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九章:萧天宸vs血寂(二)
    “这家伙,实力变强了不止一点啊……”

    萧天宸轻轻抬起手来,看着那被破开的口子,眼底深处也不由显现出一股凝重之色,虽然他还未将蛮荒古体催动到极限,但是坚固程度,依然不是寻常的天阶神兵便是能够将其破开的。

    看来后者的实力,俨然已经到达了一个新的顶点了。

    修炼神诀的天武境巅峰层次的武者……

    这可是相当棘手的存在啊。

    “好厉害的刀芒……”

    孙景、宋义二人见状,也不由纷纷一阵怔神起来,对于萧天宸体魄的强横程度,前几日他们可是见过的,没想到如今这血寂的实力,竟是能够将萧天宸给伤到了!

    “文仲,那两个翼神族的人,就交给你了。”

    血寂看到那孙景、宋义二人被萧天宸及时给推开去,当即便是对着身后的文仲说了一声,哪怕是他如今的实力得到了提升,但他可不会像血痕一样,那么轻视自己的敌人,结果落了个神魂俱灭的下场。

    不过当他感受到自己体内那窜动的澎湃力量,脸上也不由显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没想到天魔鬼王随意赋予他的力量,便是让他生生突破了一个小境界,如今的他,哪怕是放眼天下年轻一辈之中,恐怕也没有人能够出其左右了。

    “是!”

    听到那血寂的话,文仲当即便是恭敬的应喝了一声,旋即纵身一跃,立即便是出现在那孙景、宋义二人的面前。

    “文仲,现在你回头还来得及,你应该知道,若是鬼王真的被放出来的话,不只是整个翼神族,哪怕是人界,也会因此受到巨大的牵连,在如今血脉被封印的人界之中,可找不到人能够治得了这天魔鬼王!”

    孙景对着文仲劝说道,虽然他对后者的手段不耻,但是如今俨然已经不是该去纠结这些事情的时候了,如今是种族生死存亡的时候,他们可不敢拿整个翼神族与后者拼杀。

    若是能够劝服后者的话,那他们阻止鬼王出关的机会,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呵呵……孙景,不用作这些无用功了,我追随鬼王大人的意愿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确定下来了,否则的话,以我的天赋,又怎么可能会在这么短短两三年的时间之内,到达这般地步。”

    文仲冷冷的笑道:“只有跟随着鬼王大人等人,我才能朝着更高的巅峰前进着,在这个世界上,唯有强者才能决定一切!”

    “你已经魔怔了!”

    孙景闻言,当即便是开口道:“难道为了你那更高的巅峰,你打算连自己的种族都作为垫脚石吗?”

    “我不管,谁阻碍我攀登巅峰的决心,谁就得死!”

    说罢,文仲脚步一踏,一股惊人的气息立即便是自其体内呼啸而出,猛然朝着宋义、孙景二人碾压而去。

    整个地面,亦是在这般气息的威压之下瑟瑟发抖起来!

    感受到那从文仲体内散发而出的气息,孙景、宋义二人心中也不敢有丝毫的小觑立即便是爆发出全部的实力,猛然与后者交战在一起。

    虽然二人都是踏入了天武境中位层次的高手,但是文仲却是已经到达了天武境中位巅峰的水准。

    哪怕是二人竭力相扛,也方才勉强与后者打了个平手!

    不过为了能够尽可能的减少后者对这鬼王封印的影响,二人亦是竭尽全力,想尽一切方法,将那文仲给逼离了此处……

    “现在,该轮到我们了。”

    看着文仲与那孙景、宋义二人猛然交战在一起,血寂当即便是将目光收了回来,旋即朝着萧天宸淡笑出声道。

    “你们不会有机会把鬼王给放出来的。”

    萧天宸目光凝望着眼前的血寂,好片刻后,便是开口说道。

    “这可轮不到你来决定,鬼王大人的实力,可不是你们能够估量得到的。你们的人界,已经衰弱到了极致,想要与我们轮回界的武者相扛,简直就是螳臂当车,自寻死路,明知道是难以阻止,为什么又不肯干脆一些呢,像那翼神族的文仲一样。”

    血寂听到萧天宸的话,倒也不怒,直接便是淡笑回答道。

    萧天宸冷笑道:“我可没有这个兴趣做人界的叛徒,更不像你们一样,舍本逐末,为了自己,甚至连原先所生的世界都不要了,甚至还想要吞并它。”

