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六章:危机解除
    望着天魔鬼王就这么死在那蒙面男子的手中,血寂与文仲的目光亦是变得怔然许多。

    目光深处,有着浓浓的惊恐与难以置信。

    他们的王,就这么死了?!

    “这怎么可能……”

    血寂紧咬着牙,好半响后,口中才蹦出了几个字眼,语气之中,满是不甘,他与血痕费尽千辛万苦,才成功潜入了翼神族的圣地,最后,甚至连他们的鬼王大人,也终于如愿以偿的成功突围而出,就连翼神族的族长柳羽,都无法将后者的步伐拦截下来。

    只要他们能够离开这片圣地。

    那就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可是哪怕是他们,也没有想到,横空出现的那么一个人物,竟是如此轻而易举便是将他们的鬼王大人给灭杀了去。

    强如天魔一般的存在,在那男人的面前,竟是连半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就这么死了……

    眼前的反差,对他们来说……着实太过于震撼了……

    “没想到我人界之中,居然还有着这么多的蛀虫呢……”

    解决掉那天魔鬼王后,那神秘男子亦是转过头来,目光直接便是转落在血寂、文仲二人的身上。

    迎着后者的目光,二人的心脏顿时不由猛然一颤。

    心中,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心悸,如同恐惧般不断扩散而出,侵蚀着他们残留的镇静。

    此刻的血寂,也似是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连同他们的鬼王大人,面对后者之时如此的无力。

    光是那么一道淡淡的目光,便是已经令得旁人难以心生反抗的意识,能够不怯场,就已经算是相当了不得了。

    也难怪,连他们的鬼王大人,也会这么轻易的死在后者的手中。

    思绪万千之际,那一名神秘男子亦是凭空消失在了原地,下一个瞬间,俨然已经出现在了那血寂的面前,看也不看那身旁的文仲,手中轻轻一扬,那站在其身旁的文仲,顿时便是颓然倒地,双目圆睁,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

    不过那眼中的神彩,却是已经悄然消失殆尽。

    身上,再无半点生息。

    “人界的叛徒,没资格继续活着了。”那神秘男子,只是这么淡淡得说了一句,抬手一起一合,便是将一名天武境中位巅峰的武者性命给收割了去。

    看着眼前那神秘男子,血寂也竭尽所能的,想要用自己的眼睛却看穿后者纱巾之下的面貌,不过不管他怎么做,都难以达到他的目的。

    “没想到……人界之中,居然还有着你这种强者,看来我们失算了……”

    事到如今,血寂也只得凄然一笑。

    如今已经功败垂成,自知自己命运的血寂,嘴角扬起的笑容满是嘲讽。

    “我也没有想到,人界还有轮回界的武者,看来当年的清理工作似乎也做得不够完善啊,介意告诉我,剩下的其他轮回界鬼役、鬼将在哪里吗?”

    神秘男子亦是淡淡一笑道。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血寂闻言,嘴角当即便是掀起了一抹嘲弄的笑容。

    “我想也是。”

    神秘男子轻轻摇了摇头,旋即手掌轻轻的摁在了那血寂的天灵盖上,道:“我这一辈子,最佩服的就是不怕死的人,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一路走好吧。”

    说罢,后者的手掌轻轻拍落而下。

    后者的身躯,立即便是无力瘫倒而下,再也没有了半点生息。

    看到这一幕,宋义、孙景等人的心也终是放了下来。

    天魔鬼王被除,对他们翼神族来说,可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因为这个鬼役的存在,整个翼神族都过着一种提心吊胆的生活。

    后者的出现,对他们翼神族来说,无疑是一大福音。

    唯有萧天宸、柳羽依旧目光凝重得看着那神秘男子,尤其是后者,可是人界当时闻名天下的绝顶高手,可是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像眼前这男子一般的人物。

    这般人物的出现,也使得柳羽心中不由生出了些许的警惕之意。

    似是感觉到了柳羽与萧天宸二人的目光,那漂浮在天空之处的神秘男子,亦是缓缓转过头来,身影一掠,瞬间便是出现在二人的面前,看到二人脸上那凝重之意,不由淡笑道:“看来你们对我好像很有敌意呢?”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不知是出自于哪一方势力的大能。”

    柳羽不遮不掩,直接便是对着那神秘男子抱拳说道,目光之中,满是疑问之色。

    听到柳羽的话,那神秘男子当即便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并不属于如今人界的任何一个势力。”

    说到此处,那男子又是微微一滞,开口道:“若是要算的话,我是属于太古圣战遗迹之中势力的人。”

    “太古圣战遗迹?!”

