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顾七七又双叒跑了
    顾七七只觉丢人,恨不得变成隐形人彻底消失。

    言昊诚揶揄的看着她害羞的样子,低沉的笑声在顾七七耳边回荡着。

    身后跟着的张国栋看呆了。

    他呆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先生的背影,满脸的不可置信。

    跟先生这么多年,他第一次看到先生笑的这么开心,之前和顾七七一起虽然也笑过,却也没有笑成这样过啊!

    他震惊的站在那一动不动。

    直到言昊诚抱着顾七七走进电梯,他才回神。

    看着电梯的门被关上,他赶紧拿出电话给老夫人打电话。

    “老夫人,我想您又要抱孙子了!”张国栋对电话里的老夫人说道。

    言老夫人激动的说着:“真的吗?两人shui了是吗?”

    张国栋慎重的点了点头:“对的,昨天有几个房间的都投诉了,说先生和顾小姐的动静太大打扰了他们休息。我想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否则为什么会被投诉!”

    言老夫人不住的点头:“那就好,那就好,看来牛鞭汤的效果还是不错的。这一次,我让老沈去弄了牛鞭药酒,各种保健药都准备了。到时候我让老沈送过来!”

    说着,她还开心的朝老沈喊道:“老沈,跟你那朋友说,让他多弄一点。“

    沈海无奈的说着:“老夫人这种也不能多吃,不过我会让他都留着的。”

    张国栋听着电话里老夫人和张国栋的对话,他感叹的想着,这么大动静,是要多准备点。不然先生身体怕是要吃不消的。

    ……

    顾七七直接被言昊诚抱到酒店房间。

    言昊诚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顾七七,直接朝她扑了过去。

    顾七七愣了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言昊诚,那什么,这种事好像是晚上才做的。”

    其实顾七七这会儿心跳的快的跳出来了,有些不自然的咽了咽口水。

    她虽然生过孩子,虽然五年前经历过那晚,那一晚的记忆并不是很好,昨晚她也没有一点印象,所以她这会儿只觉得害怕。

    “晚上?”言昊诚蹙眉反问了一句。

    顾七七极力的掩饰着心中的恐惧,用力的点头。

    言昊诚抬头,走到窗前,直接拉住了窗帘,

    房间顿时一片漆黑。

    顾七七看到一片漆黑的房间,竟然无言以对。

    其实她就是害怕,但是她又不知道用什么借口来拒绝。

    她明明很喜欢言昊诚的味道,很喜欢他wen自己,可是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就害怕的说不出一个字。

    “言昊诚,我……我……能不能晚上再来!”顾七七深吸了一口气,无辜的大眼睛紧盯着他,期待的看着。

    言昊诚看着顾七七那样子,微微蹙眉,紧要牙说道:“顾七七,你挑的火,难道你不负责灭?”

    顾七七一副快哭的样子,心想着,她到底昨晚干了什么啊!她……她这会儿明明怕的不行啊,为什么昨晚会有那么胆子把言昊诚给办了?她昨天的胆子哪里去了。

    不等顾七七在说话,言昊诚已经夺走了她的呼吸。

    顾七七紧绷的身子慢慢的放松。

    空气的温度不断攀升。

    很快顾七七只觉周身一片凉意。

    等她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的时候,她人已经直接被言昊诚给压住了。

    她心里其实是知道要发生什么的。

    可她就是感觉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从未想过她还会有别的男人,她决定生下蓓蓓和宝宝时,她就不打断再去拖累别人了。

    现在她居然会和言昊诚有这样的关系,就像穆旭说的,她大概是中了大奖了。

    在最后一步,顾七七推了推言昊诚:“言昊诚,我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你确定吗?我并不是乱来的人。”

    言昊诚目光深邃而浓郁,再次夺走了她的呼吸,似在回答她的答案。

    空气中回荡着两人的声音。

    ……

    当阳光铺撒进窗户漏在顾七七脸上的时候,她伸手挡住了侧目的光。

    房间还是很暗,她连言昊诚的脸都看不清楚,只能模糊的看到他的轮廓。

    言昊诚折腾的她筋疲力尽。

    到最后,她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累的在心里暗暗的想着:到底谁传言说言昊诚不行的,她都快被折腾死了,这都不行,那要怎么样才算行。

    关健,那时候她累成那样,她居然脑子里还在想着言老夫人送牛鞭汤的事情,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象征。

    她借着窗户漏进来的光打量着言昊诚的脸。

    近乎完美的侧脸,剑眉上挑,那双漂亮的丹凤眼搭配上他上挑的剑眉居然不显一丝阴柔,更添了几分冷意。其实言昊诚的脸长得真的很好看,好看的让人觉得看不够,还有那,柔软的让她想要再yao一口。

    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想要伸过去,看言昊诚好像睡的很沉,她的指尖落在言昊诚的瓣上,勾勒着他的唇形。

    下一秒,言昊诚已经直接han住了她的手指。

    顾七七惊呼了一声,想要缩回自己的手提交来不及。

    巨大的身体罩下一片阴影,再次把她覆盖。

    顾七七绝望的说道:“言昊诚,我累了,全身都酸软,我们悠着点行吗?”

    顾七七心中对言昊诚的体力是不可置信的。

    言昊诚的体力是真心不错,他还有力气啊!

    言昊诚勾了勾唇:“是你动手的!”

    顾七七绝望的看着他:“我没有,我真没有,我不是那样想的。”

    言昊诚闷闷的笑出声,可已经直接夺走了她的呼吸。

    顾七七生无可恋的任凭言昊诚干他想要做的事。

    她真的没有力气了,她觉得身体被掏空了。

    等顾七七再醒来,窗户已经没有那么刺眼的光亮了。

    她侧头看了一眼身边,言昊诚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

    她支撑着酸痛的身子起身,去浴室。

    看着镜子里自己身上的痕迹,她脸通红,言昊诚在自己耳边的话,他的呼吸,他的声音,顾七七的心更柔软了。

    可下一秒,她的心又划过窒痛。

    言昊诚并不缺女人,更何况是她这样的女人。

    想到这里,她的心蓦的抽痛了起来

    五年前的画面再次浮上心头,她攥了攥拳头,整理了衣服,拖着行李箱,拿着包给言昊诚留下了一张纸条,走了!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对,顾七七又双叒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