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赔偿
    顾七七脑中的记忆模糊而混乱。

    她昨晚好像记得自己又看到了五年前的男人,但她记忆太混乱了,不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梦里,她居然看到言昊诚手上有和五年前那个男人手上一样的蝴蝶纹身。梦里,她还愤怒的打着言昊诚,说她毁了自己的一声,控诉着他让她众叛亲离……

    她想到这个觉得有些好笑,言昊诚那样的人想要女人的话根本就不缺,他何必要用那样的方式来对她做那样的事呢?

    只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梦,她自己也不知道了。

    看着言昊诚完美冷峻的脸,她的心咯噔了一下:难道她对言昊诚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醒了?”言昊诚蹙眉看了她一眼,目光在他脸上游移。

    顾七七盯着他看了许久,然后犹豫了下问道:“我昨天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应该做的事?”

    言昊诚听到她这么问,想起昨晚她满脸泪水的控诉着委屈的那一幕,心头一窒,反问她:“有没有对我做什么不应该做的事你心里难道没数吗?”

    顾七七拍了拍脑袋,摇了摇头,苦笑道:“穆旭说我喝多之后好像行为不是很规矩,所以我不知道昨天有没有……有没有做出过分的行为?“

    她和穆旭在一起是喝醉过几次,不过穆旭说她喝醉了之后喜欢抱着男人强吻,她反正是不信的,而且这话她自然更不能和言昊诚说。

    毕竟她还是要点脸的。

    “别的呢?都不记得了?”言昊诚盯着她问了句。

    顾七七迟疑了下,然后摇了摇头:“嗯,记忆太混乱,我已经分辨不出那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了。”

    言昊诚听到顾七七的话,居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哪怕以前在商场上竞标也没有今天早晨来找顾七七时的紧张。

    刚刚来顾七七这里的时候,他心底居然有些害怕,害怕顾七七知道他就是那个毁了她一生的男人。有些害怕顾七七再也不理他。

    “顾七七,不能喝酒就别喝酒。”言昊诚确定顾七七并不记得昨晚的事之后,他冷声说了句,然后转身走了。

    顾七七刚要张口详细询问昨晚的事,可言昊诚已经转身走了。

    她看着言昊诚的背影,恍惚觉得他今天走路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

    言昊诚是哪里不舒服吗?

    她在心里嘀咕了一声,准备关门的时候。

    “顾小姐,您如果饿了给我打电话,我给您安排早餐。我和先生现在先去吃东西。”言昊诚刚走张国栋就已经出现了。

    顾七七蹙眉:“你们等我下,我去换了衣服和你们一起去。”说着,她似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我看言昊诚走路好像不太对,他怎么了?”

    张国栋一本正经脸突然变的奇怪了起来。

    他看着顾七七半天都没说话。

    想起昨天一幕,他又忍不住想笑了。

    今天先生让他来问顾小姐吃早饭的事,他以为先生还在生气,结果一打开房间的门就看到先生在和顾小姐说话,他那个震惊。

    抓了先生那么一本还活着的,然后第二天一早就让先生不放心的人,恐怕只有顾小姐了。

    顾七七看着张国栋一眼难以启齿的表情,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她犹豫了下,问道:“国栋,我昨天是不是干了什么不好的事。”

    张国栋保守的点了点头。

    顾七七脑子嗡的一声,想起之前喝醉之后穆旭一早对她的嫌弃。

    她感觉自己对言昊诚肯定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否则张国栋不会这么难以启齿的。

    她至今记得又一次带着宝宝和蓓蓓一起出去吃烧烤,喝醉了。第二天,穆旭差点把她杀了。说以后她再敢喝酒,她俩朋友都没得做了。

    她从表达不清楚的孩子口中得知,好像是她差点被人带进派出所。

    “我强吻言昊诚了。”顾七七不死心的问道。

    张国栋尴尬的摇了摇头。

    她继续追问:“抱他了吗?”

    张国栋再次摇头。

    顾七七不详的预感更加的强烈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张国栋:“我对言昊诚做了更过分的事?”

    她迟疑的看着张国栋问道。

    张国栋用力的点了点头,那表情说不出一言难尽。

    顾七七惊恐的后退了一步,反问道:“难道我对言昊诚做了什么不轨行为?”

    张国栋最终没能忍住笑,不厚道的笑了。

    “顾小姐,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您不要再太纠结了。先生也没有在意,否则也不会让我来问您饿不饿。”张国栋尽量收回没忍住的笑。

    顾七七看张国栋这样,只觉头皮发麻,不死心的追问:“我到底对言昊诚做了什么?你直接告诉我吧?”

    顾七七理解的过分是吃言昊诚豆腐,对她动手动脚。

    张国栋犹豫了下,似在斟酌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诉顾七七。

    最后在顾七七那双干净又充满求知欲的眼睛的注视下,他说道:“昨天您抓了先生的……先生的……那地方!”

    顾七七如同雷击,浑身打了个激灵,整个人似被人点了穴,僵在那。

    她……会做这样的事?

    怎么可能!

    她又不是色狼,怎么会有这种行为!这种行为已经不是占便宜,而是猥亵了。

    她是正直的人,不可能!

    “您是认真的吗?我真的干了这种事?”许久,顾七七不可置信的问道。

    张国栋忍住笑,点了点头:“嗯,的确是您!”

    下一秒,顾七七已经把门关上了。

    张国栋站在那,门就突然毫无预兆的关上了。

    门口的顾七七懵逼的站在原地,耳边回荡着张国栋刚刚的话。

    她……怎么会做出那种不可饶恕的事!

    顾七七依旧不敢相信那种行为会是自己会做的事!

    三分钟后,门又打开了。

    顾七七脸上凌乱和懵逼的表情已经缓和,她问张国栋:“那我抓了他之后,言昊诚什么表情。”

    张国栋想起昨天先生嘴角抽搐,额头冒冷汗的一幕,浑身打了个激灵,然后安慰道:“顾小姐,您不要想太多了,先生知道昨天您喝醉了,不管您对他做了什么,他都不会和您追究的。”

    顾七七听到他这么官方的安慰,内心已经崩溃了。

    她觉得已经能预测到自己的死期了。

    这会儿,不远处,言昊诚暴怒的声音传来:“张国栋,你在干什么!要我给你那早饭吗?”

    张国栋赶紧扭头就走。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顾七七犹豫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言昊诚,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鼓足了勇气跑到言昊诚面前:“言总,昨天我做了对比起您的事,您要杀要剐随便吧!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抓你的……我和您道歉,您如果那里受了什么损伤,我愿意赔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