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进入天河河底
    轰隆隆……

    随着萧天宸的修为突破武宗境巅峰,后者的气息,亦是变得越发狂暴强横起来。

    汹涌骇人的气息,不断的从萧天宸的体内涌动而出,随着这一股力量的爆发,周围的空间,亦是陡然颤抖了起来,仿佛在这般气息的压迫之下不断的颤栗一般。

    这般力量,俨然已经超过了上官清的想象。

    感受着那从萧天宸体内涌动而出的气息,后者的脸上也是布满了惊讶之色,随后不由显现出了一抹苦涩笑容来,从现在开始,只怕是自己,再也不是萧天宸的对手了。

    “这就是武宗境巅峰时期的力量吗?”萧天宸感受着自己体内充沛无比的真元之力,口中忍不住呢喃道,自己比起在武宗境上位的时候,无疑是要强大出了许多。

    不过对于这一股力量,萧天宸显然也还未到达他的理想范围!

    看着眼前翻涌的金色浪潮,萧天宸的眸中也是散发出了些许异样的光芒,这天河,可以说是由无比精纯的灵气汇聚而成的一处修炼圣地,不说这浓郁的灵气对人的本身的修行有着多大的帮助,单单这一股浪潮之下所积攒的力量俨然已经不下于十万斤……甚至是更加恐怖!

    若是能够在这里修炼的话,不仅是对武者来说有着极大的睥益。

    对于体质方面也是有着巨大的改善,只要能够在这天河之中修炼一段时间的话,这天河的力量,绝对足以起到洗精伐髓的地步!

    而萧天宸来到这天河,更加不只是只满足于突破武宗境巅峰而已。

    他想要突破的……是武尊境!

    六天的时间,俨然足够让他去尝试一番了。

    “武宗境巅峰,可不够啊。”

    萧天宸低喃了一声,便是猛地一头钻入了那天河之中!

    “萧师弟!”看到这一幕,上官清顿时不由一惊,他可是亲眼看到这天河掀起的骇浪究竟拥有着如何恐怖强大的力量,就算是一名武尊境的武者,只怕也是难以承受得了这一击,萧天宸这一进去,还不得被这天河的力量给生生压迫致死?!

    “放心吧,他不会有事情了。”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天璇立刻便是知晓了上官清究竟在疑虑着什么,开口解惑道:“这个家伙,可不会满足于现状,武宗境巅峰的实力,也不是他这一行的最终目标。”

    “难道他还有突破到武尊境不成?!”

    听到天璇的话,上官清顿时不由一惊,没想到萧天宸居然还有着这般打算!

    萧天宸本身就具备着越级挑战的恐怖战力,单单突破武宗境巅峰的修为,只怕是面对独孤意的兄长独孤臣,也有了一战之力。

    即便是无法取胜,也绝不会像上次那般一直被独孤臣给压迫着!

    没想到萧天宸居然想要借着这个机会突破到武尊境的修为!

    若是萧天宸真的到了这一步的话……

    面对帝灵殿青年才俊的第一人,也绝不会有半分的逊色!

    噗通。

    随着萧天宸的身体潜入到那天河之中,一股无法用言语比拟的恐怖威压,亦是随之猛地侵袭而来,瞬间便是使得萧天宸的身影不由猛地一滞,仿佛有着一种奇特的力量在排斥着他一般,使得萧天宸的身影在进入天河的霎那间,整个人的速度动作顿时变得缓慢无比。

    紧随而来的,还有着一股压迫之感,哪怕是萧天宸有着八部天龙术相助,也忍不住感觉到一阵剧痛不已!

    不得不说,这天河的力量,相当的强横霸道。

    萧天宸也仅仅深入了一百米左右的距离,便是无法再继续下潜了去。

    那凝聚在周身上下的剔透龙鳞,亦是随之碎开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纹,俨然已经到达了极限。

    而这天河的地步,萧天宸则是还远远未曾抵达。

    “不愧是天河……好生雄浑精纯的灵气,到了这里,灵气居然已经到达了这般浓郁的地步。”

    话虽如此,哪怕是仅有一百米的距离,那灵气的浓郁程度,俨然已经超乎了萧天宸的想象范围。

    雄浑厚重的气息,如同好几座大山一般重重的积压在萧天宸的身上,使得他的脸色也变得涨红无比起来。

    “就在这里修炼吧!”

    萧天宸低喃了一句,随后便是陡然将八部天龙术的力量给撤销了去!

