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童凌凌捣鬼(3)
    进屋之后,顾七七看到自己父母是震惊的。

    言老夫人看到她愣了愣,皱眉问言昊诚:“昊诚你难道没有和七七说吗?我今天请了顾夫人和顾先生想要谈论一下你们两个人的

    婚事。”

    言昊诚笑了笑:“奶奶,您都没有告诉我,我怎么和七七说。”

    言昊诚是知道今天来老宅的目的,可他奶奶的确并没有和他说过今天会请顾七七父母。

    言老夫人诧异的朝沈海问道:“老沈,我没有告诉昊诚吗?”

    沈海笑着说道:“我想你大概是忘记了。”

    言老夫人微微皱眉,然后不满的嘀咕了一声:“果然是我年纪大了,记性大不如前了。”说着便亲密的挽住了顾七七的手,笑道

    :“七七,你看我家昊诚年纪也不小了,过完年就快三十了,我的年纪也大了,他父母去的早,所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要昊诚

    成家,所以你也别怪奶奶着急,你们的事定下来,我才安心。”

    顾七七有些发愣,但心中却是欢喜的。之前她是听张国栋提过今天是要提婚事的,但是没想到会请了她父母这么隆重。

    她点了点头。

    言老夫人这才松了口气,然后示意他们进屋去吃饭。

    顾七七担忧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小声的问了句:“爸,您的身体好些了吗?”

    顾中华笑了笑:“没事了,医生说我这病需要静养,在家里休养也是一样的。”

    顾七七点了点头,小声的说了句:“您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顾中华眼中有着淡淡的笑意,然后趁着这个机会说道:“等谈好今天的婚事,你搬回来住一段时间吧。我和你妈也分开五年了,

    你总住在穆旭那也不是办法,你回来陪陪我们,等你和昊诚结婚了,你就又要搬出去了。”

    许是因为顾中华终于明白了五年前的事,也知道了耿家乐是同性恋的事,他对这个女儿心中是有愧疚的,也或许是他的年纪已

    经大了,再也不像年纪时那么要面子了,他如今和顾七七说话口气也已经软了下来。

    顾七七愣了愣,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确是应该回去陪陪父母了。她已经离开家五年了。

    “好!”

    顾中华和吴慧中听到她答应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心中终究是有些愧疚的。

    接下来,一顿饭,言老夫人就谈论了言家办婚礼的过程,以及聘礼还有一些该有的规矩。

    她在请顾七七父母来的时候,就已经到处打听过了,因为五年前的事,她觉得亏欠了顾七七的,所以她把必须有的排场都给足

    了。

    顾七七的父母明显是满意的。

    什么都比不上婆家人重视自己女儿来的重要。

    “言夫人,这些事您安排就好,只要七七没意见,我们都没有什么问题的。”吴慧中握着女儿的手笑道。

    最先来之前,她还偷偷和七七她爸说,言家会不会因为七七已经给他们生了两个孩子而不重视,如今看到言老夫人对七七的态

    度,他们放心了不少。

    七七听着言老夫人的话有些恍惚,无意识的低头,目光有些黯淡。

    不管是在言昊诚面前还是在言老夫人面前,她都是自卑的。

    “七七,奶奶对你没有别的要求,昊诚也和我说过了,你生宝宝和蓓蓓的时候死里逃生,他再也不舍得你再经历一次这样的痛苦

    了,奶奶也是女人,虽然希望言家多子多福,但是也心疼你生孩子的痛,所以不会逼你生孩子了。但是我希望宝宝和蓓蓓能改

    姓言。奶奶这个要求不过分吧,我实在是太喜欢这两个孩子了,这么多年我心心念念就想要抱个曾孙,如今有了宝宝和蓓蓓也

    就知足了。”言老夫人说的直接,她看着顾七七说道。

    顾七七听到这些话,眼眶有些红。

    她以为言老夫人会介意她生过孩子,会介意她未婚生子,但是她不仅没有,居然还体量她生宝宝和蓓蓓时候经历的苦不逼着她

    生孩子,她心中更觉得对不起言昊诚和言老夫人了。

    看着她眼眶有些红,言老夫人愣了愣:“七七,怎么了?太奶奶说错了什么?”

    顾七七含着泪光摇了摇头:“太奶奶,谢谢你,你对七七太好了。”

    言老夫人哭笑不得,噗嗤的一声笑出了声:“我还以为怎么了,吓了我一跳。”

    这会儿,两个孩子终于插话了,顾蓓蓓看向言昊诚,一脸天真的说道:“所以以后我就可以叫爸爸了吗?蓓蓓以后就和别的小朋

    友一样有爸爸了吗?”

    言老夫人听到这话,眼眶也有些泛红,心头发酸。虽然是孩子天真的话,但听着却莫名的让人心疼。

    顾宝宝皱眉侧头看着言昊诚,打量了他半天,一脸‘老父亲’般沉重的点了点头:“好的吧!以后如果顾七七在商场迷路了你不能

    不耐烦,还有她爱吃零食,你不能让她乱吃,最最重要的是你绝对不能让她喝酒,一喝酒她就和蓓蓓一样好色……”

    他说着似还在想着要说什么。

    顾七七涨红了脸:“顾宝宝,我哪有好色!”

    言昊诚一脸真相的神情:“这个我知道!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是绝对不会再让她喝酒的。”

    他说的意味深长。

    顾七七别了言昊诚一眼,对上他那双别有深意的眸子,她顿时涨红了脸,随即憋红了脸不再说话。

    顾七七想起自己摸他的事,还有自己直接把言昊诚睡的事,感觉自己已经没脸了。

    一屋子的笑声。

    站在一旁的沈海看着这一幕,他却忧心忡忡,目光却是不是瞥向手表,似在害怕着什么。

    一直早言老夫人看向他,朝他喊了一声:“老沈,都是自己人,你也一起坐下吃饭吧,你站着干什么啊!”

    沈海一直都在恍惚中,居然一时没有听到言老夫人的话。

    言老夫人笑了笑:“老沈,你在想什么啊,心不在焉的,今天你这么了,我几次和你说话,你都听不到。”

    老沈这才回神,脸上闪过一抹笑:“老夫人,您刚刚说什么?”

    言昊诚皱了皱眉,侧头看向沈海。

    沈海似感觉到了言昊诚的目光,朝他看去,可当目光对上言昊诚时,他心虚的低头。

    言昊诚看着他的样子,目光缩了缩,微微皱了皱眉。

    就在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从门口响起:“老夫人,我今天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