    “这是形势,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没有绝对的和平,在这个世界上,强者为尊,弱者没有选择的余地,你应该知道这一点,而且就算是我放出了鬼王大人,对你来说,也不会有半点影响,你可不是这翼神族的人,何必非要来趟这趟浑水呢。”血寂淡笑道。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萧天宸笑了笑,道:“我也是人界的人,而且这里,可还有我的朋友在,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在我的面前。”

    “愚蠢的人,等你知道了我们的实力之后,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血寂闻言,目光亦是微微一凝。

    萧天宸笑道:“那就让你的实力来告诉我,我应该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吧。”

    “你会知道的。”

    说罢,血寂的脚步亦是猛然一蹬,身后的恶魔之翼猛然一振,整个身体瞬间便是化作一道黑色的残影,抬动着那勾魂的鬼头镰,猛然朝着萧天宸扑杀而来!

    看到这一幕,萧天宸的心中也不敢有半点的小觑之意,当即便是催动将蛮荒古体催动到了极致,召出蛮荒战甲披在身上。

    右手朝着虚空一抓,一道璀璨的光芒立刻势如破竹般席卷而出,带着无匹的凌厉锋芒,瞬间便是朝着那血寂所在的方向怒斩而去!

    锵……

    两柄凌厉神兵,顿时便是在半空之中陡然相接,随着那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响起,顿时化作实质的音**荡开去,在虚空中爆发出阵阵低沉的爆炸声!

    狂暴的力量自那战戟之上传荡而来,立即便是使得萧天宸体内的气血一阵剧烈翻腾。

    虽说后者已经相当高看血寂的实力了,不过却是没想到,后者的力量竟是强横到了这般地步,哪怕是他也不由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压迫感!

    “这家伙的实力,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得多!”

    萧天宸目光一凝,手中动天战戟猛然爆发出一阵无匹寒芒,猛然将那鬼头镰挣开了去!

    “若是把我看作和血痕一样的话,今日你必死无疑!”

    血寂冷笑一声,手中鬼头镰立即便是化作一片凌厉的刀罡,匹练的寒光铺天盖地的朝着萧天宸斩落而下,哪怕是周围的空间,亦是在霎那间波荡起来,如同被石子搅动的水面一般久久不能平息!

    “任何想要阻碍鬼王大人的人,都休想存活下来!”

    血寂低沉一喝,体内立即便是爆发出一股无比强横的真元之力,郁郁黑芒带着无比邪恶的气息,将整个天地尽数笼罩而下!

    随着血寂的操控之下,化作一只只无比庞大的手掌,直接便是朝着萧天宸所在的方向怒拍而下!

    “幽冥神诀·幽冥鬼手!”

    那仿佛来自于地域般的恶鬼之手,如同雨后竹笋般不断林立掠动,带着一股无法用言语比拟的吸引之力,重重拍落而下!

    “太极阵图,启!”

    感受着从那手掌中传来的气息,萧天宸的神色顿时变得凝重无比,手中快速凝结印记,一道庞大的阵图,立即便是浮现在半空之中,玄奥的气息波荡开去,顿时令得那血寂面露惊异。

    与此同时,浓郁的黑白之芒亦是随之掠动而出!

    “太极阵图·太极之手!”

    随着萧天宸的一声令下,一只巨大的黑白手掌,亦是猛然自那阵图之中探掠而出,直接便是朝着那天边降临而下的幽冥鬼手重重拍去!

    砰!

    惊天动地的爆炸之声随之响起,一阵由能量余波形成的狂风立即便是波荡开去,使得整个大地亦是在霎那间猛然一震,一道道狰狞的裂缝,立即便是延绵而去!

    狂暴的能量余威倾泄而去,哪怕是萧天宸亦是忍不住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之下猛然一震,竟是不自觉的倒飞而去!

    看到那盘旋在天际的阵图,那血寂的眼中也不由显现出些许惊讶之色,道:“没想到你的身上,居然还有第二种神诀的力量……”

    “不过就算是你身上再多出一种神诀,也休想能够抵挡我的攻击!”

    血寂低喝一声,手掌猛然朝下一压,一道道幽冥鬼手,立即爆发出一阵摧枯拉朽般的姿态,竟是将那太极之手生生镇压下来!

    轰隆隆!

    随着那掌印的轰落,一道道密集的裂缝,立即便是自那阵图之上快速扩散而去,而后便是“咔嚓”一声,陡然崩裂开来!

    狂暴的力量重重的轰击在萧天宸的身上,顿时便是将其生生掀飞开去!

    噗!

    殷红的血箭自萧天宸的口中溅掠而出,后者的身躯,亦是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之上。

    整个大地,立即在这股强横的力量之下随之崩裂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