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先生,顾小姐怎么了!”张国栋极力的忍住笑,因为实在太克制,他身体都紧跟着一抽一抽了。

    言昊诚脸色铁青,指着顾七七说道:“把人挪开!”

    张国栋听到先生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他刚刚推门进来刚好看到顾小姐抓过去那一幕,他都能感觉到痛楚,他看着先生没有缓和过来的脸色,紧咬着唇不让自己笑。

    他觉得先生已经很可怜了,他绝对不能再笑了。

    当张国栋伸手想要把顾七七拖开的时候,言昊诚看到张国栋朝顾七七伸过来的手,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然后沉声说道:“你先出去吧,这里的事我处理。”张国栋其实忍笑已经忍的很辛苦,听到言昊诚这么说,一溜烟的跑了出去,等关上门之后,他再也忍不住笑,捧着肚子笑的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他告诉自己不能笑,可越想越好像。

    只怕先生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

    也只有顾小姐抓了先生那什么之后还能活着的。

    他再次感叹,果然顾小姐和一般人不一样。

    等张国栋离开之后,言昊诚扒开顾七七的爪子。

    “顾七七,要不是看在你为我受了很多苦的份上,我把你手都砍了!”言昊诚咬牙启齿的挤出几个字。

    刚刚他不让张国栋把人弄开的原因是突然想到刚刚顾七七抱着他胡乱亲的样子。

    她生怕顾七七发起疯来转身抱住张国栋也亲一口。

    莫名的,他就是不想看别的男人碰顾七七。

    顾七七的手被言昊诚扒开了,她这会儿又乖巧了,钻在言昊诚的怀里嘀咕着:“让我抱一会儿,我很喜欢你身上的温度。”

    言昊诚实在是被这样的顾七七弄的又恼又恨,想要推开她,可看着她嘟嘴的样子,心又软了。

    下一秒,他的行为没有跟上脑子,低头夺走了顾七七的呼吸。

    顾七七本能的搂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按着意识做着其他的行为。

    言昊诚只觉脑子嗡了一声。

    顾七七柔软的手拉着他的衣服,手不停的拉,最后在她坚持不懈的努力之下,她终于把衬衫给拉掉了。

    最后,她被放开了。

    言昊诚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说着:“顾七七,你是故意的吗?”

    顾七七这会儿目光迷离,似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她用着懵懂的目光看着言昊诚,最后目光定格在言昊诚的手臂上:“我好像哪里见过这个蝴蝶纹身。”

    顾七七突然抱住了言昊诚的手臂,目光紧盯着他手臂上的那蝴蝶纹身。

    她这会儿脑子一片浆糊,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见过,可是她就是觉得眼熟。

    言昊诚的目光沉了沉,低声说道:“你认识这个纹身。”

    顾七七突然猛的抬头,看向他,紧盯着言昊诚:“我想起来了,五年前,那个男人手臂上也有这个蝴蝶的。对,就是这蝴蝶,一模一样的。”

    顾七七如同见鬼般的盯着他,用一种陌生的目光看着言昊诚。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顾七七突然朝言昊诚愤怒的吼着,目光迷离,嘴里语无伦次的呢喃着:“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你毁了我的一切。我原本是所有人眼中的好学生,成绩好,听话,懂事,很快就会被拍到国外做学术研究。在我们学校这样的机会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可是最后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毁掉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愤怒的吼着,然后胡乱的擦着眼泪,可是脸上的泪水越来越多。

    言昊诚看着她委屈的样子,伸手一把抱住她,低声的呢喃了一句:“当初我不是故意的,后来又阴差阳错的以为童凌凌就是你。我没想到会让你吃这么多的话。”

    顾七七捶着他的后背,一下又一下的发泄自己自己的委屈。

    “所有人看不起我,我父母也不认我,他们根本无法接受从小就乖巧懂事的女儿会突然怀孕,还会再婚礼上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如果不是怀孕,我早就取消和耿家乐的婚礼了,我也不会让他在所有亲朋好友面前羞辱我,羞辱我爸妈。”顾七七心里有太多的委屈了。

    那天的事是一场噩梦,可是那场噩梦却延续了很久很久,久的将会在她身边中延续一辈子。

    她被言昊诚抱着,哭到最后声音都沙哑了,然后再他怀中睡着了。

    言昊诚看着顾七七满脸的泪痕,伸手轻轻的擦干了她脸颊的泪水。

    他把顾七七放在床上,凝视了片刻,慢慢的起身,走到窗前,朝窗外看去。

    脑中闪过五年前那一晚的片段,他攥紧了拳头也无法疏散胸口的窒闷。

    他在窗前站了许久,然后才慢慢转身看向顾七七,拿起被顾七七扯坏的衣服,穿了回去。

    最后他转身出去了。

    张国栋依旧尽职的站在门口等着。

    看到言昊诚出来,想起了不可描述的那一幕,他朝房间关闭的门槛了一眼:“先生,顾小姐喝多了?”

    他的目光停留在被扯坏的衣服上。

    那衣服……

    刚刚那一幕如果是平时正常的顾七七,恐怕是做不出来的,所以想来肯定是喝多了。

    “嗯,她睡了。”言昊诚没多说什么,回了自己房间。

    ……

    第二天,顾七七醒来的时候只觉自己的脑袋都要裂开了。

    她痛苦的抚摸着脑袋,再次保证,她以后在喝酒就是狗。

    她极力的回忆着昨晚的事,可她只记得自己吃烧烤的一幕,其他的并没有太多的印象了。

    她又努力的回忆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完好的。

    她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她依旧不放心,又回忆了会儿,突然脑子闪过一个画面。

    昨天,她好像又看到那个蝴蝶纹身了。

    她全身一凛,猛的坐起来,攥紧了拳头回忆着,脑中闪过那个蝴蝶纹身的画面。

    此时,门口有人敲门。

    顾七七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是完整的,抚了抚自己的脑袋,起身去开门。

    门口的人是言昊诚。

    当她看到言昊诚的一瞬间,她脑中蝴蝶纹身的那一幕又闪过她的脑子。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她看向言昊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