    轰隆隆……

    随着那八部天龙术的消失,那显现在萧天宸身体表层一道道龙鳞,亦是飞快的消失而去,紧随而来的,是一阵阵剧烈无比的疼痛,直接便是作用在了萧天宸的身躯之上,汹涌狂暴的灵气,不断的涌入萧天宸的毛孔之中,使得萧天宸体内的经脉,亦是猛地一震,直接便是被这一股雄浑精纯的灵气给生生扩展开去,涌动出一抹刺目耀眼的金色光芒!

    在那金光的涌动之下,萧天宸体内的经脉,亦是随之开始强化了起来。

    凌厉的气息,如同一根根犀利的银针一般,不断的钻入萧天宸的毛孔,哪怕是体魄强横如他,周身上下也是开始忍不住溢出了层层血色!

    “来吧!”

    但是面对着这般狂暴的力量刺激,萧天宸的眼中亦是不见有半点的惊惧恐怖,直接便是盘膝坐于原地之上,双手变化着印诀,开始炼化着天河底下那数之不清,而又精纯凌厉的灵气,不断的敲打着自己的体质。

    轰隆隆……

    随着一阵阵低沉轰鸣的声音响起,萧天宸的身形亦是忍不住在这般力量的刺激之下颤动了起来。

    不过每颤动一次之后,萧天宸的体质就随之上涨了几分。

    等到他能够将这里的重力压迫之感熟悉之后,才会再度催动着自己的力量,往着那更深层的天河底下涌动而去。

    “萧云啊,你这儿子还真是像你呢……”

    天河底处,项云不知道何时已经回到了这里,就那么

    寂静的站立在那河底之中,目光静静的看着那不断的朝着河底游动而来的萧天宸,忍不住称赞道。

    当年这天河,萧云可不是没有来这里修炼过。

    与萧天宸一般无二,萧云也是在竭尽所能的用这里的力量来锤炼自己的身躯,因为他们都知道,想要爆发出更加强横的力量,需要的可不只是功法战技之类的东西,还有一副能够承受住这种力量的体魄。

    毫无疑问,这也是当年萧云之所以能够进行越级挑战的原因之一。

    如今看到萧天宸和他当年的父亲如出一辙般的做法,眼中也不由显现出笑意来。

    真不愧是父子。

    而且,项云也很想知道,萧天宸经历完了这一次天河修炼之后,本身的实力会强横到什么样的地步,能不能够参悟得了他们天阳殿内的神技!

    随着时间的推演,萧天宸的身影也是越发深入。

    周身的气息,亦是无时无刻都在增长着。

    短短不过五天的时间,萧天宸的力量,也是已经越发的接近那武尊境的门槛了。

    而那健硕的身躯,也不再像一开始进入这天河之时的那般景象,不过只是稍稍深入了数百米,便是令得自己化身成了一个血人。

    璀璨的金芒,从那身躯之中散发而出,隐约透露着一股不真实的强横之感。

    那盘踞在臂膀之上的青筋,每一条之中都蕴藏着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使得周围的天河喝水,亦是开始忍不住微微颤栗了起来,不断的在萧天宸气息的震动之下激荡着。

    每次河水间的碰撞,都会爆发出一阵如同震雷一般的轰鸣沉响之声。

    至于天河之上的上官清,则是早就已经被萧天宸的这一举动给彻底的震惊了去。

    转眼间这五天的时间过去了,萧天宸没有在那天河底下有所影响,反而是使得周身的气息越发强横无匹起来。

    哪怕是他距离着萧天宸俨然已经有了一段不短的距离,但也能够清楚的感应到后者体内的气息和力量,就仿佛一直都存在于他的面前一般!

    “这个家伙,只怕是要彻底迈入武尊境了。”

    上官清苦笑了一声,脸上不由显现出了无奈之色来,非是他不想超过萧天宸,不过哪怕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萧天宸的体质和基础,超出了他的想象不知道多少倍。

    他也不是没有试过进入到这天河之中去修炼。

    但是却是没有办法做到能够和萧天宸一般无二。

    仅仅下潜了不过一百多米的而已,身上的力量就仿佛已经被彻底的抽干了一般。

    在那一百多米的距离里头修炼,对他们来说的确是有着不小的帮助,但是每次的修炼,哪怕是上官清而也是感觉到了一股无法言明的心悸之感,而且整个人的心都难以平静。

    短短不过数个时辰的时间罢了,他便是已经到达了极限,无法再继续深入下去了。

    轰隆隆……

    就在此时,原本那平静的海面上,亦是随之荡起了层层涟漪。

    随着那涟漪的波动,一道强横无匹的气息,亦是随之陡然涌动而至。

    “这小子,难道说要突破武尊境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