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直男癌的言昊诚
    开着车张国栋完全没料到言昊诚会做出这样的行为。

    先生,他……居然也会和人赌气!

    顾小姐果然不是一般人。

    言昊诚的余光瞥了一眼后视镜,看到顾七七的身影还僵滞在那,傻傻的看着他们。

    张国栋也看向后视镜,莫名的心疼顾小姐,分明是躺枪了。

    他轻咳了一声,然后说道:”先生,其实顾小姐并不知道您就是宝宝和蓓蓓的父亲才会那么说。当年的事,她是受害者,所以她这么说您其实也没毛病。”

    张国栋已经尽量把话说的委婉了。

    他其实想说,当年您让顾小姐受这么多苦,她这么骂您真的算善良的了,您不该生气。

    “所以你也觉得我道德沦丧?”言昊诚阴森森的问道。

    张国栋听到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站在顾小姐的立场,她那么形容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她不知道您就是当年的那个人。您这样把她丢下,她会很委屈。顾小姐本来就没有方向感,而且还是在国外,她什么都不知道,您突然把人丢下了,她这会儿恐怕在路边委屈的哭。”

    言昊诚又朝后视镜看了一眼,后视镜里已经看到顾七七的身影了。

    他脑子里闪过顾七七眼泪汪汪的样子,心蓦的痛了痛,烦躁了起来。

    他一脸不悦的说道:“你车子开这么快干什么!一会儿工夫,怎么就看不到顾七七了!”

    张国栋:“……”

    他真的开的够慢了,给了先生很多次后悔的机会了。

    “那我们现在要回去接顾小姐吗?”

    言昊诚静默了片刻,沉声说道:“你先送我去酒店,我在门口等她,你回去接她。”

    张国栋在心底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心想,先生你这是何苦呢?

    “是!”

    ……

    张国栋回来的时候回已经是半小时以后了。

    顾七七看到,她脸上懵逼的表情还没有散去。

    “顾小姐,您上车吧!”张国栋忍住笑示意顾七七上车。

    他只想说先生也是可以的,他跟他这么多年,第一次做出这么幼稚的事。

    顾小姐是不知道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才会这样,要是知道肯定不会这样说。

    顾七七看着张国栋,那表情别提多一言难尽了。

    “我说错了什么了吗?”顾七七到这会儿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她就是嫌弃了一下那个道德沦丧的男人,言昊诚这是把人打抱不平吗?

    顾国栋实在不知道如何和顾七七解释:“顾小姐,您先上车。”

    顾七七从副驾驶位置朝后车座看去:“言昊诚呢?”

    “先生先去酒店了,让我回来接你。”张国栋恭敬的回答。

    还真别怪顾小姐一脸懵逼,换做别人谁不懵逼。

    聊天聊的好好的,被人给扔在国外的马路上,能不委屈吗?

    “顾小姐,如果可以,您还是少提孩子的父亲不好。毕竟先生也是男人!”张国栋含蓄的说了下。

    顾七七依旧懵逼脸:“言昊诚这直男癌到底有点严重了。关他毛事,我还不能说了!”

    其实顾七七是极少提起当年那个男人的,哪怕是和穆旭也很少说,这五年除了会不经意的提起,极少会说道。

    她是因为对言昊诚放下了防备才会多说了几句。

    结果,言昊诚还矫情起来了。

    “国栋,言昊诚大概是有病吧!”顾七七嘟着嘴愤怒的说道。

    张国栋实在是忍的有些累。

    他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刚刚先生的行为!

    顾七七愤慨极了。

    刚刚她在被丢下的半小时里已经把言昊诚骂了无数次。

    “顾小姐,我现在送你去酒店和先生汇合!先生在酒店门口等你呢。”张国栋继续说道。

    顾七七无语的翻白眼。

    她心底小声的嘀咕,言昊诚大概是真的有病,神经病!

    没毛病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把她扔下,扔下她之后还等他!

    到酒店门口,言昊诚果然在酒店大厅等她。

    顾七七阴沉着一张脸走到言昊诚面前。

    言昊诚的脸色也并不好看。

    两人这个样子俨然就像是小情侣吵架的样子。

    张国栋捂嘴偷笑着。

    他觉得先生永远接地气了,终于也做出了一些让人觉得无语的举动了。

    偶尔犯蠢才让人觉得是正常人!

    “言昊诚,你是不是有病啊!刚刚我说错什么了吗?”顾七七原本想要默默忍受着,可最后没忍住,愤慨的朝言昊诚问道。

    言昊诚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表情,抿唇没有回答顾七七。

    顾七七别了他一眼,心中更恼恨了,觉得这人真不可理喻、

    “言总,您倒是说话啊!”顾七七看言昊诚不说话更郁闷了。

    言昊诚轻哼了一声:“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我做事需要和你解释吗?”

    顾七七:“……”

    对对对,你是老板,你厉害。

    顾七七一脸不情愿的跟在言昊诚身后,那张脸垮的别提多难看了。

    言昊诚和顾七七一前一后的朝酒店的包间进去。

    进去之后,言昊诚指了指身边的位置:“坐这里!”

    顾七七傲娇的说道:“您是老板,我是小助理,我不配有座位的,还是您坐!”

    言昊诚抬头看向顾七七,看到她气鼓鼓的样子,那双澄净的眸子盛满了怒气。

    那一瞬间,他居然有种心虚的感觉。

    两人目光相视。

    片刻,言昊诚低声的说了句:“刚刚的事是我不错。”

    如果这会儿张国栋在,他只怕会吓的腿软。

    他家先生居然会认错!

    他估计会觉得有人冒充了他家先生。

    顾七七脸上气鼓鼓的声音没变,她瞪大了圆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言昊诚。

    随即,她在言昊诚身边坐下了:“看在你认错态度诚恳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言昊诚:“……”

    言昊诚真想揍这女人一顿,她知不知道他这辈子都没和任何人认过错!

    后来的后来,这句话几乎成了言昊诚的口头禅。有人问顾宝宝和顾蓓蓓,你们妈妈是怎么驯服你们爸爸的,顾蓓蓓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妈妈只要把爸爸赶出房间,爸爸就安分了。如果还不安分就跪干妈送的搓衣板,他保准不敢了。众人真相……

    此时,包间的门被推开了。

    门口进来四个人。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顾七七抬头看向门口,看到门口的人时,眼睛突然瞪大了,脸煞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