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误会大了
    顾七七在问出这个愚蠢的问题之后她的呼吸在言昊诚说完话下一秒就被夺走了。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在自己面前被骤然放大的面孔。那双澄澈的眸子懵轰的看着言昊诚。

    哪怕顾七七已经生过两个孩子,这个吻才算是她的初吻,以前她和耿家乐连牵牵小手都没有过,所以在这种事方面完全是小白。

    她并不知道自己应该有什么样的反应。

    她除了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僵在那,一动不动。

    等她被放开,依旧呆在那。

    言昊诚眼中闪过懊恼,皱眉看着一脸懵逼的顾七七,心中闪过异样的懊恼。

    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不占女色的他居然今天一次次的被顾七七弄的一点自制力都没有。

    他把这些不由自主归咎于因为被下药了,身体不受控制。

    在后来的后来,等言昊诚清楚的发现自己好像只会对顾七七情不自禁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是爱上了这个他嫌弃到骨子里的女人了。

    顾七七从呆滞中回神的时候,她用着那双小兔般的眼睛无辜的看着言昊诚,呆萌的问了句言昊诚:“言总,你都亲过我了,那我现在是不是能在你这借宿几天了,等我伤好了再回去。”

    言昊诚:“……”

    两人之间的尴尬瞬间变成了冗长的沉默。

    言昊诚心中闪过莫名的恼怒。

    至于恼怒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觉得顾七七被他吻了之后不应该是这样的表现。

    顾七七则依旧那无辜呆萌的样子,她的反射弧还没有反射回来,所以依旧还是处于懵逼的状态。

    最后,言昊诚看着她那无动于衷的样子愤然的上楼了。

    直到言昊诚摔门声传入顾七七的耳中,她这才反应过来。

    刚刚发生了什么……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唇,随即脸涨的通红,全身的皮肤都透着红。

    言昊诚亲了她?

    她终于反应过来了,但是她不记得自己被吻了之后说什么了。

    她朝言昊诚关上门的房间看了下,并不知道言昊诚为什么会亲她。

    她努力的回忆着在自己被夺走呼吸之前的对话。

    于是,她特别单纯的认为,言昊诚其实就是为了和她证明自己喜欢女人,所以才会这样?

    ……

    楼上,言昊诚刚回房间,铁青的脸还没缓和,电话就响了。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林一恒的声音:“言总,您还好吗?您奶奶刚刚给我打了个电话,咨询了一下关于特殊癖好方面的问题。”

    言昊诚听到林一恒的话,有种胸口碎大石的感觉。

    “你奶奶真的是为你操碎了心。国民好奶奶的称号必须颁给她。她问我是不是因为你压抑太久没解决所以导致你会有那方面的癖好,把顾七七打成那样,还问我这个癖好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抑制。”林一恒忍住笑问道。

    言昊诚没等他的话说完,已经挂了电话!

    于是,林一恒那边,又给言昊诚发了一条微信,内容是:你奶奶问我要了一些关于补肾和补肾方面的药,还和我了解了下各种效果。言总,您老实说,您是不是真的那方面有障碍,否则您奶奶为何会如此操心。

    言昊诚瞥了一眼信息内容,差点没气的砸了手机。

    这会儿,房间敲门声响起。

    他沉着脸看了一眼,并不说话。

    敲门声锲而不舍的继续着。

    最后,言昊诚猛的打开门,顾七七不知道在干什么,人正贴在门上,他突然开门,她就一头钻进了言昊诚的怀里。

    言昊诚原本已经被压制的热流再次升起。

    他像触电般推开了顾七七。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一天到晚不干蠢事会死吗?

