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算计
    就在童凌凌以为言昊诚会一仰而尽的时候,他居然又慢慢的放下了手里的酒。

    “昊诚,我这点心愿都不肯满足吗?”童凌凌紧盯着言昊诚,面上的楚楚可怜更明显了。

    童凌凌的长相算的上出众,尤其是她的鹅蛋脸特别符合如今的网红脸,加上她在大学的时候就是很清楚自己的优势了,很会打扮自己。所以围在她身边的人素来是不少的。

    言昊诚幽邃的双眸定格在童凌凌脸上,他瞥了一眼桌上的离婚协议:“你先看看离婚协议的条件吧,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我马上让国栋修改。”

    童凌凌眼中划过一抹受伤的痕迹,她轻咬着唇:“昊诚,这会儿能不说这件事吗?”

    换做任何正常的男人,都会不会忍心直接拒绝,但言昊诚面无表情的回了她一句:“不行!”

    童凌凌脸上闪过一抹难堪。

    五年前嫁给言昊诚至今,除了她嫁给言昊诚那一晚,言昊诚撩起了她的头发看了一眼之后冷漠离开,两人就再也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她对自己的魅力素来是有自信的,她认定了只要给她一晚和言昊诚单独相处的机会,他必定能让言昊诚对她欲罢不能。

    她慢慢的从凳子上起身,手里端着那杯红酒,她走到言昊诚身边,手肘轻轻的放在言昊诚身上,俯身凑近他。

    童凌凌今天特意穿了一条v领的衣服,只要她俯身里面的春光就一览无遗。

    言昊诚目光瞥了她一眼,显然是能看到她里面的春光的。

    童凌凌注意到他的目光,心中一喜,凑的更近了:“昊诚,不管这五年你对我有没有感情,我已经爱上你了。就算这五年,我见过你的次数十个手指的数的清,可你是的丈夫,也将是我唯一的丈夫。我知道你并不缺女人,但我是真心爱你的,我 不会管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只要让我做你的妻子,我就心满意足了。”

    说着,她慢慢的凑近言昊诚,轻柔的呼吸从言昊诚耳边唰过,她低头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然后朝言昊诚的嘴凑近。

    此时,一心想要勾引言昊诚的童凌凌并没有发现言昊诚眼中的温度越来越冷。

    当她的嘴即将凑到言昊诚的嘴边时,言昊诚伸手推开了她,面色冰冷:“当初和你结婚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我不喜欢有人碰我!”

    童凌凌嘴中的酒因为他的动作已经咽下。

    她的脸色变了变,目光惊恐的看了一眼杯子里的酒,随即她意识到自己失态,又快递掩饰好自己的神情。

    “昊诚,你为什么不喜欢,是因为我不够漂亮,还是我 不够热情,或者你更喜欢主动的。这五年来,你身边并没有别的女人,可见你并不是滥情的人,所有男人都是有自己的需.求的,我知道你肯定也有,我是你妻子,你有义务帮你解决所有的需.求。昊诚,像五年前一样要我,让我们变成真正的夫妻。”她主动把自己凑上去,唇再次凑近言昊诚,双眸迷离,脸已经 发红。

    言昊诚眼中的温度更冷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童凌凌朝自己凑过来的身体,本能的厌恶和恶心让他猛的把人推开:“童凌凌,离婚协议的条件你如果觉得哪里不满的可以告诉国栋,他会修改的。签字之后你交给他就可以了,我会让律师处理的。”

    说完,他直接拂袖而起。

    童凌凌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

    嫁给言昊诚五年来,第一次终于和他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她绝对要让言昊诚欲罢不能。

    眼看着言昊诚要走,她追过去一把抱住了言昊诚,抓住他的手直接从自己的领口伸进去。

    “昊诚,你为什么要躲着我,我是你的妻子,我们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理所当然的。你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有身体的本能,你为什么要克制自己想要的东西。”她把那双粗粝的放在自己胸前。

    言昊诚眼中的厌恶更甚,他直接面无表情的推开她:“童凌凌,人最好还是要有些自知之明。”

    言昊诚这话说的不留任何的余地。

    这话让童凌凌既难堪又无法再继续引诱言昊诚的事。

    最终,她瞥了一眼桌上的酒和离婚协议。

    “昊诚,我说过,如果你要我签,那我一定会签的。”说着她低头看了一眼离婚协议,然后指了最后一项赔偿:“嫁给你是我心甘情愿的,能成为你的妻子也是我最开心的事,我不想让我们的婚姻带任何利益交易,所以除了抚养费那一项,我其他并没有任何意见。”

    言昊诚眼中划过嘲讽的讥诮。

    这五年,对于这个名义上的妻子他也是有一些了解的。

    杨骁在他耳边说过不少关于他这位妻子的事。比如夜店和富二代亲热,还比如和她前任开房,更有一些她放浪形骸的视频和照片。

    童凌凌真当他是什么都不知道。

    言昊诚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希望你不要后悔!”

    童凌凌感觉到言昊诚话里有种不明的情绪,愣了愣,拿起桌上的比,在签名的时候犹豫了下。

    可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她深吸了一口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等她签字之后,她把那项抚养费给划掉。

    签字之后,她把离婚协议拿在手里,另一个手端起桌上下了药的酒。

    她走到言昊诚面前:“昊诚,这样可以了吗?我已经签字了,你是不是也应该陪我喝完这杯,以后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她目光迫切的看着言昊诚,把离婚协议和那杯酒一起递给言昊诚。

    言昊诚别了一眼离婚协议,又看了一眼她手里的酒,伸手接过。

    童凌凌看到言昊诚接过了那杯酒,一喜,继续说道:“昊诚,虽然我们不能走到最后,,但我仍然感恩自己曾是你的妻子。”

    说着径自拿了桌上的酒,然后一仰而尽。

    言昊诚看她喝下酒杯里的酒,自己端在手里,并没有和童凌凌一样一仰而尽,而是先从她另一个手里接过离婚协议。

    然后才举起酒杯一仰而尽。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童凌凌看到言昊诚喝下那杯酒,眼中的欣喜再也无法掩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