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五章:以一敌三
    锵……

    随着那恍若铁链崩碎般声音响起,一股凌厉无比的剑气亦是冲天而起,哪怕是萧天宸已经将那蛮荒古体催动到了极致,亦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剑气的凌厉之处。

    雪白的寒光,犹若银线般铺天盖地的卷满大地!

    那看似沉厚的大地,立即便是犹若豆腐般瞬间便是在那寒光的闪掠之下轰然崩碎!化作一块块整齐无比的石块,然后被再斩断、切割!一直斩掠到化作湮粉为止!

    随着那束缚的破碎,一道道雪白的寒光,亦是快若迅雷般转眼即便是攀上了那赤霄剑侧锋,封印的解除,终是令得这一柄赤霄剑初展峥嵘!

    光是这一股骇人的气息,就足以令得不少的武者为之胆颤!

    哪怕是剑痴、厉行和风魂莫,也不由在这一瞬间豁然变色!

    “这家伙!怎么还会有这种底牌存在!那一柄剑,恐怕品阶已经超越了天阶神兵的层次了!说不定……已经拥有了准神器的威能了!”

    感受着从那剑锋之上传来的森然剑意,剑痴眼中的凝重之色越发浓厚起来,他一生痴心于剑,对于剑意方面的感悟,比起风魂莫几人还要强横的多,哪怕是比之东方凌、郑峰也不会有丝毫逊色。

    一手快剑,更是使得出神入化,哪怕是同阶层次的武者,也不敢硬撼其锋!

    若不是萧天宸所修炼的蛮荒古体的确相当霸道的话,恐怕后者早已被那可怖的剑气生生撕裂开去了,怎么可能能够存活到现在。

    至于他手中的佩剑,即便是放在魔魄门之中,也是天阶神兵之中一等一的存在。

    但是如今与萧天宸手中的赤霄剑相比的话,无疑的逊色了太多,虽然只是准神器,距离真正的神器,还有着不小的距离,但是这一个品阶的差距,却是这剑痴手中的剑如何厉害,都难以将其跨越过去的!

    如今看到萧天宸的剑,三人之中,恐怕也只有他对这剑的可怕之处最为了然。

    不过最令他们难以相信的,便是到了这般境地,这萧天宸竟是还有后手,竟是还能继续提升自己的修为!

    这一股半步天武境的气息,哪怕是他们,也没有这个绝对的把握能够将其拦下!

    “准备激活血脉之力……”

    见到这一幕,剑痴的目光亦是闪烁了一阵,而后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半,直接便是开口说道。

    随着剑痴的话音落下,那厉行与风魂莫的神色也不由为之一变!

    能够成为一个宗门之中的天之骄子,他们体内的血脉,也已然成功蜕变成了天品血脉的层次,若是将这血脉之力彻底激活起来,一样能够令得他们的修为在短时间内得到飞跃性的提升。

    不过这样对他们的负荷也会直接到达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如今听到这剑痴的话,也难怪风魂莫他们的神色变得如此的难看和惊愕。

    “现在的萧天宸,以你我之间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将其击杀……如今,也只有依靠激活血脉之力了。”剑痴凝重的说道,而后便是继续道:“你也看到了他的潜力了,若是今日不能够将他埋葬在这里的话,他日等他卷土重来,你我就不再是他的对手了!”

    剑痴的一番话,当即便是令得那风魂莫打醒了十二分警觉!

    以如今萧天宸的气息看来,虽然只有半步天武境的层次,但是以后者那层次不穷的手段,寻常的天武境下位,也的确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若是今日让这萧天宸成功逃脱,再加上那东方凌、宁儿等人,他日想要再有机会将这些人彻底灭杀,那就不可能了!

    想到这里,那风魂莫当即便是狠下心来,道:“也罢,那就动手吧!”

    说罢,三人手中的印诀亦是猛然变化起来,一股股血色气息自他们体内涌动而出,立即便是令得他们的气息变得无比雄浑强横起来!

    “血脉之力吗?”

    见到这一幕,萧天宸的目光亦是波动了一瞬,对于这眼前三人所使用的手段,他也有所了解,不过那眼神之中的神色,却是未曾因为后者的行动而荡起太多的涟漪。

    不过这三人的行为落入了那凌天殿弟子的眼中,却是纷纷闪烁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显然也是未曾料到这萧天宸竟是能够将他们宗门青年一代的佼佼者逼到这般田地!

    “能够逼我们踏足这个层次,今日即便是你死了,也足以自傲了!”

    厉行冷声一喝,周身气息当即便是猛然一阵动荡!

    一双犹若鹰凖般眸子立即变得无比的凌厉起来,周身的气息,亦是在霎那间便是突破到了天武境下位巅峰的层次!这一股力量,甚至不亚于先前东方凌使用神通强行提升自身修为的力量!

