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六章:初战齐麟
    厅堂上,那弥漫在半空之中的空间波纹渐渐消散而去。

    那通体闪烁着璀璨金光的身影亦是平稳的落在了平地之上,气息吐纳间,那溢出体表的金色光芒缓缓收敛而去,显露出那被光芒遮掩而去的身躯。

    “天宸!”

    看到这眼前熟悉的身影,李云、郑天成二人的脸色也不由变得欣喜起来。

    萧天宸闻言,嘴角当即便是掀起一抹淡然弧度,不过当他看到二人身上的伤势之时,整个人的脸色亦是在刹那间猛然变得铁青了许多。

    “你就是传闻之中,萧云之子——萧家的少庄主萧天宸吗?”

    见得那人的模样,一旁端坐的齐麟嘴角亦是轻轻勾起,面带些许的兴趣之色打量着眼前的身影。

    “的确是名不虚传啊……不过灵武境巅峰层次的修为,居然能够拥有这般战力,果真是有些奇特之处。”

    “你便是天药谷的另一位少谷主吗?”

    见到眼前的人,萧天宸的眸子也微微缩起,眼中显现出些许的凝重之色,虽然他的修为已经精进了不少,不过依然能够隐隐从后者的身上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

    天武境的武者……果真的名不虚传。

    “正是。”

    齐麟淡淡一笑,双手交叉,对着萧天宸开口道:“此次来寻萧少主,我是好心劝告萧少主一声,不要再继续纠缠宁儿了,虽然你是萧天庄的少庄主,也是萧云的儿子,不过能不能抢到庄主的地位,还是两说,而且就凭您现在的修为,甚至连地武境都未踏入……所以我希望萧少庄主能明智一些。”

    “哦?可惜在下愚钝,不知齐少谷主话中何意啊。”

    听到这句话,那齐麟的眉毛亦是一挑,眼中不着痕迹得掠过一道森然的寒光。

    “就是说……就凭你萧天宸,还配不上宁儿。”

    “是吗?”萧天宸闻言,嘴角当即便是掀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而后目光便是猛然一冷下来,冷笑道:“我够不够资格,恐怕还轮不到齐少谷主来评估吧?”

    “还有,齐少谷主,你还搞错了三件事情。”

    齐麟闻言,目光顿时变得阴寒许多。

    “第一……是宁儿喜欢我,我也喜欢宁儿,不是我在纠缠她,而你,也没有这个资格可以为她做决定。”萧天宸竖起两根手指道。

    “哦?”

    “第二……就是你太自以为是了,天药谷的少谷主很了不起吗?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对我颐指气使了,指指点点了。”

    砰!

    萧天宸话音刚落,那齐麟便是直接将其座下的太师椅生生拍碎了去,俊朗的庞孔之上,满是冷峻之色!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看看你究竟有多么弱小!”

    齐麟冷声一喝,旋即便是低声沉喝道:“杜志,让萧少庄主明白明白,该怎么做人!”

    “是!”

    听到齐麟的怒喝之声,那杜志当即便是冷声一喝,一把抹去了嘴角的血渍,脚步一蹬,整个身躯刹那间便是犹若猎豹般飞掠而出,直接便是在原地上留下道道残影!

    锵!

    精纯可怖的真元之力,随着杜志的控制之下攀上其手心之中的匕首,顿时便是使得那匕首发出一阵亢亮的嗡鸣之声,整个刀身爆发出一道道凌厉的刀罡,猛然朝着萧天宸所在的地方斩落而去!

    “哼,刚刚被你占了便宜!我这次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抵挡下我的攻击!”

    杜志冷喝一声,手中的刀芒匹练的飞掠而出,瞬间便是将整个地面一分为二,凌厉的锋芒贴着空气,猛然在萧天宸的眼中放大开来!

    刚刚他虽然被萧天宸的体魄给惊骇了一阵,不过此刻早已将那心中的骇然之意尽数压下。

    天药谷之中,除却丹师之外,也有武者的存在,而武者的修炼可要比起丹师的修炼更要困难得多,他与东方凌等人都是一样,心性也不是寻常的武者便是能够与之相比的。

    “碎刃斩!”

    冷喝之声,自杜志的口中传荡而出,登时便是化作一层层音波震荡开去。

    凌厉的气息弥漫而出,登时便是令得李云、郑天成二人面露惊诧之色,这一刀的威力,甚至要比起刚刚与他们作战之时的力量还要强横得多!

    看到这般骇人的刀芒,萧天宸的双目亦是未曾因为那刀芒的力量还产生半点涟漪,脚步朝前一踏,那盘踞在萧天宸丹田之中的真元之力顿时便是犹若火山爆发般沸腾起来。

    璀璨的金芒涌上体表,三十余道散发着浓郁荒芜气息的金纹立刻便是攀上萧天宸的身躯!

