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保护我的女人
    耿家乐抬头看向抓住自己手的人。

    当他看到言昊诚的时候,他的脸色变了,他咬牙说道:“言先生,这是我和顾七七的私事,请你不要插手。”

    他对顾七七打心底是轻蔑的,更因为当年是顾七七主动追的他,所以他是轻看顾七七的。加上五年前她怀了别人的孩子,更看不起她。

    言昊诚微微蹙眉,冷声的说道:“不管是私事还是,我都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我身边的女人。更何况不能对女人动手,这是作为男人最起码的风度。”

    耿家乐听到这话,被戳中了痛处,恼羞成怒的对他说道:“言昊诚,你真当顾七七还是什么黄花大闺女吗?据我所知,他还带着两个孩子呢,你如果要娶她,可真是赚到了,买一送二,孩子都给你生好了,现成的,都不用你亲自生了。”

    顾七七虽然知道的耿家乐无耻,却实在没想到他这么无耻,居然会当着言昊诚的面说出这样的话。

    “耿家乐,论无耻,你数第一,还真的没人数第二。”顾七七盯着耿家乐。

    言昊诚淡淡的笑了笑:“只要是属于七七的,我都喜欢。”

    耿家乐朝顾七七和言昊诚看了一眼,朝着顾七七竖了竖大拇指:“顾七七,还是你厉害。让言昊诚都甘愿给你养现成孩子。像言昊诚这样阅人无数的人都能被你吸引,看来你那方面的功夫肯定是比一般女人更厉害。”

    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顾七七朝他背影说道:“耿家乐,你是同性恋我不觉得恶心,你用我来做你同性恋的借口,我也能理解。我却没想到你能这么恶心人。当年你在婚礼上羞辱我都没有让我觉得比今天更恶心。我当初真的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你这种毫无底线的男人。”

    顾七七双手握成拳,咬牙启齿的说道:“耿家乐,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亏欠你什么,我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因为你,是你把我害成这样,害的连我父母都以我为耻。”

    耿家乐只在门口停顿了下,然后就走了,根本没有听顾七七说完。

    顾七七发泄般的说完,然后像孩子一样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所以的伪装都消失了。

    没人会懂她刚知道自己怀孕时的无助,也没人会懂她在濒临死亡时候的恐惧。

    这一切难道是她自己活该吗?她连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言昊诚,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可所有人认为全部都是我的错。可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怀孕。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他们所有人都把我当成罪人……”顾七七断断续续的说着。

    这五年来,就算是穆旭她都不曾说过这些。

    因为她只当穆旭一直很自责,自责当初带她去了那个酒店,觉得是她把自己害成这样的。

    所以她从来不敢再穆旭面前诉说自己的无助,诉说自己的恐惧。

    言昊诚嫌弃的看了顾七七一眼,可看到她脸上的无助,原本要推开的动作停顿了下来,他忍住推开的冲动,沉声说道:“走吧,先回去,回去再哭!”

    顾七七听到他的话,猛的站起来,用力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嘴里絮絮叨叨的说道:“不行,回去就不能哭了。我不能让宝宝和蓓蓓看到我哭。我已经不能让他们有个正常的家庭了,我不能再让他们担心我了。”

    这一瞬间,言昊诚看着顾七七明明满腹委屈却又故作坚强的样子,心莫名的疼了一下。

    二十八年来,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这样的感觉。

    自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心疼。

    “走吧!”言昊诚又重复了一句。

    醉意袭来!

    顾七七突然开始耍赖起来,她像牛皮糖一样挂在言昊诚身上身上,像小狗一样在他前胸磨蹭着。

    言昊诚刚要动手推她,被顾七七直接抱住了:“不要走,不要让我一个人,不要留我一个人。”

    他悬着的手再次垂落了下去,直接把顾七七给横抱了起来。

    不动还好,这么一动,顾七七立马就吐了。

    下一秒,言昊诚已经把人丢在地上了,满脸的嫌弃的看着摔在地上的顾七七,看了一眼身上的污渍,他厌恶的脱下西装扔在一边。

    顾七七蜷缩在地上,身子几乎要缩到一起,长发散落在消瘦的后背,样子着实可怜。

    言昊诚原本要走了,可看着她的样子,居然又鬼使神差的把人抱了起来,一边嫌弃一边抱着她。

    当他抱着顾七七到门口时,张国栋已经匆匆的赶来了:“先生,您……”

    当他看到言昊诚抱着顾七七这一幕,人都带住了。

    先生,居然抱着顾七七!

    这五年,自发生那件事之后,他就抗拒别人碰他,连他有时候偶尔碰到他,他都会快速的躲开,更别说别人了。

    “去开间房,我要换衣服!”言昊诚看他站着不动,沉声的说了声。

    张国栋这才反应过来,指了指隔壁:“先生,隔壁就是宾馆,不过是一般名宿,条件可能不太好。”

    其实他想要说可能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可话到嘴边没好意思说。

    言昊诚本就有洁癖,如今一声的臭味哪里还管的了隔音效果啊。

    “就这里吧,你给我和顾七七各买一套衣服。”言昊诚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虽然嫌弃顾七七,却并没有爸顾七七扔给张国栋,而是自己一直抱着。

    张国栋看言昊诚一直把顾七七抱在手里,犹豫了几次,最终没有开口问要不要他把人弄进酒店。

    ……

    等言昊诚把自己弄干净,顾七七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熟了。

    他看了顾七七一眼,给前台打了个电话安排了人上来给顾七七洗澡换衣服。

    等服务员把顾七七弄干净,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他也没有经历回去了,只能现在这里睡一晚。

    刚躺下,电话就响了。

    接通电话。

    电话里就传来杨骁的声音。

    “哥们,视频恢复了,我明天拿来给你看看,你绝对想不到那天到底是谁在你门口经过。”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言昊诚听到这话,脸沉了沉,朝身旁的顾七七看了一眼:“不用等明天了,我马上过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