    只不过这般手段对他们来说,要付出的代价,也要比起想象中的还要重得多!

    就在其话音落下之际,那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剑痴、风魂莫亦是纷纷冲破了自身的桎梏,竟是到达了天武境中位的层次!

    轰隆隆!

    恐怖的气息,犹若狂风般席卷大地,瞬间便是令得整个天地为之变色!

    远远看去,那三人恍若三头绝世凶兽般,光是这一股气息,便是足以令得旁人直接丧失与其争斗之心!

    骇人听闻的威压降落在众多凌天殿弟子的身上,当即便是令得不少武者仿佛肩负重山般,已然不敢继续滞留在这里了,连忙便是飞快退去!

    听到那厉行的话,萧天宸的嘴角亦是轻轻噙起一抹淡然的弧度,笑道:“为了能解决我,甚至是不惜动用血脉之力,魔魄门与凌天殿的这般手笔,着实不小啊。”

    “能够将我逼到这个层次的,年轻一辈之中,你是第一个!”听到萧天宸那话中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剑痴亦是冷冷回应了一声,而后便是森然断言道:“不过……也是最后一个!”

    “动手!”

    咻!

    随着风魂莫的喝声落下,三人的身影亦是在霎那间猛然消失在原地之上,下一个瞬间,便是猛然出现在萧天宸的周旁,呈现三角之势,将其的去路尽数拦截而下!

    而后便是纷纷抬动手中神兵,猛然朝着萧天宸攻杀而去!

    这般可怖的速度,哪怕是同阶层次的武者,也是不由为之一阵心惊!

    “想要解决我,可没那么容易!”

    萧天宸低喝一声,眼中亦是闪现出狂乱的杀意,直接便是抬动手中的赤霄剑,整个人仿佛在霎那间化作一柄杀气冲天的绝世凶锋,猛然朝着那三人劈砍而来的攻击一剑斩出!

    锵!锵!锵!

    阵阵犹若惊雷般金铁碰撞的声音响起,一道恢宏的剑气亦是快若闪电般没入大地之中,而后便是将整个大地生生斩裂成两半!

    雄浑的气息呼啸而出,竟是令得其脚下的地面轰然塌陷而去,转眼间四人所在的地方,立即再度化作一处小型平谷!

    数丈宽长的裂缝不断蔓延而去,这般骇人的攻击里,哪怕是那地武境层次的武者也不由感到一阵心惊不已。

    这一剑的威力,显然已经足以达臻一招将他们彻底覆灭的层次了!

    “断剑诀·断水流!”

    一剑被萧天宸抵挡下来,剑痴亦是未曾收手,抬动手中剑势,便是带起一道璀璨惊鸿,犹若山河瀑布般席卷而出,凌厉的银光飞掠而出,当即便是朝着萧天宸扑杀而来!

    “给我滚!”

    萧天宸怒声一喝,瞬间便是一剑将那骇然的剑芒生生劈斩开去!

    砰!

    雄浑可怖的剑气撞入那山壁之中,下一个瞬间便是猛然将那山壁轰然斩裂开去,留下一道令人忍不住心惊胆颤的浩大剑痕!

    至于那半边山壁,则是在这剑气的轰鸣之下,直接便是猛然倒塌而去!

    这一剑威力,竟是恐怖如斯!

    “灵剑指·破劫!”

    就在此时,风魂莫的声音亦是突然从萧天宸的上空传响而起,只见其身影犹若惊鸿飞掠而过,手指卷动一股雄浑精纯的真元之力,猛然朝着萧天宸重重点落!

    那狂暴的真元之力,转眼间便是猛然化作一道庞大的指力,竟是将那萧天宸的身影生生笼罩而下!

    骇人的剑意呼啸而出,直接便是将其的后退之路尽数截断了去!

    “四象灵印·白虎印!”

    萧天宸怒喝一声,快若闪电般一道印记猛然朝着那剑指席卷而来的方向重重拍去!

    吼!

    愤怒的呼啸之声自萧天宸的身后传响而起,骇人的兽威涌动而出,哪怕是厉行也不由感到一阵压迫!

    而后!一道庞大的虎影立即便是挥动那数十丈大小的虎掌,携带着摧山碎岳般可怖力量朝着那剑指降落的方向重重拍去!

    轰隆隆!

    两股可怕的力量碰撞的霎那间,立即便是犹若两个陨石降落碰撞爆炸般爆发出一股骇人听闻的真元余威波荡而去!

    砰!

    整个山壁,直接便是在这二人的力量之下轰然崩碎!无数的碎石瓦砾在下一个瞬间,便是在那气息的压迫之下,悄然化作湮粉消散在天地之间!

    那平谷也似是承受不住这般可怖的威能,直接便是粉碎开去,直接将整个大地撕裂开一道宽有数十丈的沟壑!

    眼前……仿佛一片世界末日般情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