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厉害了,顾七七
    车子再次刹车。

    车内陷入了冗长的沉寂。

    张国栋只觉自己需要想一下顾小姐说的干了先生的意思。

    他脑补了一下昨晚的画面,又刻意的把老夫人说的捆绑、皮鞭一起脑补进了画面中去。

    当他把画面想象出来之后,浑身打了个哆嗦,随即用着一言难尽的目光看向顾七七。

    难道……

    难道有特别爱好的人不是先生,是顾小姐吗?

    “国栋,你下车,外面等我!”言昊诚不给张国栋看戏的机会了,朝张国栋喊了声。

    张国栋识趣的把车子停在一旁的停车位里面,然后乖乖的下车了。

    等张国栋下车之后,言昊诚轻笑的反问顾七七:“那你还记得自己对我做了什么吗?”

    顾七七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言昊诚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目光看着顾七七。

    这个女人多半是脑子有问题吧!她不记得了那她跑什么!

    “言昊诚,那个,那个,我昨晚如果对你做出什么过分,越矩的事你一定不要误会,我只是喝多了。我以前不相信穆旭说我一喝多就泡汉子,现在我相信了,我这人人品不好,道德败坏,我会检讨,同样的事我再也不会犯了。”顾七七像孩子一样认错,满脸的无辜。

    言昊诚看着她那张无辜又懊恼的神情,心中压下去的怒气瞬间又被挑起了,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所以你以前一喝多也对别的男人做过道德败坏的事?”那语气了任谁都能听出滔天的怒气。

    顾七七被吓的缩了一下,又摇头,又点头:“没有,没有,没有,就泡了你一个,shui了你一个,干了你一个,别人都是穆旭拦着的,她绝对不会让我干出这种道德沦丧的事!我其实这人特别正经,就是喝酒之后控制不住自己行为。我平时不这样的,真的不这样!”

    言昊诚听到就你心里顿时舒坦多了,随即就反应过来,shui了你几个字!

    他突然明白顾七七为什么要跑了。

    难道顾七七以为昨晚对他做了什么,所以才会跑?

    紧绷的神情骤然的放松了,他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眼中逐渐有了笑意,怀抱着的双手也放了下来,他的手搭在顾七七身后的座椅靠背上。

    他突然凑近顾七七,低头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一万年你喝醉了,所以不管你做了什么,都可以不负责?你逃跑是因为不想对昨天做的事负责?”

    顾七七一听,猛的抬头想要生变。

    一抬头,正好对上言昊诚低头看着自己的目光,他那双漂亮深邃的眸子似有着魔力,把顾七七吸进去。

    顾七七呆呆的看着言昊诚,心跳又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然后越来越快,几乎要从胸口跳出来。

    “不是的,我就是……”顾七七语无伦次,想要解释,可又不知道自己可以这解释什么。

    她看着言昊诚的目光,只觉自己心底有一处地方突然柔软了起来,脑中闪过他wen自己的画面,脸通红,唇微微嘟着。想到了两人呼吸相交的画面,她下意识的tie了tie干涩的。

    她压根保不知道这个动作在男人眼中有多要命。

    言昊诚的眸光一沉,直接把她的呼吸夺走了。

    两人呼吸纠缠,顾七七这一次不再瞪大了眼睛看着,而是本能的闭上了眼。

    言昊诚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顾七七适应的很好啊,看来很享受。

    顾七七自己都没意识到,从五年前那件事后,她排斥任何男人的接近,可如今她却让言昊诚一再的接近,这意味着什么。

    她搂住言昊诚的步子,把自己朝言昊诚贴的更近了一些。

    最后,当她被放开后,她还是一脸的迷茫,那无辜又不解的表情里分明有种意犹未尽的暗示。

    言昊诚只觉喉间一紧,再次夺走了顾七七的呼吸。

    这个女人她知不知道这个表情要男人多情不自禁。

    该死的,他居然觉得自己恨不得在车里直接吃了她,连去酒店都已经等不了了。

    顾七七一脸的迷茫,不过她心里很确定,自己很喜欢言昊诚柔软的嘴唇,所以意犹未尽的人并不只有言昊诚一个人。她也一样,她其实还想要再han他一口。

    ……

    车外,张国栋站在外面,探头探脑的想要看车里是什么个情况。

    可他还是只能看到车子微微的晃动,其他画面全靠自己脑补。

    他有些失望的想着,难道顾小姐才是那个有特殊癖好的人?

    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先生那么高冷霸道的人怎么可能会被小白兔一样的顾小姐虐呢?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顾小姐才是那个受虐的人。

    “国栋,开车!”车窗突然被摇了下来,言昊诚低沉沙哑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

    张国栋一回神,赶紧上车。

    上车之后,他的余光是不是的看向后视镜。

    后视镜里,言昊诚眸光深沉,手搭在顾七七的肩上,而顾七七脸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来,她缩着身子一副受惊了的样子,唇微微的翘着,像是红肿了。

    张国栋看到后视镜这一幕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他就说顾小姐是小白兔,绝对不会虐待先生的。

    他们刚刚在车里肯定干了什么,不然顾小姐不会是这样的,而且,他没好意思提醒先生,先生的领带歪了,衬衫有一颗纽扣没有扣。

    他秉承着看到只当没看到的原则开着车。

    到了酒店,言昊诚不等张国栋说话,已经抱着顾七七下车了

    这一次张国栋没有亲自去停车,而是把车和钥匙给了服务员,自己跟着他们一起进了酒店。

    一前一后的走着。

    前台突然叫住了他们。

    言昊诚眸光一动停下了步子。

    服务员小跑着过来,她目光若有所思的看了言昊诚和顾七七一眼,刻意用中文说道:“言先生,今早我们接到了好几个客房的投诉,说你们昨晚好像有些……激烈,稍微有些打扰到其他人休息了,所以今晚,你们可以稍微小声一些吗?”

    那服务员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他们酒店的隔音效果是一流的,所以早晨接到投诉的时候,她都没反应过来。

    顾七七听到这话朝言昊诚怀里钻。

    让她去死一次吧。

    言昊诚面色紧绷不说话,张国栋偷看了一眼言昊诚的脸色,赶紧应了一声。

    这会儿,言昊诚低头看向顾七七,蹙眉说道:“顾七七,都是你干的好事!”

    顾七七钻在言昊诚怀里,死也不肯抬头,闷闷的说道:“我哪有那么厉害!”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别谦虚,你还真有那么厉害!”言昊诚幽幽的回了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