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苦肉计
    顾七七朝言昊诚伸过去的手僵滞在空中,脸上的神情也僵滞。

    手被她慢慢的收了,她紧攥着拳头,眼中的忧伤更浓了。

    她……她……

    她目光黯淡了下来,紧咬着唇对言昊诚说道:“言总,您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选我?”

    言昊诚深邃的目光紧盯着顾七七的脸,勾唇轻笑着说道:“大概是觉得你比较蠢,每次你被欺负的时候都想要护你周全。”

    顾七七的心头一暖。可掌心攥的更紧了。

    其实,从认识言昊诚开始,言昊诚便一直在帮她,每一次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他都会出现,可就是因为如此,她更不能把自己的负担让言昊诚帮自己背。

    言昊诚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言昊诚,当初生蓓蓓和宝宝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医生说我以后很难再有孩子了。所以我根本不能再给你生一个你的孩子了。”这一次,顾七七说的很认真。

    言昊诚蹙紧的眉因为顾七七的话舒展开来,眼中居然有了笑意,。他伸手捂住了顾七七的手,笑道:“所以你逃跑是因为这个?”

    顾七七默认。

    言昊诚示意她在自己身边坐下,轻笑着说道:“宝宝很聪明,很懂事,蓓蓓很可爱,很乖巧,我很喜欢。他们就是我的孩子。”

    那一瞬间,顾七七泪汪汪的双眸眼泪一颗颗的滴落的更凶了。

    她很喜欢言昊诚,很喜欢很喜欢,其实严格说顾七七如今对言昊诚是爱,而以前对冷亦涵和耿家乐只是崇拜而已,年少对成绩好的少年的崇拜。可是,言老夫人那么希望抱曾孙,她怎么可以害的他不孝呢。

    言昊诚和言老夫人并不知道,其实在顾七七心中,她最放不下的还是五年前的事情。

    她就是因为已经爱上了言昊诚,才会因为五年前的事更觉自己不能耽误了言昊诚。

    “言昊诚,你真是好人。”顾七七揉了揉眼睛,特别认真的说了一句。

    言昊诚原本神情的眸子因为顾七七的好人卡差点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他深吸了几口气才压住了自己快要爆发的脾气。

    他狠狠的盯了一眼顾七七,咬牙说道:“扶我上楼,我困了。”

    顾七七紧咬着唇不说话,又是那副受了委屈却不说的样子。

    言昊诚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明明她在给自己添堵,明明是她shui了自己之后跑了,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不想负责,说成年人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可她那副被她欺负了的表情到底是几个意思啊。

    言昊诚第一次感觉到挫败。

    顾七七也似缓过来了,她蹲下身子,对言昊诚说道:“言昊诚,我背你上楼,我力气挺大的。”

    我们骄傲的言总怎么可能会让顾七七背上楼,再说他也舍不得啊。

    他紧蹙着眉头,当着顾七七的面给还没有走远的林一恒打了个电话:“林一恒,你马上回来!”

    正在开车的林一恒不可置信的反问了句:“什么?”

    言昊诚重复了一句:“我的脚很痛,你马上回来!”

    没等林一恒答应,言昊诚已经挂断电话了。

    林一恒听着电话嘟嘟的忙音,重重的垂了一拳方向盘,结果车子猛的撞上了前面的车子。

    这下他比吃屎了还难受。

    他刚要下车看自己把人撞成什么样,对方已经下车走到他车前,敲了敲车窗,示意他把车窗打开。

    因为是自己的原因,林一恒就立刻打开了车窗,刚要和人道歉,车窗外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脸,那人把墨镜推到了额头,指了指自己的车问道:“你瞎啊,开辆兰博基尼就想讹人。没看见劳资赶时间。”说完,她掏出了一叠人民币,扔在林一恒车上:“不就是要钱吗?这些够了吧!”她把钱扔在林一恒身上之后,转身就走,钻进了自己车里扬长而去。

    林一恒凌乱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人民币,哭笑不得的自言自语:“我看着那样死要钱的人?”

    说完,他毫不客气的把一叠钱塞进副驾驶位置的抽屉了。

    既然人家钱多,他当然不能让人炫富的机会。

    林一恒压根没料到,多年在花丛中走片叶不沾身的他,这次白拿了人家的钱后,他后来一颗心几乎被人家折磨的差点就碎成了片片,自然这也是后话了。

    他车子踩下油门,一个完美的飘逸,回头去应征言昊诚的召唤去了。

    回言昊诚那,他以为言昊诚又在装可怜,瞥了顾七七一眼问言昊诚:“哪里疼?”

    言昊诚指了指自己的双腿,毫不客气的说道:“背我上楼。”

    林一恒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言语号称,盯着他半天,他咬牙切齿的朝言昊诚挤出几个字:“你他妈十万火急的让我回来就是让我背你上楼,你他妈自己没腿啊,你真当自己是残废啊!”

    他话说完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认命的走到言昊诚面前,紧咬着牙说道:“言昊诚,今天的费用我收十倍。”

    林一恒真想把言昊诚扔出去。

    装病装上瘾了。

    顾七七低声的说了句:“言昊诚,其实我真的背的动你。”

    林一恒终于真相了!

    原来是不舍得顾七七背,所以让他回来陪他演戏。

    言昊诚这无耻的真他妈让他想要一嘴巴子抽过去。

    言昊诚朝顾七七温柔一笑:“没事,林医生收钱的。我们是兄弟,他不会在意的。”

    说着,他看向咬牙切齿的林一恒。

    林一恒恨的咬牙切齿,他深吸了几口气才把抽言昊诚嘴边的冲动给压下去:“对,大家都是朋友,这种事自然让男人来。你那么瘦弱换谁都不舍得。”

    顾七七有些愧疚的对林一恒说道:“那麻烦林医生了。”

    对上顾七七那一双单纯又愧疚的眸子,林一恒心中的怨气只能压了下去。

    心底暗暗的骂道:言昊诚上辈子大概是上辈子积德了才会遇上顾七七这样的小白兔。

    背言昊诚上楼后,他从喉间挤出几个字:“言总,您还有什么事吩咐吗?您不是有私人助理吗?”

    言昊诚语气清淡的说道:“国栋家里出了事,我给他放了一个月的假。”

    林一恒嘴角拼命抽搐着。

    言昊诚住女人真豁的出去,节操和脸是完全没有了。

    林一恒把人背上楼后,和小白兔顾七七打了个招呼,气呼呼的走了。

    顾七七有些愧疚的看着林一恒的背影:“这么麻烦林医生不太合适,要不我和言老夫人说下,让她找人来照顾你。”

    言昊诚脸色变了变,一把拉住顾七七:“不用,我奶奶身体不好,我不想她这么担心。”

    说着他不给顾七七再说话的机会,直接对她说道:“给我洗澡!”j3k5bl1gfwhvzeeinmgs4tcgttcx30zvgz93ivxuetavmsgw2fd9aqk2dpkaxjyka1xzxqjly+k9h3f/3hdq==

    顾七七猛的抬头:“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