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赤阳玉牌
    “这是赤阳至尊的玉牌?!”

    听到了薛杰的话,萧天宸抓住赤阳至尊的玉牌的力道也不由加大了几分。

    见得这一幕,薛杰和其他人也是不由纷纷好奇的看着萧天宸,随后亦是仿佛明悟到了什么一般,当即便是询问道:“难道说……这赤阳至尊,对你的眼睛有帮助吗?!”

    “不错。”

    萧天宸轻轻点了点头,道:“在离开天龙府之前,天龙前辈就曾经告诉过我,这混乱虚无秘境之中,虽然地域非常广阔,想要找到拥有阴阳二气本源的天材地宝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其中曾经就有一名赤阳至尊和轮回界的一名至尊境高手陨落的地方,说不定会有存在这些东西,因为这赤阳至尊所修炼的力量与那轮回界鬼尊所拥有的力量,都是具备着一定的阴阳之力,或许就在那个地方,能够找到医治我双眼的宝贝也说不定。”

    随着萧天宸的这番话罗中,众人顿时心中大喜,没想到这一次来到这里,竟是阴差阳错的成功找到了能够帮助萧天宸恢复双眼的办法。

    “不过……不知道这一块玉牌,对我们有没有帮助……”

    萧天宸沉思了一会儿,道。

    “应该会有的,说不定,这个玉牌里头,就有着通往那赤阳至尊陨落之地的方法呢!”

    说着,薛杰便是拿过了萧天宸手中的玉牌,随后将自己体内的真元之力灌注到了那玉牌之中,不过他的力量,只是使得那玉牌散发出了阵阵朦胧宝光之外,便是再也没有其他的作用了。

    “好像……没什么反应……”

    见得这一幕,东方凌也是不由叹息了一声。

    果然,还是有些高兴的太早了,毕竟这可是混乱虚无秘境,曾经陨落在这里的高手能人不计其数,说不定这一块玉牌,也只不过是一块普通的玉牌而已,根本就难以帮助得了他们。

    “对了……我听说自从这个混乱虚无秘境被人发现之后,也有不少的人进驻到了这里来,更为甚者,也在这一个地方里头建立了城市,甚至还设有相关的交易所和情报机构,我们去那里打探一下,未必不会一点收获都没有。”

    突然间,雷云似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当即便是对着萧天宸等人开口说道。

    随着那雷云的话音落下,众人的脸上也不由纷纷显现出了欣喜之色来,随后便是道:“对对对,雷云的这一番话,也是很有道理的,咱们去这些地方,未必不能够打听到一些相关的讯息。”

    萧天宸闻言,也只得苦涩一笑,既然这些家伙都已经决定了,那他也就走一趟吧,说不定在这个地方,他还真的能够找到一些相关的讯息也不一定。

    “事不宜迟,那我们赶紧出发吧。”

    说完后,薛杰和萧天宸等人亦是纷纷冲天而去,化作了一道道疾光转眼间便是消失在了天边之处。

    ……

    就在萧天宸等人离去的同时,另外一边的叶寻,则是脸色极其的阴沉无比,说句实在话,他在灵剑阁待了那么长的时间,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般屈辱过。

    不只是被人打得败退而去,甚至还得对手放过他,他才得以逃生的机会。

    每次想到这里,叶寻就是一阵羞愤无比,恨不得冲回去与萧天宸决一死战,不过现在的他,还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哪怕是他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认同一件事情。

    现在的萧天宸……的确是实力要比起他还要强出许多。

    就算是他再冲回去,也未必能够改变结局。

    这种事情,他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说……你们到底是怎么招惹了那么一个煞星过来的?!若是今天没有跟我说清楚的话,后果如何,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知道我的厉害!”叶寻目光凶狠的看着眼前的罗中几人,寒声说道。

    听得这话,一旁的谢厉当即便是道:“算了叶师兄,别和他们一般计较,他们也是为了能够给你争取时间,好让你拿到那赤阳至尊的玉牌不是吗?!”

    “是吗?”

    听到了那谢厉的话,叶寻当即便是冷笑了一声,目光又是再度转向了谢厉几人,开口道:“事实如何,他们比我更加清楚。”

    听得这话,罗中顿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今天要不是他出口得罪人的话,也不会招惹到萧天宸他们这帮煞星,原本他们以为萧天宸他们不过只是一堆好捏的软柿子而已,谁知道一脚踢在了铁板上,就连他们的大师兄叶寻出手,都没能够将这些恐怖的家伙给收拾掉。

    “不过好在……这一次我也不能算是完全亏了,毕竟赤阳至尊的玉牌,已经到了我的手里,就算是他们到了那个地方,也只不过是空走一趟而已。”

    叶寻嘿嘿冷笑了一声,随后手掌朝着腰间摸去,发现自己腰部空空荡荡,竟是没有半点东西的时候,后者的脸色也是在陡然间变得煞白无比!

    “不好!”

    “怎么了?叶师兄?!”

    看到了叶寻这般模样,谢厉连忙便是询问道。

    “该死的,我的赤阳玉牌……不见了!”

    叶寻脸色难看的回答道。

    想来……应该也是在与萧天宸的那一战当中遗失了去!

    “可恶!”

    想到了这里,那叶寻的脸色也是变得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叶……叶师兄?您不要着急,没准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呢。”

    谢厉见状,当即便是安慰着说道,希望叶寻不要太过于愤怒。

    “不着急?”

    听到了那谢厉的话,叶寻顿时气极反笑道:“你让我怎么不愤怒?你知不知道,那个家伙,连我都不是对手,现在这炽阳玉牌,只怕是已经到了那家伙的手里头去了,这种情况下,你叫我怎么可能不愤怒?!”

    “难道,我还能够回去从他的手里头抢回来吗?!”

    随着叶寻的话音落下,众人一时之间,也是不由纷纷沉默了下来。

    哪怕是他们不想承认,不过现在……似乎也与这叶寻所说的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