泛起一道寒光,直接便是化作一柄细小的匕首反手抓在手心,锋利的刀面划破空气,在那半空之中拐过几道刁钻的弧度,竟是直接将那斩落而来的黄金战戟生生抵挡了下来!

    炽热的火花跳动开来,雄浑的真元之力登时便是在两道攻击触及的刹那间化作肉眼可见的波澜波荡开去,下一瞬间,整个厅堂的桌椅登时便是彻底化作湮粉!

    轰隆!

    可怕的蛮力自那战戟之上传荡而来,登时便是使得郑天成的身影无法继续再精进半分,整个身体,甚至有些承受不住这一股气息的力量,竟是退后了两步,每退一步,便是在那地面之上留下一道极为显眼的脚印,周围的石板,亦是在刹那间粉碎!

    “只有这点本事的话,可是拦不下我的。”

    杜志冷冷一笑,脚步一跃,那手中的匕首顿时犹若毒蛇般飞掠而出,冰冷的寒光迎面而来,哪怕是郑天成都不由感觉到一阵致命的气息。

    眼前的这人,也绝对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你的对手,也不是只有一个人!”

    见到这一幕,李云的瞳孔亦是微微收缩,右手泛起一道彻寒的剑芒,身躯犹若鬼魅般探掠而出,瞬间便是携着那一道细线般寒芒破开虚空,猛然朝着那杜志所在的地方斩杀而来!

    吟!

    彻耳的剑吟之声传响而出,顿时便是化作一柄三尺青锋,挺身而战。

    叮!

    清脆响亮的兵器碰撞之声传响而出,那李云的剑气亦是在刹那间便是被杜志的刀芒生生劈碎开去。

    “就算你们两个人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对手。”

    杜志淡淡一笑,身影一跃,瞬间便是掀起漫天刀芒,直接便是化作一抹刀网铺天盖地的朝着郑天成与李云二人呼啸而去。

    轰隆隆……

    骇人的刀芒,霎那间便是撕裂空气,二人见状,当即便是不由一惊,挥动的手中的兵器将那刀芒尽数击飞!

    铛铛铛……

    无数的刀芒,直接便是在那二人的牵引之下斩落在那地面之上,留下了一道道极为显眼而又深部可见的痕迹!

    “杜志,不要玩了,要事要紧。”

    看到这般激烈的战斗,那一名白袍青年的眼皮也是微微耷拉一阵,抬动脚步,毫无忌惮的便是踏入了他们的战局之中,面对那漫天的刀芒,闲庭信步般直接便是将一张将要被劈碎的太师椅给抓了过来,稳稳的坐在上面,随手一指便是将那郑天成他们扫荡而来的刀芒生生弹飞开去。

    这一般景象,亦是令得郑天成二人心生惊愕,他们的战斗,哪怕是地武境上位层次的武者都不敢擅自闯入,眼前的青年,却是仿佛无视这一切般,直接便是将其躲避开去。

    萧天宸什么时候……竟也出现了这般对手?!

    “是!少谷主!”

    听到那青年的话,杜志立刻便是将脸上的嘲弄之色尽数收敛了起来,对着郑天成、李云二人冷笑道:“本想和你们多玩一阵的,不过现在看来,游戏该结束了。”

    说罢,一股丝毫不逊色于古尘的可怕气息顿时便是自那杜志的体内席卷而出,银色的真元之力随着杜志的控制之下攀上那刀芒,顿时便是令得那巴掌大小的匕首发出一阵亢亮的嗡鸣之声!

    锵!

    汹涌的力量不断覆盖而上,立刻便是便是化作一柄刀影隔空斩落!

    “碎刃斩!”

    冷喝之声化作波纹传荡开去,那浩大的刀影亦是猛然将整个地面生生斩断给去,致命般气息自那虚影上传荡而来,直接便是砍落在二人的兵器之上!

    可怕的力量轰打而来,顿时便是犹若骇浪般重重的拍打在郑天成二人的身上,生生将其掀飞开去!最后将那房内的柱子生生撞断了去,在地上砸出一道道犹若蜘蛛网般裂纹。

    噗哧!

    殷红的鲜血自二人的嘴角流淌而下,当即便是令得二人的气息在刹那间变得萎靡许多……

    “地武境上位的武者……你们究竟是谁!”

    感受到从那杜志体内散发而出的气息,李云二人的脸色也是在刹那间变得苍白无比,这般层次的武者在各大势力之中,也算的上是拔尖了,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各大势力的弟子,他们也通过东方凌的口中认识了一些,不过貌似这些势力当中,可没几个能和眼前这二人的身份相符。

    “天药谷的人。”

    杜志冷笑一声,回答道。

    “天药谷?”听到这句话,郑天成与李云二人的神色也不由变得一滞,而后便是猛然变化起来,目光猛然朝着那白衣青年望去,惊声道:“你是齐麟?!”

    “答对了,不过少谷主可没这个功夫和你们玩。”

    “废话少说,去把萧天宸给我揪出来!”齐麟闻言,也是有些不耐烦的招了招手。

    “是。”

    杜志闻言,当即便是冷笑一声,身影一掠,登时便是朝着后厅堂暴掠而去!

    李云见状,脸色顿时一变,直接便是拖动他那重伤的身躯飞扑而去,打算拼死阻拦,怒声喝道:“不会让你打扰到天宸的!”

    “这可由不得你了,不过你想死的话,我也不介意送你一程。”

    见到李云欺身而近,那杜志当即便是冷笑一声,手中匕首登时便是扬起一道死亡的弧度,朝着那李云所在的地方怒斩而下!

    “李云!”

    郑天成见状,当即便是惊呼起来,不过想要去救援的话,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嗡……

    就在此时,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纹陡然自虚空之中荡漾开来,登时便是爆发出一道刺眼的璀璨金光,猛然在那杜志的眼中放大开来!

    与此同时,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亦是迎面而来,当即便是令得那杜志瞳孔猛然一缩,直接便是挥动那手中的匕首朝着那金光劈斩而下!

    “什么人?装神弄鬼,给我出来!”

    杜志冷声一喝,手中匕首立刻便是劈碎金光,而后重重的砍落在一条臂膀之上,直接发出一阵响亮的金铁碰撞之声,溅起一层火花,便是再无法继续砍落进去!

    见到这一幕,那杜志的眼中也顿时显现出一阵惊骇之色,他的这一把匕首,可是天阶神兵,虽然算不得特别强横,但是想要砍断一条臂膀却是不难,如今砍在这手臂之上,居然无法继续砍落下去?!

    “天药谷……倒是好大的威风啊……”

    金光之中的身影轻笑一声,而后便是话音一转,爆发出一阵骇人心悸的可怕杀气!连那齐麟,也不由在刹那间瞳孔猛然一缩,眼中罕见的显现出凝重之色!

    “在我的地头上,居然连我的人都敢伤?!”

    话音落下,那一条臂膀亦是猛然从那匕首拭掠而过,渐起道道星点火花,化作一道拳影,重重的砸落在那杜志的胸膛之上!

    砰!

    一阵沉闷声响传荡而起,那杜志的身影顿时便是犹若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

    殷红的鲜血,瞬间便是洒满天际,在那地面上绽放出一朵朵殷红的血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