    顾七七的目光因为言昊诚这一举动黯淡了下来。

    在她看来,言昊诚那是厌恶她的表现。如果没有五年前的事她或许不会那么敏感。

    言昊诚看到她眼中那抹若有若无的痛楚,心似被针刺了一下,有种尖锐的刺痛。

    “既然你不想给孩子看到你脸上的伤,那就留在这里照顾我吧。”他实在看不得顾七七挎着脸的样子,开口对她说道。

    顾七七听到他的话,眉眼再次舒展,欣喜的抬头:“真的吗?”

    那种喜怒形于色的样子让言昊诚有些无语。

    “嗯,你和穆旭说我带你出差几天,这样他们就不会多问了。”言昊诚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情绪随着顾七七起伏不定。

    顾七七压根已经忘记了自己被吻时的尴尬,用力的点了点头:“那你能不能帮我给穆旭打个电话,说是你非要我去出差的,这是命令所以我不能拒绝。”

    言昊诚哪里想到顾七七居然得寸进尺成这样。

    当他抬头想要拒绝的时候,对上顾七七那双期待的双眸,心顿时又软了下来,口气不善的应了声。

    顾七七嘴角再次扬起浅笑。

    “言昊诚,谢谢你,你真是好人”顾七七笑的像孩子一样,听他答应了自己,蹦蹦跳跳的跑出去了。

    言昊诚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的背影,低声的说了句:“顾七七,如果你知道我就是当年毁了你人生的男人,你还会说我是好人吗?”

    ……

    言昊诚打电话给张国栋没多久,他就已经过来了。

    是顾七七给他开门的。

    顾七七开门看到是他,诡异的朝他问道:“张先生,你是不是并没有去接老夫人出院!”

    张国栋愣了愣,并没有否认,默认自己骗人了。

    顾七七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我不会拆穿你的,不过刚刚言老夫人来过了,你怎么和言昊诚说的,他那边不知道能不能瞒的下去。”

    顾七七以为张国栋纯碎就是为了偷懒找的借口,她压根想不到人家就是想要撮合她而已。

    张国栋笑了笑:“先生不会问我的。”

    他并没有和顾七七解释,把言昊诚交代买的衣服递给她。

    顾七七接过他递给自己的纸袋,诧异的问道:“这是什么?”

    “先生交代我买的衣服。”

    顾七七打开袋子一看,还真的是女人的衣服。

    心头蓦的窜过暖流。

    “您把衣服换上,我送您回去!”张国栋还不知道言昊诚已经让顾七七留下了。

    顾七七蹙紧了眉头,刚要问送她回去是不是也是言昊诚的意思。

    身后就传来言昊诚的声音:“我身体不太好,这几天我让顾七七留下照顾我!”

    听到言昊诚的话,张国栋微张着嘴半天都没有说话。

    他一直都知道先生有洁癖,不仅不让人碰他,他的东西也不允许别人碰,如今居然让顾小姐住在家里。

    随即他已经明白刚刚路上遇到沈海递给他的保温桶是什么意思了。

    他忍住笑,把保温桶递给言昊诚:“先生,这是我来的时候在路口遇到老沈时候他给我的。他说这是牛鞭汤,是老夫人特意让他去买的药膳。说你这几天肯定需要这个。说这几天他会天天给你送,男人的身体不能被掏空。”

    顾七七震惊的看着保温桶,半张着嘴,一言难尽的表情。

    言昊诚盯着那保温桶半天都没说话。

    许久,他瞥了一眼想笑又不敢笑的顾七七,阴晴不定的朝她说道:“顾七七,你觉得很好笑吗?”

    顾七七忍住笑,用着一本正经脸说道:“没有!我听说牛鞭很补,一般要预定才买得到,别人想吃都吃不到,老夫人这么快就让老沈送来了,定然是费了心的。你多吃点,不能浪费了老夫人一片心意。”

    言昊诚笑着问她:“别人想吃都吃不到是吗?”

    顾七七用力的点了点头。

    言昊诚脸上笑的更温和了:“国栋,既然顾小姐说牛鞭这么珍贵,那就给她吃,好好补补,平时你想吃都吃不到!”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顾七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