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出洋相
    顾七七想自己大概和言昊诚八字不合,否则为什么她总会在他面前除这样的洋相。

    鸡蛋是溏心的,顾七七这一摔,言昊诚那工整的西装裤上正中间的位置留下了一滩黄渍,颜色尴尬不说,位置更尴尬。

    言昊诚原本还算愉悦的面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

    他指着自己的裤子,咬牙切齿的说道:“顾七七,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言昊诚想起昨天的那一幕,然后再看向自己这一幕,觉得自己大概是上辈子欠了顾七七的。

    她就是和自己这个地方过不去了

    顾七七凌乱的看着言昊诚裤子正中央那一块黄渍,恨不得拍死自己。

    “言总,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顾七七快哭出来了。

    言昊诚看着顾七七那张无辜脸。

    又是这一幅无辜又可怜的面容,她目光灼灼的盯着他裤子,澄净的大眼睛好似还有着愧疚。

    他只要一看到顾七七这副表情,怒气就消了一半。

    “言昊诚,我给你擦擦!”顾七七赶紧去拿纸巾,然后伸手朝言昊诚裤子有污渍的地方伸去。

    言昊诚大声的呵斥了一声:“顾七七,你给我住手,你别碰我!”

    顾七七原本朝他伸手去的手赶紧缩了回去,继续无辜脸。

    一旁张国栋懵逼的看着措手不及的一幕,他觉得先生的承受能力还是可以的。

    昨天那一幕,加上今天这一幕,先生居然没让顾七七滚,他真的觉得自己快不认识眼前这个温柔的先生了。

    换做以前,要是谁敢这种蠢事,不论男女,先生铁定已经让人滚了。

    “国栋,你赶紧陪言昊诚去换衣服,我还没吃饱。”顾七七无措的看向张国栋,找他求救。

    张国栋的脸一秒恢复了一本正经,他起身点了点头:“嗯,您吃吧。”

    言昊诚本就有洁癖,裤子上这一摊,他看着就恶心,猛的起身就要走。

    “言总,真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想起。

    言昊诚原本要走的身影停了下来,他转身朝说话的人看了一眼,随即缓和的表情,朝那人点了点头。

    言昊诚显然是没有和他敷衍的意思,可那人却已经迎了上来:“言总,既然这么巧,不如一起吃早饭吧……”

    言昊诚蹙了蹙眉,刚要拒绝,那男人身边的女人已经朝顾七七走去了:“你好,我叫张咪咪,张总秘书,你叫什么名字。”她客气的走到顾七七身边,热情的说着。

    顾七七犹豫了下,尴尬的朝言昊诚看去。

    那个男人也已经热情的上前握住言昊诚的手:“言总,我们坐会儿吧。“

    那男人是做房地产的,之前其实找过言昊诚,但他连言昊诚的面都没见过,这次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他自然不肯就这样放过。

    言昊诚蹙眉,刚想要拒绝,一抬头,看到那个张总身边的女人已经拉着顾七七亲热的说着。

    言昊诚皱了皱眉,坐下了。

    那个叫张咪咪的女人拉着顾七七小声说着。这边那个张总和言昊诚含蓄着。

    最后,言昊诚实在忍不住了,朝顾七七叫了一声:“顾七七,你不是不舒服吗?还不走!”

    顾七七听到他的声音蓦的抬头,赶紧起身朝他走去。

    那个叫张咪咪的嘴巴实在能说,她话都接不上,可又不好意思打断,但是她和这人真不熟,不觉得有什么可说的。

    那个张总通道言昊诚的话,赶紧上前把名片递给言昊诚,张国栋立刻也把言昊诚的名片递过去。

    言昊诚和那人点了点头,拉着顾七七就走了。

    张国栋留下应付。

    那个叫张总的男人和张国栋殷勤的说着:“张先生,我们之前见过的,您还记得吗?”

    张国栋自然知道这个张总,只不过他很清楚做房地产的,就没有一个干净的。

    他和他们敷衍了会儿才离开。

    等张国栋离开之后,那个叫张咪咪的女人已经缠了上去,皱眉说道:“不是说言昊诚性取向好像是歪的吗?我之前有个姐妹,什么都不穿赤条条的站在他面前引诱,言昊诚硬是没有任何反应。我还以为他真的不行呢?看来还是我姐妹不合他胃口。张总,你见过那女人吗?她说她叫顾七七,看来言昊诚喜欢傻白甜那类的。估计这样的女人让言昊诚觉得更有征服感……”

    那个张总在那女人腰上捏了一把,轻笑着说道:“说不定是人家功夫好,技术过硬呢?看来你姐妹的功夫还得练啊!你姐妹有金主没,让她和你一起伺候我,好好练练功夫,到时候才好找更有钱的金主!”

    “张总,你真坏,你这意思是不是嫌我伺候的你不好,还惦记上我姐妹了!”

    “哪能啊,我这不是和你开玩笑吗?”

    “我吃醋了,你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伤心了!”

    “来我给你揉揉!”

    “你往手往哪放……”

    “你说呢!”

    “……”

    这会儿,被言昊诚拖走顾七七哪里晓得自己被人说成了傻白甜。还被人冠上了功夫好的帽子。

    ……

    言昊诚沉着一张脸拖着顾七七走。

    顾七七目光时不时的朝他的裤子看一眼,不敢多说什么。

    到了电梯,言昊诚冷声的说道:“顾七七,你有没有一点辨别好人坏人的能力。和谁都能聊那么开心。看不出那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吗?”

    顾七七蹙眉,有些不满的说道:“言总,那人是您认识的,我不认识她。如果不是我和您在一起,恐怕她根本不愿意和我多说一个字的。”

    顾七七是不知道人家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但她不认识人家,她是出于礼貌才不去打断她的。

    就在言昊诚刚要说什么时候,电梯突然晃动了几下。

    顾七七本能的往言昊诚怀里缩了缩。

    索性电梯就晃了几下,没有什么问题。

    等电梯稳定后,他们的楼层也到。

    电梯门打开,没等顾七七和言昊诚分开,一个年级蛮大的中国人打扮的保洁工走进电梯,随即用着鄙夷又嫌弃的语气自言自语的说道:“现在的人真是一点公德心都没有。丢人丢到国外去了,要干回房间干,在电梯里干这种事,真不嫌害臊。”

    说着还刻意朝言昊诚裤子正中间那一滩黄渍看了一眼。

    顾七七沿着她的目光看去。

    随即,脸噌的通红。

    那阿婆不会以为那是……

    她生无可恋的想着:明明是单渍,这个阿婆自己想多了吧!

    言昊诚此时那张脸红一阵,青一阵,又白一阵。

    他这辈子所有丢人的事都是顾七七的杰作。

    “真的是没公德心!电梯里都是一股子味!”那阿婆还在身后大声的说着。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顾七七还想要转身解释,已经被言昊诚连拖带拉的拽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