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英雄救美
    顾七七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紧盯着门口的方向,心中是激动的。

    可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然后又折返了回去。

    “先生,顾小姐可能是往那边走了。”

    被捂住了嘴的顾七七听到张国栋和言昊诚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远。

    她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噙在眼中的泪水瞬间滴落了下来。

    又是和五年前那般,她期待着有人能来救她,有人能帮她,可没有……

    没人会来帮她的……

    耿家乐看到了顾七七眼中的绝望,得意的笑道:“顾七七,你难道真的以为言昊诚那样的男人会看的上你吗?愿意和言昊诚睡的女人可以从这里排到国外,你当真以为自己有那个福气做灰姑娘吗?我劝你还是不要存着不前实际的幻想!”

    看着顾七七已经不再挣扎,面容死寂,耿家乐更得意了,有种莫名的征服感。

    他伸手一把拉扯掉顾七七身上的衣服。

    他撤掉自己的裤子,朝顾七七扑过去。

    当顾七七以为言昊诚并没有听到她的求救时,当她听着言昊诚远去的脚步声,她的心一点点的沉下去时,言昊诚如同拯救她的英雄出现在她的面前。

    那一刻,她的飘零了五年的心似找了了停靠的港湾。

    她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头发被耿家乐拽在手里,呆呆的看着言昊诚,眼中的死寂那一瞬间有了光亮。

    耿家乐看到言昊诚时脸色顿时变了,抓着顾七七的手本能的松开了,眼中的疯狂变成了恐惧。

    “耿家乐,你就只有欺负顾七七的本事吗?”言昊诚在看到顾七七满身伤痕的那一刻,心中的怒气被彻底的点燃了。

    没等耿家乐说话,言昊诚已经一脚踹开了耿家乐,他俯身抱起遍体鳞伤的顾七七,皱眉说道:“被欺负了这么多次,你就不会还手吗?就是动物都知道要对欺负自己的畜生远一点,你怎么每次都上赶着给人欺负呢!”口气并不好,可语气里夹杂着旁人感觉不到的心疼。

    耿家乐这一脚被踹的不轻,手扶着自己的腰试着想要站起来,几次都没能站起来。

    耿家乐畏惧的看着言昊诚,想要和顾七七说几句狠话,却又因为言昊诚不敢再多说什么。

    言昊诚抱起顾七七之后也又愤怒的朝耿家乐踹了几脚。

    空气中回荡着耿家乐痛苦的叫声。

    “国栋,把人送警局去,让他们好好照顾他!”言昊诚再抱着顾七七冷冷的说道。

    张国栋恭敬了应了一声,已经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顾七七身上。

    耿家乐到此时才反应过来,惊恐的朝顾七七喊道:“七七,我刚刚是一时昏头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不是故意的,你让言昊诚放过我!”

    顾七七再也不屑去多看这个男人一眼,她把头埋在言昊诚胸口,任凭泪水肆意的流淌。

    “家乐……你怎么在这里!”一对老夫妻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顾七七没有抬头。

    她知道这对老夫妻的声音是耿家乐的父母。

    当年,耿家乐在婚礼拿着她已孕的报告,他父母用着最难听,最下贱的话羞辱她,骂她不要脸。

    没等言昊诚抱着顾七七走远已经被一个老人挡住了。

    “七七,看在我们以前差一点成一家人的份上,你放过家乐吧!他不是故意的,我们两口子就只有他一个儿子,今天这件事你放过他吧!”拉住顾七七的腿的人是耿家乐的母亲,她拽着顾七七的腿不肯松手。

    顾七七从言昊诚怀中抬头,她静静的看着五年前用最难听,最污秽的厌恶骂过自己的女人。

    “伯母,我只想告诉你,我们顾家从来不欠你们什么,五年前不欠你们,五年后更不欠。所以不要再去打扰我父母了。”顾七七冷冷的说道,她伸手掰开了耿家乐母亲拽着自己腿的手。

    耿家乐母亲看顾七七不肯松口,心中更急,还想要去求情,医院的保安已经过来了,直接上前拽着耿家乐把人带走了。

    耿家乐的母亲瞬间变了脸,她狰狞的在后面骂着:“顾七七,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你不要以为自己勾搭上了别的男人就不欠我们家了。你自己做的什么事你心里没数吗?你让我们丢尽颜面,还想要害我儿子,你这种烂货那个男人睡你……”

    后面污秽的骂声还在继续,顾七七静静的靠在言昊诚的怀中,她紧抓着言昊诚胸口的衣服,苦涩又辛酸。

    言昊诚看着顾七七的无助,心蓦的痛了一下。

    如果当年自己没有对她做那事,她是不是就不用承受这些了。

    “顾七七,你恨那个毁了你的男人吗?”言昊诚突然开口问道。

    顾七七呆呆的抬头看着言昊诚的脸,可她的双眸是空洞的,眼睛也没有任何焦距。

    过了许久,她轻声的说了句:“恨!”

    这个恨字如同一把刀刺在言昊诚的心上,他抱着额顾七七的手紧了紧。

    他没再说什么,抱着顾七七到了林一恒办公室。

    林一恒原本拿着病例准备要走,看到言昊诚抱着顾七七的样子,皱了皱眉:“怎么着了,弄成这样?”

    言昊诚口气僵硬的朝他说了句:“还不给她消肿,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问题。”

    这语气极差,分明有了迁怒的意思。

    林一恒一脸无辜的看了言昊诚一眼,指了指他办公室里的床:“把人放在上面,我给她检查一下。你抱在手里,我怎么检查啊!”

    他自然知道顾七七变成这样了,他家昊诚怕是心疼了,所以怪他了呗。因为是他让他打电话让顾七七过来的。

    言昊诚把顾七七放在床上,杵在一边,沉着一张脸,面色别提多难看。

    林一恒放下手里的病例,过去给顾七七检查,他刚要伸手拿掉顾七七身上盖着的西装,就被言昊诚给喝止了:“你检查归检查,脱她衣服干什么!你们医生都这样动手动脚的吗?”

    林一恒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言昊诚。

    他嘴角止不住的抽搐,半天才挤出一句话:“言昊诚,你他妈是在逗我吗?不把这外套拿了,我是有透视啊,能看到顾七七伤成什么样!”

    这下言昊诚沉默了。

    等林一恒再次伸手要去拿掉顾七七身上盖着的西装时,言昊诚突然幽幽的开口:“你去找个女医生过来吧!”

    林一恒:“……”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顾七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