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你干什么
    顾七七两眼放光的看着老奶奶拿过来的烧烤。

    等东西放在她面前,她笑的花枝乱颤:“小姑娘,你好久没来了吧,你朋友呢?我记得你有两个孩子的?”

    顾七七低着狼吞虎咽的吃着,嘴里嘟囔着:“他们在国内,没有和我一起来。好久没见老奶奶,您还是一样年轻!”

    她那样子吃香让端端正正坐在一旁的言昊诚觉得丢人,嘴角抽搐的看着顾七七吃的和孩子一样,沉声的说道:“顾七七,你多大了,还吃成这样!”说着伸手用拇指擦了擦顾七七的嘴角。

    顾七七的脸不自然的红了,等言昊诚手拿开赶紧低头继续吃,含糊不清的说道:“我饿了。”

    刚刚言昊诚给她擦嘴的时候,她那小心肝跳的。

    言昊诚是有洁癖的,不喜欢油烟味,也不喜欢空气不好的地方,因为他从小就有哮喘,环境太差的地方他会不舒服。

    烧烤这种地方的环境明显是不好的,言昊诚原本是忍着一肚子的脾气,可当他对上顾七七那双澄净明亮的眼睛,心中的火气居然消了。

    他自己都觉得荒唐。

    他居然会来这种地方,还陪着顾七七来吃这种不卫生的东西。

    他蹙了蹙眉,心想着,怪不得两个孩子都那么瘦,原本五岁的孩子应该胖乎乎的,可蓓蓓和宝宝都看着挺瘦。

    “这是你老公吗?长的真好看,我看他也不像是回来这种地方的人,但是他还是愿意陪着你来,想来是真的很爱你的。我看他和宝宝长的真像。那鼻子和眉眼简直是一个模子出来的。”那老奶奶夹带着法文口音说着中文。

    他们来法国三十多年了,中文反而有些生疏了。

    顾七七刚要抬头说不是,人已经白里面的老爷爷叫了进去。

    她吃着东西,抬头看向言昊诚,因为最近说宝宝和言昊诚像的人很多,所以她这会儿打量了言昊诚一眼,有一瞬间,她居然真的觉得还挺像的。

    她吃着串串,笑着说道:“言昊诚,被他们说的,连我也觉得宝宝和你有点像了,你说这算不算相由心生。”

    言昊诚的神情滞怠了下,脸上的表情闪了闪。

    顾七七吃着,朝着老奶奶喊了声:”奶奶,给我拿些啤酒来!“

    很快,老奶奶就拿着啤酒过来了,把酒放在桌上之后欲言又止的神情,看了看言昊诚之后便转身走了。

    言昊诚哪里会忘记上次顾七七喝醉后的样子,伸手按住了她,皱眉说道:“自己什么酒量你自己没点逼数吗?国栋回去了,你喝醉了谁把你扛回去。”

    顾七七皱眉说道:“这种酒喝不醉。而且我酒量很好的,吃烧烤不配啤酒就白喝了。”

    言昊诚原本还想要说什么,可一抬眼,发现自己的手按住了顾七七柔软无骨的手,那触感莫名的丝滑。

    昏暗的灯光下,言昊诚的脸居然莫名的红了。

    这会儿顾七七忙着吃呢,自然是感觉不到言昊诚的异常的。

    她反握住言昊诚的手:“怕我喝醉那你也喝,谁把谁弄回去还不知道呢。”

    顾七七的手握着言昊诚的手,把那啤酒塞在言昊诚手里。

    言昊诚只觉顾七七的手莫名的柔软,她握着自己手的一瞬间,似有种电流传遍全身,他原本想要抽回去的,可他居然有些留恋那手的触感,关健他感觉五年来没有反应的身体最近好像被打开了闸门,刚刚被顾七七手碰到的一瞬间,他感觉有一股暖流在他小腹流窜。