    听到这句话,那柳羽的神色顿时不由一怔,而后又是一口否决道:“这不可能!通往太古圣战遗迹的空间隧道,明明已经被封锁了去,需要十八年的时间,才会开启一次!距离下次开启,还有一年多点的时间……难道你是从十七年前就已经到了这人界吗?!”

    男子闻言,当即便是轻轻摇头一笑,道:“通往太古圣战遗迹的方式,不是只有那么一条路而已,还有很多你们想象不到的方式,只不过那些方式都相当危险,若是天武境、武宗境的武者擅自闯入的话,也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说到这里,那男子又是道:“这次来翼神族圣地,也是应你们上一任翼神族族长之邀才会过来专门解决这个祸患的,幸亏我来得算不得迟。”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又不以真面目示人呢?”

    听到这句话,萧天宸当即便是开口问道。

    虽然他的精神力已经算得上是相当强横了,不过若是双方实力相差太多的话,哪怕是他,也不可能能够窥伺到后者的真正面貌。

    知晓了这一点之后,后者也就没有试图用精神力去探知后者面纱之下的真是容貌。

    孙景与宋义二人闻言,饶是他们的心性算是相当不错了,但是面对萧天宸的这般发问,心下也忍不住一阵发颤。

    面对连天魔鬼王都能够轻而易举秒杀的武者,也唯有萧天宸还敢用这般语气态度了。

    那男子闻言,当即便是笑道:“现在还不是我该露面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不管是在人界,还是在太古圣战遗迹,我都不会用真面目示人的。”

    说着,那男子又是上下打量了一眼萧天宸,笑道:“小家伙,你的身上,倒是有不少宝贝啊,不止是天品血脉者,身上还兼修着两种至少是至尊神诀层次的功诀,甚至连战天龙猿都甘心为你驱使,倒是挺有意思的。”

    “嗷呜!”

    听到那男子的话,小龙猿立即便是不满的低吼了一声。

    不过这般字眼接连落入那孙景、宋义二人的耳中,也不由在二人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尤其是那“战天龙猿”这个名词,他们可是知晓的。

    在数千年前,战天龙猿可是绝对不会逊色于龙族、凤族的恐怖存在啊,只要能够平安成长起来,将来最差,都怕是有着武宗境、武尊境层次的实力。

    只不过他们没想到,那一只平日慵懒趴在萧天宸的肩膀之处的小奶猴,居然是一头名副其实的战天龙猿!

    萧天宸闻言,心中也不由微微凝重起来。

    这人的眼力,好厉害……

    似是看出了萧天宸心中的警惕,那男子也不由淡笑道:“呵呵,放心吧,我没有什么恶意,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萧天宸。”萧天宸不卑不亢的道。

    “萧天宸?”听到后者的回答,那男子脑海中思绪了一阵,而后目光之中不由泛起了些许的惊异之色,道:“你是萧云的儿子?”

    “你认识我爹?”

    听到这句话,萧天宸脸上立即便是显现出讶然之色。

    “哈哈哈,自然是认识的,只不过当年见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豆丁大小的小孩罢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这么大了,这般脾性,倒是像足了萧云年轻时候的模样啊,不错不错,真是虎父无犬子。”

    那男子哈哈大笑道。

    “自然认识的,还记得当年你在你娘的襁褓之中时,还只是一个小不点呢。”

    说到这里,那男子的语言亦是猛然一滞,仿佛失言说出了什么一般。

    目光一转,那站在其先前的青年神色亦是随着其话音落下的瞬间猛然变化了起来。

    一个平平淡淡的字眼。

    直接便是戳入了萧天宸心中最为柔软的地方。

    哪怕是萧天宸的心性再好,此刻也不由随之剧烈波荡起来。

    袖下的双手,情不自禁的轻轻攥成拳头。

    “前辈……你还认识我娘吗……”

    看到那青年这般模样,那男子的神色亦是渐渐恢复正色。

    好半响后,才回答了青年一句。

    “嗯,认识……”

    听到这句话,萧天宸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了,直接便是抬起头来,目光笔直的与那男子的视线碰撞到一起。

    “能不能……告诉我关于我娘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