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啪啪啪打脸
    那助理的话让顾七七蓦的抬头,皱眉看向她。

    这顿饭,其他人都没有离开过座位,就她们两个去过厕所,她的言外之意就是她偷拿的机会很大。

    言昊诚原本并没有太多情绪的面容一沉,冷眸扫过那助理的脸,定格在她脸上。

    那助理感觉到言昊诚的目光,有些心虚的低头,又说道:“先生,我跟了您五年了,我并不是粗心的人,我是不可能把那么贵重的戒指弄丢的。我……”她低声呢喃。

    此时,那胖墩轻笑的笑道:“杰森先生,这件事很简单啊,反正我们所有人都还没厉害,这个包间也就这么大点地方。您的钻戒有多贵重大家都很清楚。而且您这枚戒指还没有上市,有心人拿了,只怕会闹出大事,这件事必须弄清楚。大家把包打开就可以了。”

    那胖墩的确是顾七七一个学校的。只不过在学校也不是什么好人,名声并不好,那天看到顾七七和言昊诚坐在一起,知道言氏也在竞争杰森的项目,所以刻意接近的,却不想被言昊诚羞辱了一番,这会儿,他终于逮着报复的机会,怎么会就这样放过呢!

    顾七七愤怒的看向那胖墩,对上对方挑衅的目光,她冷声说道:“我没拿!”

    这会儿,一直没说话的陈天宇淡淡的说道:“顾小姐,您别误会,没人说戒指是您拿的,我想杰森先生的助理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戒指突然不见了,她着急才会那么说,我想她应该并没有暗示戒指是您拿的。我们在做的所有人都可能拿戒指,所以为了证明我们的清白,打开包也无可厚非。”

    顾七七委屈的咬唇不说话。

    这种感觉和五年前她被耿家乐指责怀孕时一样,那种带着谴责的目光。

    明明她没有错,却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罪人。

    顾七七刚要开口,言昊诚牵住了她的手,语气淡淡的说道:“杰森先生没必要做出搜身,搜包这种不入流的举动。如果我没有记错,我记得杰森先生所有的戒指上都有自己的定位装置的。否则您的设计怎么会价值几亿呢。我想您这枚戒指就算还没有上市,但您的习惯应该不会变的。所以我想您肯定是有办法找到戒指的。只不过这个小秘密知道的人不多,只有买过戒指的人知道,是为了让买家在戒指失窃之后及时找回。正巧我奶奶是杰森先生设计的忠实爱好者,我奶奶买过您两款戒指。”

    他这话一说出口,那助理的脸色顿时煞白,一旁的陈天宇也是面色变了变,握着自己公文包的手动了动。

    的确,在场的人,除了杰森本人,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言昊诚,包括跟了杰森五年的助理。

    杰森静静的笑了笑:“嗯,就算言总不说,我也不会认为戒指是顾小姐拿的。我这人看人很准,顾小姐的眼睛很漂亮,很干净是不会做小偷小摸的人,更何况她是言总带来的人,言总不缺那点钱。”

    他说着,目光扫过他的助理,冷冷的说道:“你也说了,你跟着我五年了,你是自己拿出来还是我报警。”

    那助理惊恐的脸色一变,急切的想要去拉杰森先生的手:“先生,我没拿,戒指不再我这里。”说着她看向陈天宇,激动的说道:“陈先生,您帮我和先生解释一下,是您让我陷害顾小姐的。是您说这件事绝对不会影响到我的。我不能失去这个工作的。”

    她的话让陈天宇的脸色扭曲了,甩开她的手,沉声的说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那助理没想到陈天宇会当场否认,更惊恐了:“陈先生,戒指还在你西装领子的内衬里,你敢不敢把西装内衬翻出来给大家看看。”

    这一幕,俨然成了一场拙劣的闹剧。

    言昊诚目光漠然的扫过陈天宇,静静的说道:“陈先生,您应该好久没回国了吗?应该还不知道耿家乐的事,我听说网络上有人传播了一些关于他的不良视频。视频里面有不少不同的人,网友把视频里那些不同男人的身份都一一人肉了出来,就是不知道视频里面有没有您。”

    陈天宇听到这话,面色更难看了,目光看向言昊诚,脸上平静的神情终于挂不住了,他难堪的盯着言昊诚问道:“视频是你让人传到网上的是不是。”

    这几天,他还没有回国就已经被上层找过好多次视频谈话了,就是关于他的作风和性取向的问题。关于一些他不好的传闻已经越来越难听了。公司让他尽快回国调查。

    他找杰森就是想要在回国之前拿下这个合作,回去才能更有底气。

    刚刚吉森先生的表现已经清楚的表明了他合作的意向,加上他看到顾七七,想起网络上的视频,认定了视频肯定和她有关,所以收买了助理。

    杰森面容冰冷的说道:“既然你们都不承认,那我只能报警了。”

    他助理听到他的话,急声的说道:“先生,看在我跟了您这么多年的份上,您你不要报警,一旦报警,我就会被遣送回国。”

    陈天宇攥紧了拳头不说话。

    顾七七看着陈天宇那张脸,脑中响起他和耿家乐滚在一起的画面,心中是愤怒的。

    五年前,是他和耿家乐害了她。五年后,不管是他还是耿家乐居然还是不肯放过她。

    这两人居然能无耻到这份上。

    言昊诚笑了笑,对杰森说道:“杰森先生,既然找不到戒指,那就报警吧。”

    杰森瞥了陈天宇一眼:“陈先生,这段时间,我之地你为了拿下和我的合作权,你花了不少的功夫,戒指您拿出来,我不想追究,这件事就此作罢。”

    陈天宇僵持在那,片刻,他从自己衣领拿出刚刚那枚戒指放在桌上。

    杰森拿起戒指,笑道:“顾小姐,我这枚戒指让您受了不小的委屈,戒指就当是我送您的见面你,我听你说你也有女儿,就当我给你女儿的礼物。我想你女儿肯定是位小公主,我太太也是华人,所以我才会有了与中国合作的想法。”

    顾七七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捡到这样一个大便宜。

    “杰森先生,这个太贵重了,况且这是您给您女儿准备的。”

    顾七七哪里会收这戒指。

    她虽然不懂行情,可这戒指她看看就贵重。

    “我家的女儿是女王,您和言总的女儿也是女王!”他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

    那胖墩朝顾七七看了一眼,默默的离开。

    陈天宇满面难堪,他恶狠狠的看了顾七七一眼也想要走。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陈天宇,等等,你见到我难道没什么想说的吗?”顾七七叫住了陈天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