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良心不会痛吗
    医院

    言昊诚挂断电话,目光看着手机屏幕许久都没动。

    顾七七站在他床前,看着他毫无血色的样子,想要问他还有没有不舒服。可看他面色阴沉的样子,也没敢多说话。

    这时,言昊诚抬头,朝顾七七身后的张国栋开口:“耿家乐那边怎么处理的?”

    张国栋恭敬的回答:“我让李律师过来处理了,他说会告耿家乐强暴和伤害两项罪名。”

    言昊诚没再说什么,轻哼了一声。

    “今天的事不要告诉奶奶。”言昊诚又开口说道。

    张国栋再次恭敬的应了一声。

    顾七七看言昊诚好像好多了,她把张国栋的西装递给他:“谢谢!”

    说着又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说道:“言总的衣服我洗干净再还!现在言总既然没事了,那我先回去了。”

    张国栋看了言昊诚一眼,对顾七七说道:“顾小姐,今天老夫人要处理,我要过去处理,您这会儿既然在,那就麻烦帮我把先生送回去吧。老夫人那边已经催了很多次,我如果不过去,老夫人会怀疑我这边发生了什么的。”

    顾七七看着张国栋递过来的钥匙,没敢接。

    她可没忘自己带着言昊诚迷路的事。

    这一次,她真不敢答应了。

    她把张国栋拉出了病房,尴尬的笑了笑:“张先生,我方向感不是很好,一般人不太敢让我开车的,我还是找别人送言总回去吧。”

    “那我把您和先生先送回去,先生这个样子我不太放心离开,您看这样可以吗?我送你们回去之后您留下照顾会儿先生,我帮老夫人把事情处理好就过来!”张国栋问顾七七。

    顾七七本来想拒绝的,可一想到之前言昊诚救了自己,如果不是言昊诚出现,还不知道耿家乐要对她做什么呢。

    她叹了口气,答应了。

    张国栋眼中闪过笑意。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病房内,言昊诚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这个跟了自己十几年的下属给卖了。言老夫人根本不是今天出院。

    ……

    言老夫人这边,她被沈海看着,几次想要偷跑出去,却都被抓回来了。

    “老夫人,等您身体好了,您想去哪里都成,但现在您不能出去!”沈海坐在病房门口,就像门神一样。

    言老夫人冷冷的看了一眼在门口堵着的老头,皱眉说道:“沈海,以前你对我的话言听计从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变成我的主人了!”

    言老夫人看来软的不行,便换了个硬的。

    “老夫人,不管您说什么都没用!您如果实在要出去,那我就只能给少爷打电话了!”沈海使出杀手锏。

    言老夫人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几分:“那你给我拨通顾七七的电话,我要和我两个孙子玩!”

    沈海听到她的话,无奈的说道:“夫人,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啊!顾七七好像不知道当年害的她和父母断绝了关系的人就是少爷。”

    言老夫人听到他这么说,面色也严肃了起来,她沉默了。

    后来,她让沈海又去打印了一份鉴定报告,就算不拿报告,她也已经确定这两个孩子就是昊诚的了。如今亲子鉴定上也确定了,她这下就放心了。

    可问题来了,她让老沈查过顾七七的事,知道她因为怀孕的事几乎毁掉了自己的人生,后来还因为生这两个孩子,差点死了。如果让顾七七知道害的她变成这样的就是她孙子,顾七七不知道是否能接受。

    “我看昊诚挺喜欢她的,你暂时就不要说了。等她爱上了昊诚,正好昊诚又是孩子的父亲,这样皆大欢喜,她也就不会再多在意昊诚对她做过什么了。”言老夫人沉声的说道,说着径自满意的点头。

    正当她还想要说话的时候,一个温婉的声音传来:“老夫人,您怎么在医院!”

    言老夫人听到这声音,愣了愣,脸上的神情变了几次。

    她抬头看向门口。

    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白裙的女人,披着垂剪的长发,站在那静静的笑着。

    言老夫人沉默了片刻才开口:“依萱,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门口的女人温柔的回答:“就昨天回国的,我来这边的医院看看我父亲,他还不知道我回国,我想过来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您住院了,我就过来看看和您打招呼。”

    言老夫人笑了笑,和沈海交换了个目光。

    沈海随即站了起来,然后让她进来。

    这个女人是曹依萱,因为曹家和言家是世交,又加上言老夫人和曹老夫人是闺蜜,所以两家走的很近。因为这个关系,曹依萱从小就喜欢跟着言昊诚,再后来,她一心想要嫁给言昊诚,可言昊诚似乎对她并没有这个意思,可碍着两家的关系,他一直没有明说。

    而言老夫人又想要亲上加亲,言辞间早就已经认定了曹依萱做自己的孙媳妇,所以也给了她幻想的空间。认定自己就是言昊诚的女人了。

    五年前的某天晚上,她住在言家,洗完澡勾引言昊诚,被言昊诚直接拒绝了,她羞愤之下自杀,索性抢救及时,后来医生诊断是忧郁症。曹家为了她不再自杀索性把她送出了国。而言昊诚也为了断她的念想,和童凌凌结婚了。当年,言昊诚被设计后,发生了那样的事,一方面他是为了弥补自己做的事,另一方面就是为了断了曹依萱的念想。

    “依萱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言老夫人笑了笑,有些尴尬的说道。

    曹依萱从容的笑着,好似从未发生过五年前的事。

    “老夫人就会打趣我!”说着她看了一眼沈海,然后说道:“沈叔,五年不见,您一点都没变。”

    沈海和她点头笑了笑。

    医院内,一份异常的尴尬。

    就在此时,一个软糯的声音从病房外传来:“老婆婆,我和咯咯来看您了!您有没乖乖吃药药,有没有好好听话!”

    话音落,顾宝宝和顾蓓蓓手牵手进了病房。

    言老夫人看到两个孩子,眉眼间都是欢喜:“哎呦,我的两个大曾孙耶!”这话她是无意识的脱口而出。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一旁的曹依萱脸色变了变,语气阴晴不定的问道:“老夫人,这两个孩子是昊诚的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