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发生过什么
    顾七七这些年太抗拒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了,所以她连带着五年前,万国酒店,圣诞节这几个字都抗拒,一旦听到,她就如同雷击,脑中那些被深埋的记忆都会蜂拥而来。

    痛苦的并不是那晚的记忆,而是那晚之后她怀孕的恐惧,别人异样的眼光,以及亲戚好友的嘲讽,还有父母的不谅解。

    众叛亲离的绝望!

    她摇了摇头:“五年前的事我不太记得了,言总,如果您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她说着,无暇去在意言昊诚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只是本能的想要逃避,本能的抗拒有人提起那些过往。

    言昊诚原本还想问,可她已经转身走了。

    言昊诚看着她的背影,紧皱着眉头,心中闪过一抹异样的感觉。

    那晚的事如同潮水般涌上来。

    那天,他被下药了,全身滚烫,如同火烧,他素来的自制力不错,因为那药的特殊性,可那一次没控制住自己,挣扎的过程他记忆有些模糊了,再后来,他只记得自己想要开门离开,正好遇到一个女人从走廊进过。他凭着本能把人拉进了房间。

    他依稀记得自己对那女人说:“帮我,求求你帮我,我会报答你。”

    从不求人的言昊诚第一次开口求人,因为那种被万千蚂蚁啃食的痛楚让他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后来还发生了什么他已经不太记得了,只模糊自己凭着身体支配的一次次的要她,那种近乎融入身体的占据。

    想起那一晚,他心中愧疚和无奈交织。

    他看到视频,原本以为是穆旭,但她明确告诉他并不是自己。而且他也查过了,那一晚穆旭虽然的确到过万国酒店,但后来十点多离开后就去了,还因为喝酒过量被送进了医院。所以那晚的人不是穆旭。

    如果不是穆旭,他本能的怀疑是……

    想到这里,他抬头朝顾七七的背影看了一眼。

    顾七七,五年前因为怀孕被退婚,孩子五岁。

    电话铃声拉回了言昊诚的思绪。

    他拿起电话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杨骁的声音:“言昊诚,我干了一件不了的事,快垮我!不夸我,我不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言昊诚蹙眉,烦躁说道:“快说!不说我挂电话了!”

    杨骁觉得无趣,不满的说道:“言昊诚,我为你四处奔波,为了你的事操碎了心,你却这样对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正当言昊诚要挂断电话的时候,杨骁开口了:“我已经能百分之百确定当年你睡的女人到底是谁了。”

    言昊诚握着电话的手一紧,沉声说道:“快说!”

    杨骁特贱的说道:“我就不说,我就不说,你有本事打我啊!言昊诚,我给你十分钟时间来我家,否则我不告诉你到底是谁!”

    没等他的话说完,言昊诚已经挂断了电话。

    杨骁听着电话嘟嘟声,绝望的自言自语道:“言昊诚,你这么对我合适吗?就不怕伤害我吗?”

    ……

    顾七七离开医院时的步伐是紊乱了。

    脑中再次浮现当年的画面。

    身体承受的冲击,以及男人毫无温情的占有,以及他一遍遍的强迫自己回答那些羞耻的问题,如果她不回答,他便会更用力的撞击,似要把她的灵魂都撞出身体。

    脑中再次闪过男人的声音:回答我,你喜不喜欢。

    她当时紧咬着唇不愿发生任何的声音,可男人却用手扣住了她的下颚,强迫他开口。

    回答我,你喜不喜欢我这样!

    最后,她只能虚弱的回答喜欢。

    那男人满意的继续自己的动作。

    那男人的声音持续了很久很久。

    告诉我,舒服吗?

    告诉我,我要听你是舒不舒服,说喜不喜欢,说还想不想要我继续……

    最后破碎的声音,近乎残忍的逼迫。

    她的步伐越来越凌乱,最后所有的声音似一张网困住了她。

    她痛苦的抱住头。

    “顾七七,你怎么了?”最后,一个冷酷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

    顾七七痛苦的抱住头,双眸呆滞的看向说话的人。

    她的双眸是放空的。她呆滞的看了那男人很久才回神,嘴里呢喃了句:“言昊诚?”

    言昊诚皱眉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沉声的问道:“你是不舒服?”

    当顾七七听到舒服两个字,她本能的回了句:“舒服!”说完这两个字她便反应过来了,苍白的脸又突然涨红了。

    她居然把言昊诚当成了那个男人。

    居然羞耻的说了舒服两个字!

    言昊诚看着她迷离的目光,变化了几次的神情,把她腾空抱起。

    顾七七的思绪太乱,她被言昊诚从地上抱起起来时都没有立刻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看着言昊诚的脸。

    言昊诚刚刚准备去找杨骁,可没走几步,张国栋就指了指不远处跌在地上的顾七七。

    他的心蓦的提了起来。

    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言昊诚自己都没发现,他那么抗拒别人碰触的一个人,居然并不排斥去抱顾七七,也没有被人碰他时本能的躲闪和恶心。

    等顾七七回神,她已经被言昊诚抱到车上了。

    在言昊诚放下她的一瞬间,她似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问道,带着尼古丁的薄荷味。

    那一晚,那个男人身上也是这样的味道。

    她没看到那男人的脸,也不知道那人到底谁,但她从窗户里漏进来的月光中看到那男人手臂上的蝴蝶纹身。还有那男人身上的味道,就是言昊诚身上的味道。

    想到这里,她蓦的抬头看向言昊诚。

    “顾七七,你怎么了?”言昊诚蹙眉沉声又问了句。

    顾七七茫然的摇了摇头,别过头,目光朝窗外看去。

    言昊诚把她放在后车座,准备要起身的时候,目光落在她耳后。

    当他看到顾七七耳后的那颗痣,他的目光缩了缩,双眸一动不动的盯着她耳后。

    他保持着那个动作,目光没有离开顾七七的耳后,目光一直在那。

    张国栋感觉到异常,低声的唤了言昊诚一声:“先生?”

    言昊诚浑然不觉,只是一直盯着顾七七耳后那颗痣,脸上的神情有着不可置信,他身体如同僵住了。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顾七七似感觉到了他的目光,茫然的转头,正好对上言昊诚的目光:“言昊诚,你在看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