    他在心底暗暗的想着,大概是他禁yu太久才会有这样的反应。

    没等他想明白到底什么原因,顾七七已经喋喋不休的开始自言自语了:“穆旭为了给我带孩子,休学了两年,等孩子稍微大一点了,她才来法国留学的。但是她还是不放心我和宝宝还有蓓蓓,就拖家带口的带着我们一起过来了。她为了我们来这里打工,还骗我们说她和同学补课,后来发现了,我也想来这里打工赚点奶粉钱。可几次都被她硬生生的拖回去了。她一个人养着我和孩子还有自己,还有她的学费。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和宝宝还有蓓蓓没有她,我们不知道能不能熬过来。后来,穆旭开始投资了,她终于转了第一笔钱,然后就带着我们来这里了。烧烤换做以前,我们是不吃的,觉得不卫生,但是后来,她每次有一笔新的投资入账,我们就来吃。因为这边不贵,还能吃到家里的味道……”

    顾七七说着仰头含着泪看着言昊诚。

    言昊诚看到她满脸泪水那一瞬间,心似被刀狠狠的刺了一下,伸手想要去帮她擦脸上的泪痕,可手刚伸过去,顾七七已经自己擦干了泪水。

    “穆旭一直觉得是她害的我毁了未来,其实她自己呢?当我们看到陈天宇和耿家乐滚在床上的时候,我想她当时的心情是和我一样的。这五年多,穆勋很优秀的,追她的男的很多,可她都拒绝了,我知道她都是为了我们。其实,她真的拒绝了很多条件很优秀的男的,有些别人都是争抢着想要的,可她都拒绝了。以前,她每拒绝一个男人,我都会说,如果她是男人就好了,我一定要以身相许……”

    言昊诚静静的听着,手再次伸了起来,他的手轻轻的擦了擦脸颊的泪水:“见到陈天宇,让你这么不开心吗?”

    事实证明,顾七七的确是一口酒也不可以沾的。

    因为她的酒量实在是太差了。

    顾七七一把抓住了言昊诚的手,蹙眉说道:“不管是以前的人还是以前的事,我都不想想起,不想看到。这么多年,我最想要努力忘记的就是陈天宇和耿家乐,因为这两个人是我痛苦的源头。”

    言昊诚的心再次咯噔了下,低声说道:“顾七七,对不起。”

    顾七七这会儿托红了脸,双眸迷离的看向言昊诚:“对不起什么?”

    言昊诚没再说话,和老夫人结账之后就要拖着顾七七走。

    老奶奶有些无奈的说道:“刚刚我拿酒出来的时候就想说,她一点酒都不能碰的,以前喲,她喝过久,可把她那朋友折腾坏了,一喝酒抱着人亲,还喜欢抱着人表白,主要她们每次来带着两个孩子,她那朋友要拦着她去亲路人,还要牵着两个孩子。我想着你是她老公,应该知道她的习惯,所以就没多嘴。”

    言昊诚听着老奶奶的话嘴角抽搐了起来。

    亲路人!

    抱人家!

    他怎么就不知道顾七七这么有种呢。

    他尴尬的和老奶奶点了点头:“我把她背回去。”

    老奶奶轻笑着说道:“以前她和她朋友带着孩子挺苦的,你好好对她。我记得有一次她女儿生病,正好她那朋友不在,孩子发烧温度太高了,浑身都抽搐,她抱着孩子过来求我,那会儿她刚来,不太会说法文,边哭边亲着孩子,那小女孩搂着她的脖子,那小男孩乖巧的跟在她身后。我和老头看着实在心疼,赶紧带着她去医院。后来她就常来我这里了。”

    言昊诚那一瞬间的心再次被狠狠的敲击了一下,看着顾七七干净的脸。

    顾七七所有的大风大浪都是他给的。

    “谢谢!”他和老奶奶说了句,扶着顾七七离开。

    等两人走远后,老奶奶问她家老头:“老头子,那男人会好好对七七吗?他看着比七七大了不少,可是把孩子和七七丢下不管,实在不负责任。”

    老爷爷目光如炬的看着两人的背影:“我看那男人一脸正气,看着七七的目光带着心疼和宠溺,我想他不像不负责任的男人。

    “嗯!”

    言昊诚扶着顾七七,听着老奶奶的话,他素来很少波动的心被震动的久久无法平静。

    正当他在心疼顾七七的时候,顾七七突然一把搂住了言昊诚,嘴唇朝言昊诚的嘴上凑过去。

    这一下,措手不及。

    没等言昊诚反应,顾七七一把抱住了言昊诚,咸猪手在他身上乱动。

    最后,手停留在……

    言昊诚终于知道老奶奶说的不规矩了!

    顾七七这会儿居然抓着他……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顾七七,你干什么!”暴怒的声音响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