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关于那一晚的男人
    “干妈,妈妈上班去了,以后我和咯咯怎么办?我们不想妈妈去上班!蓓蓓想要和妈妈在一起!”

    等穆旭把他们母子三人送到自己给他们准备的单身公寓后,准备离开时,顾蓓蓓抱着她的手臂撒娇着。

    顾七七和两个小宝贝暂时住在穆旭给她安排的房子里。

    穆勋家的条件原本就比顾七七家好,加上这几年,她自己开了个培训机构,收入很稳定。也正是因为这样,顾七七这五年才能靠着她养活了两个小宝贝。

    穆旭低头看了一眼两个孩子,皱眉说道:“你们下半年要去幼儿园了,干妈先让你们去我的托托班适应适应。妈妈要养你们,不上班不可以!”

    顾蓓蓓目光黯淡了一下,然后又追问了句:“那托托班又好看的小哥哥吗?”

    穆旭嫌弃的看了一眼一脸花痴的顾蓓蓓,点了点头。

    顾培培漂亮的小脸瞬间晴转多云,顿时笑开了花,不住的点头:“好,蓓蓓要去的!”

    顾宝宝同样以嫌弃的目光看着自己妹妹。

    每一次,他看到自己妹妹这样一脸的花痴样,他使出洪荒之力才能控制住把人扔出去的冲动,然后一遍遍提醒自己,亲妹妹,亲妹妹,亲妹妹……

    “我也能赚钱,可以帮妈妈养妹妹的。顾七七那么笨,她去上班会被欺负的。”顾宝宝紧蹙着眉头朝穆旭说道。

    穆勋皱了皱眉头,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如果宝宝担心妈妈,那就快快长大,你赚钱养妈妈!”

    顾宝宝担忧的瞥了顾七七一眼,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顾七七听到自己儿子的话,眼眶有些红了。

    即使这么多年,她希望两个孩子和其他正常的孩子一样开开心心的成长,可她终究没有做到。

    蓓蓓的性格活泼倒是和一般孩子一样。但是宝宝行为和说话方式根本不是一个五岁孩子的表达方式。

    她终究是亏欠了两个孩子的。

    “妈妈,我会照顾好蓓蓓的!”顾宝宝看她眼眶有些湿润,皱眉说道。

    顾七七抱着顾宝宝。

    顾宝宝推开他,一脸嫌弃的说道:“你脏不脏,眼泪都擦我身上了!女人就是麻烦!”说着抽了几张桌上的纸巾递给顾七七。

    穆旭看着顾宝宝,对顾七七叹了口气:“顾七七,你上辈子大概是拯救了银河系才生的出顾宝宝这样的儿子!”

    顾七七破涕为笑:“当然,我儿子是我的小情人!”

    顾宝宝嘴里低声的说了句:“真是矫情!”可他嘴上这么说着,已经害羞的涨红了脸,逃似的跑开了。

    顾蓓蓓一起追了上去:“咯咯,等等蓓蓓!”

    等两孩子自己去玩了之后,穆旭看了顾七七一眼,几次欲言又止。

    顾七七看她想说什么,叹了口气:“说吧!”

    “你要不要回去看看你爸妈,我听说你爸前几天在家昏倒了,你妈差点急死!”穆旭沉默了许久,最终还是和顾七七说了。

    顾七七手里的动作停顿了下来,她紧攥着掌心,许久都没有说话。

    当穆旭以为她不会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她幽幽的说道:“是他们不肯认我!觉得我让他们丢脸了!”

    穆旭抿唇没再说什么,眼前浮现顾七七生两个孩子时的情景,那时候七七大出血,血库里她那个血型的血库存不够,她实在没办法,只能打电话求她父母,然而他们却冷漠的回了她一句:我们从来没有过什么女儿!

    “前几天我遇到耿家乐了!”穆旭的话题换了一个。

    顾七七淡漠的应了一声。

    那些她不愿想起的过往,顷刻间都朝她席卷而来。

    “他父母大概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儿子喜欢男人!“穆旭冷笑道。

    “真希望他能一辈子都不让父母知道。”顾七七冷声的回了句。

    穆旭知道她一直在逃避当年的事,以往她从未逼她,可如今她已经回来了,有些事终究要面对的。

    “当年的事,你找的那个私家侦探还在查吗?”她继续说道。

    这下顾七七终于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她双肩颤抖,脸上的神情再也控制不住了。

    “简威说那个房间是私人定制,能定下那个房间的人必定不一般。他一直查不到那个人到底是谁!”

    “你还记得那个男人的特点吗?”这话,穆旭终于问出了口。

    顾七七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这五年,午夜梦回,她总会梦到那一幕,自己被拖进房间的那一幕。

    无至今的占有!

    绝望的挣扎!

    无助的哀求!

    那个男人低沉的嗓音至今还在她耳边。

    “告诉我,舒不舒服!我有没有让你舒服!”

    “喜不喜欢我给你的,说话,说喜欢!”

    那声音低哑且阴沉,让她无法抗拒,也无力挣扎。

    顾七七再想起那天,脸上已经没有任何的血色了,不停的摇头,然后嘴里不听的呢喃着:“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天很暗,我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脸,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声音颤抖的重复着,手痛苦的抱住了头。

    穆旭看着她的样子,立刻抱住了她:“七七,对不起,对不起,我不问了,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再问你的!”

    顾七七紧抱着头,捂住耳朵失控的喊着。

    “我想起来了,那人手上有个纹身,一个蝴蝶的纹身!那个纹身我好像最近见过!很眼熟!”顾七七突然开口喊了声。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什么纹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