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没有把我当成外人
    顾七七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

    她吃力的皱了皱眉,支撑着额头朝四周看了一眼。

    四周一片黑暗让她本能的缩了缩,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五年前的事,让她对黑暗本能的抗拒。

    她怀抱着双臂,身子瑟瑟发抖,脑中闪过那些她最不堪的记忆,她惊恐的张望着四周,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顾七七……”黑暗中想起了言昊诚低沉的声音。

    那一刻,她恐惧的心似莫名有了栖息的地方,她朝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言昊诚,是你吗?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

    言昊诚沉着的声音越来越近:“我想大概我们是被绑架了!”他说完这话已经到了顾七七身边。

    顾七七一转头就感觉到了言昊诚的气息,她本能的往他怀里缩了缩,听着他的声音,顾七七的心莫名的安宁。

    所有的害怕都在听到言昊诚声音的一瞬间平静了,好像言昊诚有着让人安宁的魔力。

    言昊诚似是能感觉到她的惊恐的,因为两人的双手都被绑着,他把自己的前胸靠了过去,和顾七七贴的更紧了。

    “没事,有我在。”

    “嗯!”

    就在此时,门被打开了。

    刺眼的光亮让两人本能的不适应,等适应朝门口开门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带着眼镜的陈天宇。

    言昊诚和顾七七是被关在大卡车的集装箱里,两人的双手双脚都被反束着,陈天宇站在集装箱外面,目光冰冷的看着这两人。

    他温润的脸上闪过狰狞和愤怒。

    “顾七七,五年前是你和穆旭毁掉了我的一切,让我五年不能回国,现在又毁掉了我这五年苦心经营的一切,我变成如今这样,都是因为你。你们两个贱人,毁掉了我一切,都是你们。”他嘴里愤怒的呢喃着,眼中是疯狂的狰狞,他紧攥着拳头,扬手朝着顾七七打去。

    言昊诚冰冷愤怒的声音让他朝顾七七打去的动作停顿了下来:“陈天宇,你敢碰顾七七,我会让你更后悔。”

    他的声音冷酷的如同十二月的寒冰,让陈天宇的动作停顿。

    陈天宇紧攥着拳头,手无力的垂落了下来,可眼中的戾气却并没有减除。

    五年前,他和耿家乐的事……不对,应该说是他是同性恋的时被闹的人尽皆知,他不得不被迫离开那一家公司,后来,他换了工作,就是怕在遇到熟人,怕再有人说起那些事,他便自己申请来了海外工作。

    可是,这一切也在耿家乐的事情中被人再次挖出来,关于五年前的事也被那些多事的网友给暴露了出来。

    顾七七皱眉看着陈天宇:“陈天宇,你和耿家乐做出那种事,伤害了我和穆旭,到头来却成了我们的错。怪不得你和耿家乐能做出那样的事,因为你们是同类人,觉得全世界的人都亏欠了你们。你们做什么都没错,错的人永远都是别人。”

    陈天宇脸上的神情变的更愤怒了,他一把拽住顾七七,咬牙启齿的说道:“我们喜欢男人有什么错,为什么会被看成异类,为什么会被人当成毒瘤一样的嫌弃。我们是伤害了你们,但你们也不也去了我公司举报吗?让我丢掉了工作。我为了躲避那些谣言,已经到了海外工作,可你们却还不肯放过我!你们知不知要,只要我拿下杰森的案子,公司会看在我帮公司拿下了个大案子不辞退我的。我和你们这些大城市里的人不一样,你们出生在北城,你们一出生就有着富足的家庭,而我不是,我是山里的,我要供弟弟妹妹读书,我要给父母寄钱回去的。我是全村的希望,我是家里的希望。可是这一切都毁了……”

    顾七七皱眉。

    她和穆旭根本没有去陈天宇的公司举报过他。

    穆旭那天和陈天宇分开之后,一直在等她。可是一直没有等到她,那一夜,穆旭一直在找她。一直到第二天,她自己跌跌撞撞的回去。两人那一天一直呆在一起,就像两颗失去了浮萍的小草,相互紧抱在一起。

    发生那样的事,他们根本没时间去考虑陈天宇和耿家乐的事。

    “陈天宇,穆旭虽然脾气直,性子急,但她曾经是真心爱过你的,她的家庭那么好,因为你,差点和家里闹翻了。她是要强的,即便和你分手了,她也不会让人知道是什么原因的。我们是真的不知道你第二天就被人举报了同性恋的事。”顾七七尽量用着平静的语调说道。

    陈天宇紧攥着拳头,根本不相信她:“五年前的事都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已经是这样了。言昊诚,杰森先生是一个很注重时间的人,你说他一片心意邀请你参加他女儿的生日宴会,如果您没出现,你们这个合作还会成功吗?”

    言昊诚神情平淡:“是吗?”

    陈天宇双眸此时已经血红,近乎疯狂。

    他扭头转身,再次把集装箱的门关上。

    下一秒,门还未关上,陈天宇已经被一群警察团团围住了。

    张国栋急匆匆的上前帮言昊诚解开绳索,又帮顾七七解开:“先生,是我失职,我不应该让顾小姐一个人先上楼。”

    言昊诚没有说话,看了一眼顾七七的手腕:“去买点药,然后去杰森先生的庄园。”

    张国栋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匆匆走了。

    顾七七皱了皱眉,诧异的问道:“警察来的这么快?”

    言昊诚淡淡的说道:“国外的治安比国内好,而且我们来法国的时候,穆旭给我打电话,说你身上她按了个定位器,说你时时刻刻会迷路,她说如果找不到你,可以按着这个定位器找人。我把这个事也告诉了国栋。”

    顾七七:“……”

    他们真的把她当成了三岁孩子吗?

    她有种已经被穆旭抛弃的感觉。

    “卧槽,这个女人怎么什么都往外说。”顾七七咬牙启齿的说道。

    此时,头顶传来言昊诚幽幽的声音:“或许穆旭没有把我当成外人呢?”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顾七七听到这话,冷冷的抬头:“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