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怀孕的乌龙(3)
    言昊诚眼中的冷厉和厌恶更明显了,手还没碰到她的皮肤已经缩了回去:“既然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

    说着就要起身。

    童凌凌看到她转身,猛的坐起来,她直接下床,朝言昊诚走去,一把抱住了他:“昊诚,我们已经结婚五年了,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爱慕你很久了,你就让我们变成真的夫妻吧!”

    她说着用自己的xiong摩擦着言昊诚。

    她的手在他言昊诚身上移动,她的手灵活的想要去解开言昊诚的扣子。

    言昊诚所有的耐心在那一瞬间当然无存。

    原本想要陪着她慢慢玩,但是她真的被童凌凌给恶心到了。

    人的无耻果然没下限的。

    除了顾七七,他对任何一个女人的碰触都会厌恶反感。

    言昊诚一把扣住她的手,眼中再也没有笑意,他掰过童凌凌的手面无表情的说道:“童凌凌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我嫌恶心。”

    童凌凌没料到言昊诚会突然变色,脸上闪过一抹狼狈,她努力的挤出笑:“昊诚,你不要这样。我是真的爱你,喜欢你,所以嫁

    给你的,你身边多年没有女人,你也是有需要的,让我帮你解决。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

    言昊诚甩开她的手,轻哼了一声:“我不喜欢和别的男人共用女人。我怕得病!”

    说着他已经毫不怜惜的甩开了童凌凌。

    童凌凌不甘心的爬到言昊诚的狡辩,一把抱住言昊诚的大腿,用着以前勾男人的本事在言昊诚身上动手动脚。

    最后,她的手停留在言昊诚的……

    可当她放在言昊诚那位置的时候,发现自己卖力了半天,他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言昊诚,别人说你那方面有障碍,是真的!”童凌凌不可置信的朝言昊诚说道。

    她觉得以她这方面的经验和本事,如果不是言昊诚本身身体的问题,绝对不可能没反应的。

    怪不得言昊诚这五年从未和她有关什么实质的关系。怪不得这五年,言昊诚虽然不曾正眼看过她,但却从不会限制他花钱。

    言昊诚是想要她来给他掩饰那方面有问题的借口。

    想到这里,她心底对言昊诚的蔑视那就更浓了,她也不再继续受伤的动作。

    言昊诚一把甩开她的手,厌恶的说道:“童凌凌,看来你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啊!行不行都知道。果然是身经百战,当年我居然相

    信你就是被我占了便宜的女人。你这么有经验,我想你着身体早就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给用过了吧!”

    说着言昊诚一把牵制住童凌凌的嘴:“说,当年是不是你给我下药的?”

    童凌凌哪里会想到今天言昊诚是来兴师问罪的,不住的摇头:“昊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怎么会这么看我呢?”

    言昊诚看她不说,轻哼了一声,凑近她说道:“你不知道是吗?我记得你上次给我下的药是三倍的量,这次,我也给你三倍的量

    ,能不能活就看你运气了。”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直接撕开盒子,用一只手撕开了那盒子里面的袋子,捏住了她的嘴,迫使她的嘴张开。

    童凌凌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断的滚落,她瞪大了眼睛不住的摇头。

    那一次,那个药简直要了她的命,她来来去去换了好几个男人都没能马上减除身上的药性。后来身体身体一直不舒服,去医院

    检查,医生对她说,这种药如果摄入过量,轻了会精神异常,重了会死人。最轻会使人xing冷淡。她自从那次之后,身体的异

    常就特别明显。就是因为知道这个药的危害,所以这次她再也不敢用了。

    “既然你不肯说,那就吃了这些,滚出我言家。”言昊诚冰冷的声音如同寒冰在空气中回荡着。

    童凌凌不住的摇头,心底认定言昊诚肯定不会真的让她吃那么多的。

    那一盒的量下去,她会死的。

    言昊诚看她紧咬着不说,嘴角勾起嘲讽的弧线,冷酷的笑道:“看来你很喜欢这个药给你带来的欢yu,既然那么喜欢,那就吃

    了好好享受!”

    言昊诚满身的肃杀之气,眼底没有任何的温度,当童凌凌对上他那双毫无感情的眸子看,浑身打了个激灵,眼看着那药马上要

    到自己嘴里了,她瞪大了眼睛,然后不住的点头。

    言昊诚厌恶的甩开她。

    童凌凌猛的跌坐在地上,吓的浑身都在颤抖,脸上被言昊诚捏过的地方浮现出手指印。

    “说!我不想浪费时间!”言昊诚的声音再次响起,冰冷的声音让童凌凌连说话的声音都禁不住颤抖了起来。

    她畏惧的呢喃着:“那药是我下的,但是是有人给了我钱下在你的饮料里面的。”

    她声音断断续续的说着,满目的恐惧。

    言昊诚刷开她之后,拿起房间里桌上的纸巾,来来回回在自己手上一遍遍的擦着,听到童凌凌开口,他不耐烦的冷喝道:“我要

    听重点!”

    童凌凌赶紧继续说:“五年前那天,我就在你所在的那家酒店打工,有个男人给了我一万块,让我在你的饮料里下那个药。我为

    了那一万块钱,就把药放在那饮料里了。巧合的是,我男朋友正好是那家酒店的保安,他在监控里看到了你拉顾七七进房间的

    这一幕。原本留下了那段视频想要威胁你的。后来知道你在找顾七七,我就兵行险招,想要骗你点钱。我来找你的时候,我们

    两个做足了所有的准备工作,确保你肯定查不到什么之后才来找你的,而且我们也料定了这种事只要能对上,你这样的人肯定

    不会太去深究了,毕竟这种事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言昊诚静静的听着她说完。

    此时他已经擦完了手,慢慢的抬头看向她:“我不想知道你们骗人的原因和过程,我只想知道给你这个药的人到底是谁!”

    童凌凌不住的摇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是一个男人给我的,而且他当时带着墨镜,穿着黑衣,我连她的脸都没有看清楚。”

    言昊诚轻哼了一声,一步步的走近她:“既然你不知道他是谁,那你后来的药哪来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