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孩子的父亲是谁
    医院

    林一恒拿着报告看着。

    “今天的药的成分和五年前的成分是一样的。”林一恒推了推眼镜沉声说道。

    言昊诚的神情微微滞怠,攥紧了拳头,脸色冰冷而阴沉。

    五年前,他送依萱去了机场,回来的路上胃疼,他就在附近的酒店开了一间房间休息。后来,他让服务员送了胃药和矿泉水上来。后来他就开始浑身燥热了。

    “我看童凌凌能准确的说出那一晚的事,这个事必定和她有关系的。而且她能拿到这药,不是她下药的,也必定药和她有关系!”杨骁皱眉说道。

    言昊诚伸手接过林一恒手里的报告,瞥了一眼,依旧没有说话。

    林一恒挑眉笑道:“如果当年是童凌凌下药的,那这个女人就厉害了!不过直觉告诉我,这件事应该不是童凌凌干的!她那智商不够!”

    杨骁推了推言昊诚:“昊诚,你真的没事吗?需不需要女人啊!”

    熟悉言昊诚的人都知道,自从五年前的事之后,言昊诚就得了个怪病,任何人都不能碰他。曾经有女人想要勾引言昊诚,差点被言昊诚从28楼丢下去。到后来,勾引他的女人多了,她们都得出一个相同的结论。

    言昊诚不举!否则为什么对所有女人都没有反应。

    林一恒轻声的咳嗽了一声,对杨骁说道:“作为言昊诚的心理医生,我已经让昊诚给顾七七打电话了。如果他这个时候对顾七七都没有反应,那昊诚这病就没治了,我也无能为力了。心病需要心药医。顾七七是病的源头。”

    杨骁诧异的看了言昊诚一眼,朝他那个地方看了一眼。

    没有任何反应!

    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这药一般人四分之一的量都控制不住自己了,童凌凌用了双倍的分量,可是他居然都没有一点反应,多半是废了!

    “一恒,要不找个男人试试,或许我们一直误会昊诚的兴趣了,他对男人更有兴趣!”杨骁说道。

    林一恒捂嘴不让自己笑出声。

    言昊诚静静的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那就麻烦你牺牲一下,让我试试!”

    杨骁本能的捂住屁股,涨红了脸:“哥哥,我们不约!”

    ……

    顾七七接到电话后,就觉得奇怪。

    言昊诚才刚离开没多久,让她去干什么?

    难道言昊诚出事了?

    她看着手机上的号码,犹豫了很久在,最后感觉自己为了保住这个工作应该去一趟。

    她给穆旭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她把孩子带走,自己匆匆的去医院了。

    到了医院,她先给张国栋打了个电话:“张先生,我是顾七七,我刚刚接到言昊诚的电话,他让我到医院来,是言总发生什么事了吗?”

    电话里,张国栋回答道:“顾小姐,你叫我国栋就可以了。先生是遇到了点事,您到7012病房来吧!”

    顾七七听到他那么说,就没再犹豫,朝着前面的病房走去。

    可没等她走几步,被人一把拉住了。

    顾七七以为是言昊诚,抬头说道:“言昊诚,你让我来医院什么事啊,你不是刚走,在我家的时候怎么不说……”

    没等她的话音落,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从他头顶响起:“顾七七,你以为攀上了言昊诚就能让我走投无路了吗?”

    顾七七听到声音猛的抬头。

    她抬头看清楚才发现拉住她的人并不是言昊诚,而是耿家乐。

    耿家乐死死的抓着她的手臂,咬牙切齿的说道:“顾七七,你毁了我的一切。是你让我成了同事眼中的怪物,父母心中不能提及的耻辱,这么多年,我隐藏的那么好,可这一切都毁了,都是毁了!都是因为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你!”

    耿家乐今天被父母拽着来医院看医生。

    那天,他在医院说顾七七那两个孩子是他的之后,言昊诚就把他和别的男人上床的照片,还有他穿着女装的照片寄给了他的上司,他的父母,他被公司辞退了,他更成了父母心中的耻辱。

    终于,他隐藏了这么多年所有人都知道了,他成了别人眼中的怪物。

    顾七七听到他的话,神情冰冷:“耿家乐,这一切不是本来就是该你承受的吗?五年前,明明是你出轨,你伤害我,你却成了别人眼中的受害者,让我众叛亲离,你们一家甚至可笑的问我父母要了赔偿,你难道不觉得这一切是报应而已吗?”

    耿家乐面目更狰狞了,他整张脸已经彻底的扭曲了:“五年前,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你难道没有怀孕?难道不是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难道不是因为怀孕了所以没有和我取消婚礼?如果不是因为你怀孕,你根本就不会和我举行那个婚礼,不是吗?你不过是想要我做你肚子里孩子现成的爸而已。”

    顾七七的面色更冷了,她一根根的掰开耿家乐的手指,面无表情的说道:“耿家乐,我真的是瞎了眼以前才会爱上你这种男人!”

    她厌恶的看着耿家乐。

    让她对这个男人厌恶到极点的原因并不是他的性取向,也不是他不喜欢自己,而是他无耻的一次次把自己的过错推到了别人身上,甚至理所当然的觉得他对别人的伤害都是别人活该。

    “顾七七,你毁掉了我的一切,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耿家乐就像一个无赖一样,被顾七七掰开之后又抓住了她的肩。

    “你想要干什么,这里是医院,只要我张嘴叫一声,就会有人来的!”顾七七说的异常冷静。

    耿家乐凝视了她片刻,颓然诡异的笑了起来:“顾七七,五年前那一晚,你离开房间之后其实我就跟在你身后。我看着你被人拉进房间的,所以,我知道那两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顾七七的脸色顿时煞白,目光死死的盯着耿家乐,因为他的话,她全身抑制不住的剧烈颤抖了起来,许久才能重新开口道:“耿家乐,既然你看到我被人拉进房间,为什么不救我!”

    耿家乐笑的更无耻了:“救你?救你后让你告诉所有人我是同性恋吗?”

    那一瞬间,顾七七如同被人扑了一盆冷水,冰凉彻骨。

    “你想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吗?”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顾七七听到这话,蓦的盯着耿家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