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无耻的女人
    言昊诚走后,顾七七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为什么门会反锁?”

    穆旭别了一眼两个孩子。一幅你自己问你儿子和女儿的表情。

    顾七七朝看向两个孩子,问他们:“到底什么情况?”

    顾宝宝朝自己妹妹翻了个白眼,口气不善的说道:“你自己问她吧!”

    顾蓓蓓朝四周偷看了一眼,立马凑过去拍马屁:“那个,那个……蓓蓓是不小心反锁的!”

    一旁的顾宝宝轻咳了一声,于是,顾蓓蓓小朋友立马就不敢说假话了,小声的嘟囔着:“蓓蓓很喜欢言叔叔,所以想要妈妈和言叔叔在一起,让他以后可以做我爸爸。别人都有爸爸,但是蓓蓓和咯咯没有!”说着她委屈的瘪嘴,珍珠般的泪水从脸颊滚落:“是不是因为蓓蓓和咯咯不好,所以爸爸不喜欢我们,所以才会不要我们。”

    顾七七原本兴师问罪的语气顿时就没了底气。

    这么五年来,其实蓓蓓问过她很多次,为什么别人有爸爸,她和哥哥没有,也能从她失望的小眼睛里看出端倪的。

    “蓓蓓为什么喜欢言叔叔,他不爱笑,也不会哄蓓蓓……”顾七七耐着性子问她。

    因为她实在看不出言昊诚哪里招孩子喜欢,尤其是一天到晚的板着那张脸,也不像是找孩子喜欢的。

    蓓蓓指了指自己身后的顾宝宝,低声的呢喃着:“他和哥哥很像啊!看到他,蓓蓓就觉得亲切。”

    顾七七对女儿的话有些无法反应。

    言昊诚和宝宝很像?

    她怎么没发现?

    很多年后,当顾七七说到这段过往,她说自己真的一点都没觉得儿子和他很像。言昊诚用着不咸不淡的语气说:你的眼神能看的出来才怪。

    穆旭的神情闪过一抹紧张,她攥紧了拳头看着顾七七,这一瞬间,原本已经有了决定的想法再次动摇。

    从孩子出生,穆旭是和顾七七一起照顾两个孩子的,虽然不是天天住在一起,可她对孩子的感情并不比顾七七少,所以她看着蓓蓓这么说,心底也犹豫于的。

    可她心底又很清楚,七七已经为两个孩子毁了一次自己的人生,她不可以让她再为了孩子和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结婚。

    当初,七七如果打掉了这两个孩子,她就不会失去那么多,就是因为她觉得这是两条生命,她没有权利决定他们的生死,所以哪怕是当时必须在自己和孩子之间选,她也选择了两个孩子。

    “我哪里和他像了,你是看言昊诚长的好看吧!”顾宝宝直接戳穿了顾蓓蓓的小心思。

    顾蓓蓓心虚的回嘴:“才没有呢!他虽然是长的很好看,但他就是和哥哥很像的。”

    顾宝宝不置可否的翻白眼。

    顾蓓蓓那点小心思他清楚的很。

    也不知道随了谁的毛病,顾蓓蓓一看到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就会直接跟人家跑。

    顾宝宝想这个问题想过很多戏,最后,他觉得可能是随了那个不负责任的爸,毕竟顾七七只是又蠢又笨,并不花痴,既然不是随了顾七七,那就只有随那个给了一颗精子的爸。

    言昊诚这会儿哪知道,他人在车里坐,锅从天上来,浑然不觉的背上了一个大锅。

    “蓓蓓想要一个爸爸,就算不是言叔叔也可以。咯咯说,找爸爸不能是蓓蓓和咯咯喜欢的,要找一个妈妈自己喜欢的。所以妈妈不用担心蓓蓓和咯咯,你自己喜欢就可以了。”蓓蓓乖巧的说着,满眼的希翼。

    顾七七抱着孩子,心里翻着酸涩,说不出一个字。

    “好!”

    “……”

    ……

    晚上,张国栋把准备好的离婚协议递给言昊诚:“先生,这是您要的离婚协议。刚刚童小姐已经打电话问过了,说她已经在等你了。”

    言昊诚淡淡的扫了一眼,应了一声。

    接过离婚协议,对张国栋说道:“我自己开车回去就可以了。”

    张国栋应了声就默默的离开了。

    言昊诚翻了翻离婚协议,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也离开了办公室。

    言家别墅,童凌凌坐在餐桌前,一桌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她看了一眼头顶的钟,目光落在桌上的红酒上。

    她转身对佣人说道:“先生快回来了,你先把红酒打开醒醒酒,然后去拿两个而鼻子过来。我要去年我去巴黎买的那两个,杯子还在盒子里,你好好洗洗再拿出来。“

    佣人按着她的吩咐开了红酒后去厨房拿杯子。

    等佣人去厨房之后,童凌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药放在已经打开的红酒里。

    她拿起那瓶葡萄酒轻轻的晃动了几下,嘴角勾起得意的浅笑。

    等做完这一切,她又看了看时间,算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她又安静的坐回自己的位置等着。

    果然没多久,言昊诚就回来了。

    他刚进屋就看到桌上的饭菜,眸光沉了沉。

    佣人这会儿拿着杯子也出来了,看到言昊诚回来恭敬的打招呼:“先生,您回来了。”

    童凌凌看到她回来,满脸笑容的起身迎上去,却被言昊诚避开了。

    言昊诚脱下西装,把离婚协议放在她面前:“签了吧!”

    童凌凌看到离婚协议后,脸色瞬间煞白,她惊恐的看着言昊诚,急声的问道:“昊诚,这五年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言昊诚静静的看着她的脸,没有多余的表情:“我会给你一笔补偿的。”

    童凌凌还想要追问,但看着言昊诚的神情,她已经猜到恐怕言昊诚已经知道她并不是当初被他强暴的女人了,她不想撕破脸,如果把话说开了,那她就真的没有颜面留在这里了。

    所以她也不再问,她指了指桌上的饭菜:“昊诚,我们结婚五年了,你从来没有回来吃过一顿饭。离婚协议我可以签,但看在我的名字曾也在你家户口本上五年,你陪我吃一顿饭就当补偿我。”

    言昊诚没有说话,却也没拒绝。

    童凌凌若无其事的从佣人手里接过杯子,在两个杯子里各自倒了杯酒:“昊诚,陪我喝了这辈酒,我们好聚好散,我马上就签字。”

    童凌凌把酒递给言昊诚。

    言昊诚瞥了一眼酒,片刻,他慢慢伸手接了过来。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干杯!喝了这杯酒,我们就桥归桥库归路!”童凌凌举起另一杯酒说道,她的目光紧盯着言昊诚手里的那杯酒。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