    浩荡的气息弥漫而出,哪怕是李云二人,也不由在刹那间呼吸猛然一滞!

    “第三,现在的我,已经不是灵武境巅峰了!”

    说罢,萧天宸的身影瞬间便凭空消失在原地之上,下一个瞬间,便是猛然出现在那杜志的面前,五指挣开,直接便是压爆空气,把那足以将一名地武境中位巅峰武者生生斩杀的凌厉刀芒抓在手心之中!

    奋力一抓,那骇人的刀芒,瞬间便是支离破碎!

    “什么?!”

    看到这一幕,那杜志的神色亦是不由剧变起来,还未等其退后开去,那一只仿佛由黄金浇灌而成的手掌亦是猛然拢上他的匕首,杜志只感觉仿佛被一把钳子抓住一般,不管他如何发力,都无法将这匕首从萧天宸的手中挣脱出来!

    “刚刚那一拳只是你伤我两个朋友的补偿,现在这一脚,就当是回礼了!”

    萧天宸冷声开口,左脚猛然跺地,整个地面瞬间便是承受不住这一股恐怖的力量轰然塌陷而去!

    轰隆隆!

    沉闷的雷霆之声传荡而起,瞬间便是化作一道道充斥着毁灭气息的黑色雷芒将萧天宸的右腿彻底笼罩而下,快如疾风般自半空中甩过一道残影,将空气生生甩裂开去,最后重重得砸落在那杜志的胸膛之上!

    砰!

    咔嚓!

    一阵骨裂之声自那杜志的体内传荡而出,后者的胸膛的身骨顿时便是被萧天宸生生踢得凹陷进去,整个身躯立刻便是不受控制得倒飞而去,张口便是猛然喷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周身的气息亦是在霎那间变得无比的萎靡,连那手中的匕首,亦是在承受这重击之后脱手而出!

    轰隆!

    最后整个身躯直接便是重重的摔在了庭院之中的地面之上,那浩大的劲道,竟是连同整个地面的地板尽数化作湮粉!

    “还给你!”

    萧天宸冷声一喝,直接便是将手中的匕首化作一道寒光,径直得插落在那杜志的颈脖之旁。

    森然的锋芒自脖颈之处传来,顿时便是使得那杜志心生骇然之意,再加上被萧天宸一脚重创,整个人瞬间昏厥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萧天宸亦是轻轻的拍了拍手,对着那齐麟开口道:“看来你的人教不了我该怎么做人呢……”

    “废物……连个踏入半步地武境层次的武者都解决不了。”

    齐麟见状,当即便是低声一啐,而后便是直接与萧天宸的目光对视在一起,冷笑道:“冥顽不灵,看来还是得由我亲自出马来给你尝尝一些苦头,你才会知道进退。”

    “真是不巧呢,我就是一个那么冥顽不灵的人。”

    萧天宸回以一笑,右手朝着一抓,直接便是将那动天戟抓在掌心之中。

    精纯的真元之力源源不断的涌入战戟,登时便是爆发出一道道骇人听闻的凌厉气息将整个地面撕裂开去。

    “退后,接下来的战斗,可不是你们可以插手的了。”

    萧天宸对着李云二人招呼了一声,二人立刻会意,直接便是离开了这里。

    “倒还挺会替你的朋友们着想的嘛。”

    “要不要我也给你点时间让你的朋友撤离这里?”萧天宸笑了笑,对于齐麟的冷讽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齐麟冷笑一声,脚步一掠,整个身躯瞬间便是出现在萧天宸的面前,右手变拳为爪,直接便是朝着其天灵盖重重拍落而下!

    “对于这样的废物,我可没打算出手相救,若是死在这场战斗里,只能说明他只有这点程度罢了!”

    凌厉的爪风撕裂空气,瞬间便是化作残影,这般迅猛的速度,哪怕是萧天宸亦是在刹那间脸色变得凝重无比,隔空便是打出一道阴阳鱼阵图,直接把那爪风抵挡下来!

    与此同时,那身形亦是犹若魑魅般爆退而去!

    咚!

    一阵沉闷声响传荡而出,那匹练的指风,瞬间便是将那阵图生生撕裂开去!

    “这点小把戏,对我来说可没什么用。”

    一招破掉萧天宸的阴阳磨,齐麟当即冷笑一声,脚步一跃,瞬间便是再度追上后者,带着匹练的指风,直接将空气撕裂开去!

    “破灵爪!”

    骇人的锋芒自指尖上荡漾开去,下一瞬间便是猛然化作五道凌厉的斩击朝着萧天宸呼啸而来!

    见到这一幕,萧天宸脚步亦是猛然一跺,体内真元之力源源不断的涌入那动天戟中,使其发出一阵颤鸣之声,通体绽放出耀眼的金光,一戟凭空斩出,斩尽天下邪魔!

    “动天戟法·四戟灭邪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