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给我生猴子
    言昊诚看着顾七七那张满脸含泪的脸,皱眉冷声的说道:“你就那么巴不得我残废吗?”

    顾七七眼中噙着泪水,瞪大了眼睛看着言昊诚,一脸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的表情。

    她明明不是那个意思!

    “我没事,就是林一恒包扎的有些吓人而已。”言昊诚看着顾七七那张担忧又心疼的脸,感觉自己这个苦肉计实在是演不下去了,更后悔让林一恒多包了几层。

    他有些懊恼的想着,他真的是有病才会用这种苦肉计。

    顾七七只以为他是因为受伤,所以才会一脸的不耐烦:“我先扶你上去,林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

    说着似想到了什么,朝外面冲了出去。

    言昊诚都来不及叫住她,顾七七人已经跑出去了。

    顾七七是去追林一恒去了:“林医生!”追出去,她急声的林一恒喊了一声。

    林一恒转身看向她问道:“顾小姐,你有什么事?”

    顾七七跑的有些急:“林医生,您是不是忘记给言昊诚开药了,他都伤成这样了,不用吃药吗?这个应该是要吃点药的吧,不然好的了吗?”

    林一恒听到顾七七的话,真的差点没忍住笑出了声。

    吃药!

    他这个做医生的都忘记了受伤得吃药。

    “我明天给言昊诚送轮椅过来,会把药一起送过来的,今天就不用吃药了。他今天受伤的有些突然,我有些措手不及。”林一恒意有所指的说道。

    今天他已经和新女朋友准备去开房、滚床单了,突然接到了言昊诚的电话就匆匆过来了。

    顾七七点了点头,然后转朝着言昊诚的方向看了一眼,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林医生,刚刚当着言昊诚的面您或许不好说什么,现在言昊诚不在,您可以直接和我说了。他的腿是不是真的不能站起来了。”

    林一恒抿唇轻咳了一声:“顾小姐,你也别太担心了,我说了这个是要看言昊诚的恢复情况的,如果恢复好了一点问题也没有的。但是如果你们不注意,那就不一定了。”

    顾七七认真的听着:“什么算是不注意呢!”

    林一恒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比如剧烈运动,不如他的脚落地行走,更比如做一些男女的运动……”

    顾七七听到他这话,被漱口水呛住了,不住的咳嗽着:“林医生您真的挺会开玩笑的。”

    林一恒脸上的神情更正经了,他说的无比认真:“顾小姐,我没有开玩笑。虽然说男女滚床单的运动有益身心,但言昊诚这情况是必须禁止,否则以后他的三条腿恐怕也就只有第三条腿腿可以用咯!”

    顾七七的脸噌的涨红了,然后嗯了一声,转身逃似的跑了。

    林一恒看着顾七七狼狈的身影,再也忍不住了,笑出了声。

    他得意的想着,言昊诚,以前都是你虐别人,你等着,这一次,我不虐死你,我就不是林一恒。

    ……

    顾七七回去的时候,言昊诚正仰靠在客厅里,看到她回来,神情微沉,皱眉冷声说道:“你找林一恒说了什么?”

    他远远的就已经看到林一恒那得意的笑了,心里料定了这个男人肯定没做好事。

    而顾七七回来的时候,脸涨的通红,神情里带着羞涩,显然是两人说了什么。

    顾七七神色有些不自然,想起林一恒的话,又想起自己和言昊诚在法国做过的事,脸更加通红了。

    言昊诚皱眉看着顾七七涨红的面,神情更难看了。

    顾七七走近言昊诚,低声的说道:“我问林医生你伤成这样需不需要吃药。林医生说明天给您送过来,顺便会把轮椅一起送来。”

    言昊诚眉头紧蹙,心里暗暗的骂着林一恒。

    “他别的没说什么了?”言昊诚并不相信刚刚两人说了半天,只说了这个,刚刚说话的时候,林一恒还若有所思的朝他看了好几眼。

    顾七七面色极不自然,抿唇犹豫了片刻才说道:“林医生说不能剧烈运动,否则您以后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言昊诚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他看着顾七七至今还担心的面容,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然后口气清淡的问道:“顾七七,你不希望我残废吗?”

    顾七七愣了愣,眼眶又红了,她拼命的摇了摇头。

    言昊诚相当满意,唇角勾起弧线,然后继续问道:“在法国,你跑什么跑?”

    顾七七的思维原本还在言昊诚的腿上,他的话题突然一转,她来不及反应,只是抬头冷冷的看着言昊诚,眼中有着说不清的忧伤。

    言昊诚对上她那双千言万语的眸子,心蓦的抽痛了一下,伸手想要去抱住她,可顾七七居然猛的躲开了。

    言昊诚被气的不轻,浅笑凝固在脸上,他咬牙切齿的对顾七七说道:“顾七七,你看我是能被随便shui的人吗?”

    顾七七眼中受伤的神情更明显了,她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瞪大了看着言昊诚,有着千言万语的样子。

    言昊诚心底升腾上来的怒气一瞬间因为顾七七这个可怜兮兮的样子被浇灭了不少,刚要继续追问,手机微信来了两条信息。

    他蹙眉,点开看了一眼。

    是林一恒。

    第一条的内容是:言总咱好不容易费劲心计的把你的小白兔骗来了,您可别把人又吓跑了!她要是被吓着了,又得逃跑了!

    林过一条是:做生意您厉害,可追女人我比你厉害,懂什么叫欲情故纵不,你可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蠢死你算了。

    林一恒这两条信息索性来的及时,不然以言昊诚的情商,只怕是不追问清楚顾七七为什么跑不罢休。

    言昊诚忍住心中质问的冲动,对顾七七说道:“扶我去洗澡。”

    顾七七听到言昊诚不再追问自己为什么逃跑了,松了一口气,赶紧上前去扶言昊诚。

    她扶起言昊诚,随即就想起林一恒说的,脚不能着地,否则以后就真的站不起来了。

    单纯如顾七七,她目光死死的盯了言昊诚绑成了木乃伊的双腿看了一眼,咬了咬牙,对他说道:“言昊诚,你别动,我背你上楼。”

    言昊诚一听,嘴角抽搐半天都没说话。

    他那副吃瘪的神情让顾七七以为自己背不动他。

    顾七七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言昊诚,我力气很大的,之前穆旭被撞断了腿,都是我背着她去医院的。而且前面还用背带绑着两个孩子呢。”

    一说到这里,她就想起刚生完孩子第二年,穆旭为了赶回来给她和孩子做饭,结果摔跤后又被车撞了,也是不能走路了。

    当时孩子还小,她只能买了两个背带,把俩孩子背在胸前,背上驮着穆旭,大概她那力气就是那时候给练出来了。

    看着顾七七有些得意的样子,言昊诚蓦的心痛了起来,他伸手揉了揉顾七七的头发,皱眉说道:“我和穆旭不一样,我是男人,穆旭加两个孩子的重量都没我一个人重。”

    “你上来,我背着试试,不行我再想办法!”顾七七说的格外的认真。

    言昊诚看着顾七七,静默了片刻说道:“顾七七,我记得之前你说抓了我会对我负责的,你是不是不打算负责了。”

    顾七七的脑回路没有言昊诚转的快,一时没反应过来,心不在焉的反问了句:“什么?”

    “你喝醉酒抓了我,你说会负责!那话还算数不?”言昊诚重复了一遍。

    顾七七脸上的神情凝固,她看着言昊诚的神情也变的怪异了。

    “言总,您要我怎么负责?”

    “给我生孩子!”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