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丢脸丢到家了
    可喝酒的顾七七胆子大,哪里会听。

    下一秒顾七七的礼服被拽起了,言昊诚毫不留情的手掌啪啪啪的打在了顾七七的屁股上。

    顿时,顾七七的哭声就传来了。

    “言昊诚,你这个大坏蛋,你打我,你居然打我,我要拎着我的小包包浪迹天涯了……”车里回荡着顾七七的哭声。

    言昊诚打开车窗,朝着站岗的张国栋喊了声:“进来,回酒店!马上回去!”

    “是!”

    张国栋回车里就看到了这一幕。

    顾七七嚎啕大哭,嘴里嚷嚷着:“言昊诚,你打我,你居然打我……”

    张国栋听着顾七七委屈又辛酸的哭声,看着言昊诚的目光就更怪异了。

    他在心里暗暗的想着,怪不得老夫人会那么说,原来先生真的有特别的爱好。

    顾小姐,委屈你了,一般出色的男人哪个没点特别癖好的。您就把这种当成闺房小情趣吧。

    言昊诚此时压根不知道,他再一次被人按上了特别爱好,关健这个帽子已经被人彻底的按稳了。

    后来的后来,他和顾七七七年结婚纪念日的时候,他奶奶送了一套特别定制的特殊爱好的设备,还语重心长的对言昊诚说,昊诚,奶奶知道,你和七七结婚七年了,有个七年之痒,奶奶也笑的你在某些方面的爱好不一样,奶奶让老沈特别定制了一些东西送给你作为你和七七的礼物,这些都是奶奶让人特制的,鞭子打不疼,绳子绑着不会有淤痕,能让七七少受点伤。

    言昊诚打开他奶奶的七周年礼物之后,嘴角是抽搐的,目光是发直的,脸色是铁青的。他到后来都没想明白,他家思想保守的奶奶为什么会送这些。也不知道他已经是所有人眼中的特别癖好的人了。自然这是后话的后话了。

    顾七七哭的委屈,时不时嘴里嚷着,模样实在是让人心疼不已。

    张国栋心里是心疼顾七七的,可他爱莫能助,只得赶紧把人送酒店。

    ……

    到了酒店。

    张国栋犹豫着问了一声言昊诚:“先生,需要我帮忙吗?”

    言昊诚蹙眉沉声说道:“不用!”

    张国栋立刻识趣的应了一声。

    他看着言昊诚抱着顾七七从车上下去,只能在心里默哀。

    言昊诚把人抱着进了房间之后,顾七七已经睡了过去了。

    她埋头睡在言昊诚怀里,磨蹭着他的手臂,寻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睡着。

    言昊诚看着顾七七安逸的面容,有看了一眼自己,叹了口气。

    这个女人真是上天派来折磨她的。

    五年前开始,他便对女人已经没有反应了,这么多年,连他自己都快以为自己以后永远不会有反应了。因为林一恒和他说过,那个药有的人会有后遗症,就是以后再也没有反应了。

    如今,终于不再无动于衷了,结果这个女人却一次次得撩勃他。

    他俯身,把人放床上,但顾七七就像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往他怀里缩了缩,更是往他话里攥了。

    言昊诚只觉口干舌燥,浑身都热。

    “顾七七,你如果再不放手,我就把你吃了。”他沉声在顾七七耳边说了句。

    顾七七似能听到他的话,茫然的睁眼,看着言昊诚那张脸,嘴里呢喃了一句:“言昊诚,你说回酒店我想亲几次就亲几次的。”

    言昊诚看着她那迷迷糊糊样子,实在哭笑不得。

    他轻哼了一声,反问顾七七:“喝成这样,你还知道我们回酒店了。”

    迷迷糊糊的顾七七顿时又了精神,一脸愠怒,不满的说道:“我没有喝醉!你打我的事,你说要让我亲个够的事,还有我要摸腹肌的事,我都记得的。”

    说着不等言昊诚反应,她已经就直接封住了言昊诚的呼吸。

    她实在喜欢,就像吃着什么美食,细细的品尝着,越啃还觉得越上瘾,直接不肯松手了。

    最后言昊诚费劲力气把人给拽开:“顾七七,你是不是又想我打屁股!”

    结果,不等言昊诚继续说,顾七七已经撩起了裙子,翘起屁股:“如果你让我多亲几次,那你打吧!”

    言昊诚的眸光一深,直接把人翻了过来,解开自己的衣服,人朝她扑过去。

    顾七七忽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言昊诚。

    她一脸天真的看着他问道:“言昊诚,那你现在可以让我摸摸你的腹肌吗?”

    言昊诚只觉喉间一紧,蹙眉看着顾七七伸过来的小手。

    柔软无辜的小手摸着他胸口,咯咯的笑着:“我看见电视里腹肌,特别想摸摸是什么感觉。”

    言昊诚明明觉得身体紧绷着难受的很,可看着顾七七那样子,笑了起来:“现在知道什么感觉了?”

    顾七七小鸡啄米般的点头:“我以为腹肌都是肌肉,结果硬邦邦的一点都不舒服。”

    言昊诚索性躺在她身边。

    顾七七嘟嘴小声的说着:“言昊诚,你相信刚刚你亲我是初吻吗?我虽然生了蓓蓓和宝宝,但是除了那个我不知道是谁的男人,我以前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更别说别的了。穆旭说我挺亏的,男人都没见过几个就把孩子给生了。本来我的行情就不好,现在好了,更没行情……”

    言昊诚眼中笑意晕染。

    “穆旭好像很有经验!”

    顾七七特别认真的嗯了一声:“没有实践经验,理论经验有,而且比我多,我属于有过一次实践经验,但是没有理论经验。小时候我爸妈管的严,除了学习的书,我没看过别的。那天你家的小黄书我也是第一次看。”

    喝醉之后的顾七七,一股脑全给把自己的老底给兜出来了。

    说着,她翻身:“言昊诚,要不你给我一些实践经验,下一次我就能和穆旭牛逼的说我实践经验比她足……那样我就再也不会被她取笑了,毕竟她没有实践经验,大家半斤八两!”

    言昊诚原本压下去的燥热又被她给挑起了。

    但是下一秒,顾七七就拉撤掉了自己的礼服,然后靠在言昊诚身上呼呼大睡了。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言昊诚看着她真空的身体,目光沉了沉,却什么都没做,把她放好,盖了被子,进了浴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