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误会我们的关系了
    顾宝宝指了指人群:“您应该认识那个阿姨吧。”

    那男人看向人群。

    人群中站着那个刚刚顾宝宝凝视过的女人,那男人转身看向那女人目光闪烁了下,没有立即否认。

    “就算我认不认识她和我是不是和那两个坏人是一伙的又什么关系呢?”

    “我看到那两个坏人和她使了眼色。既然你认识她,那你们应该就是一伙的了。”顾宝宝说的头头是道,随即转头对穆旭说:“警察叔叔来了吗,一会儿可以把他一起抓起来,到底是不是一伙的审问下就知道了。”

    说着牵起了蓓蓓的小手扭头就走了。

    穆旭完全都没法反应过来,心中嘀咕:“这都什么骚操作啊?”

    可她已经不太敢在这里逗留了,带着两个孩子上车就走。

    车上,蓓蓓诧异的看着顾宝宝问道:“咯咯,你怎么知道他是坏人的。”

    顾宝宝抬眸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

    听到这话,穆旭猛的踩下了刹车。

    “那你说人家和坏人是一伙的?”穆旭不可置信的问道。

    顾宝宝挑眉:“不这么说难道让顾蓓蓓以后嫁给他吗?而且我的确看到那两个坏人和那女人使眼色了,我只是不确定他到底和那女人到底认不认识,所以就试探了一下。看样子,他似乎和那群坏人是一伙的。”

    穆旭对这个孩子有种难以言喻感觉。

    这个孩子是不是有时候太聪明了一点,聪明的一点都不像孩子,简直就是个可怕的小妖怪。

    “顾蓓蓓,回去不许和妈妈说刚刚我们差点被卖的事!”顾宝宝突然严肃的说道。

    顾蓓蓓皱眉嘀咕道:“为什么?”

    “顾七七会担心。我们现在没事,告不告诉她有什么关系呢?”顾宝宝继续一本正经的说道。

    顾蓓蓓木讷的点了点头。

    ……

    言家

    顾七七此时根本不知道自己两个孩子差一点就给人抱走拐卖了。

    她忙着写小黄文的总结呢。

    等她看完已经满头大汗了。

    刚刚看着小黄文的时候是带着探究没和好奇的,可现在俨然变成了一种折磨。

    因为这篇文通篇都是papapa,完全没法写总结,想要总结个故事出来都不行,因为除了papapa,她甚至感觉不到两人之间是有爱情的。

    最后,顾七七料定了言昊诚不会看,她直接给这本小说编了个故事,省略了其中papapade过程。

    写完总结,她自己都想夸自己机智。

    “言总,好了!”顾七七把整整写了三张纸的总结放在言昊诚面前。

    言昊诚没有从文件中抬头,继续忙着手上的事,淡淡的应了一声:“放着吧,我忙完会看的。”

    “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顾七七坚持不懈的追问道。

    问完这句话,言昊诚却没有任何反应。

    顾七七看着正在埋头工作的言昊诚也不好意思在多问,只能默默的坐在一旁等着。

    一直等到她睡着言昊诚也没放话让她离开。

    等言昊诚忙完,他一抬头就看到倒在沙发上的顾七七。

    顾七七此时侧在一旁的沙发上,脸一侧还没有消肿,原本巴掌大的小脸如今肿的一个大一个小,即便已经生过两个孩子了,可眉眼间还是不染一点的杂质,睡的像孩子一样。她紧闭着双眼,眉梢微微蹙紧,好像梦到了什么。

    言昊诚俯身把她抱了起来,抱着她朝房间走去,冷硬的心再一次为顾七七柔软了。

    五年前,他被下药的那晚,耳边她软糯的哀求声还在,最后变成了带着哭腔的低yin。

    那一瞬间,他小腹再次划过暖流。

    他把顾七七放在床上之后,转身就出去了。

    回到书房,他这才发现顾七七的手机在震动。

    他伸手拿起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穆旭。

    他随手接通。

    没等言昊诚开口,穆旭那头就传来了家长般喋喋不休的声音:“顾七七,你又去哪里浪了,这么晚都没回家。”

    言昊诚沉默了下,低声的开口说道:“顾七七在我这边加班。”

    穆旭在电话里沉默了片刻之后幽幽的说道:“言昊诚,我一直想要问你,五年前,你为什么会对七七做那种事。你现在知道了孩子是你的,是不是想要把孩子抚养权拿回去。”

    终于,穆旭还是问出了口。

    她知道以言昊诚的本事,既然已经查到她那了,必定已经知道七七就是当年的那女孩,她就算否认言昊诚也能查到。

    “我被人下了药。”言昊诚并没有解释太多。

    他也没有说自己把童凌凌当成了那一晚的女人。因为他知道说这些,对顾七七来说不过是借口而已。而他后来没有拆穿童凌凌也的确有自己的私心。

    “言昊诚,我警告你,五年前你已经毁了一次七七的人生了,你如果再敢伤害她,我不会放过你的。”穆旭沉声说完,已经挂了电话。

    言昊诚听着电话的嘟嘟忙音,他朝房间看去。

    顾七七睡的很沉,眉眼依旧没有舒展。

    言昊诚的面容沉了沉。

    顾七七,如果你知道我就是那个男人,对我还会那么毫无防备吗?

    ……

    第二天,顾七七睁眼的时候看到自己睡在床上吓的坐了起来。

    她记得昨天在沙发上等言昊诚的啊。

    她怎么睡床上来的。

    可不管她怎么想,都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到床上来的。

    她赶紧起床,洗漱之后就下楼。

    她在屋子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言昊诚。

    她犹豫了下,找了张,写了个字条放在桌上,刚打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就看到了言昊诚,还有拎着两个保温桶跟在身后的沈海。

    沈海看到她,笑的更灿烂了,和她打招呼:“顾小姐早!”

    顾七七对上他笑的异常灿烂的面容,心蓦的咯噔了下。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沈海那笑她怎么觉得好像很暧昧啊。

    “顾小姐,昨天老夫人应该给您打过电话了。”沈海说着,伸手把一个保温桶递给她:“这是老夫人可以吩咐佣人做的红枣乌鸡汤,补血养颜,给您调理身子的。”

    说完把另一个保温桶递给言昊诚:“这是老夫人刻意给少爷您准备的,加了当归的牛鞭。”

    顾七七嘴角抽搐的看了一眼沈海递给她的保温桶。

    老夫人为了言昊诚给她生个曾孙真的是操碎了心。

    可这乌鸡汤怎么算也不应该给她啊。

    “沈伯,您这汤是不是给错人了,您应该给童凌凌,我和言总其实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他和童凌凌才是一对!”顾七七觉得自己一定要把话说清楚,否则以后就更解释不清了。

    沈海微微皱了皱眉:“您都在少爷这里过夜了,还不是那种关系?少爷这里是不允许任何外人进来的,您是第一个在少爷这里过夜的。如果这都不算那种关系,那顾小姐告诉我,这么才算?”

    顾七七一听这话就急了:“可是我和言昊诚并没有发生过你们以为的那种关系啊!”她涨红了脸争辩。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言昊诚看着她急着撇清和自己的关系,心中莫名的不缺,冷哼了一声:“你没和我发生哪一种我们以为的关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