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童凌凌捣鬼(5)
    简陋的库房里,一个打的几乎已经无法辨清容貌的被悬挂着,双手被吊垂在两侧,他似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如果不是手上的

    绳子吊着,他早已瘫倒在地上。

    杨骁皱眉看着那个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的男人,有些不耐烦,冷声的说道:“王六,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我留着你也没什么

    用处。你撞的孩子和女人家老大的女人和孩子,说不出什么来,那就按着规矩,当初你怎么撞女人和孩子的,我让人同一辆车

    怎么撞你。”

    杨骁说完,朝身边两人招招手,连话都懒得和他说了。

    这个叫王六的男人本身身上是背着命案的,所以就算出什么事,警方也不会太在意,自然那男人很清楚这个道理。

    “杨少,您放过我吧,我真的不知道那女人和孩子和您有关系,如果知道,我必定不会收拿钱的。”他奄奄一息的说着,连说话

    的语气都透着一股子死气。

    人到最后光头的求生意识都是强烈的,平时或许可以嘴硬的说不怕死,可真到到死,他自然是怕的,惊恐的摇头:“杨少,我想

    起来了,那人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您可以试试能不能从那个号码上查出什么。号码您可以查我另一个号码189xxxxxxxx,那人

    给我那手机打过电话,虽然是太空号,可以您的本事或许是可以查到什么的。”

    原本要离开的杨骁听到他的话,停了下来,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转身朝那人看了一眼,轻笑道:“你早说不就不会吃这么多苦

    了,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说着拍了拍他的脸,然后笑道:“既然他这么不上道,那就把他扔在警局门口吧。“

    说完再也不多看那男人一眼。

    那男人听到杨骁的话,在后面惊恐的喊着:“杨少,我真的不敢了,您放过我,把我嫁给警方,和把我杀了没啥区别,我身上背

    着好几条命案的啊。”

    杨骁却就像没听到他的话般加快了步子离开。

    ……

    顾七七被言昊诚拖着进了房间。

    原本还想要调侃他是不是心虚,怕曹依萱说出他以前有过很多女朋友的事,当她看到房间一室的粉色,她就忘记问了,噗嗤了

    一声笑道:“昊诚,原来奶奶也是喜欢粉色啊,你这一屋子的粉,我还一时反应不过来。”

    言昊诚一推开门也完全没料到自己房间已经从最初的纯白变成了粉色的墙壁,被子和床也黑白的色调变成了卡通粉,进屋一瞬

    间,他整个人都惊呆了。

    尤其是他看到床上小猪佩奇的床单和被子,他一身鸡皮疙瘩。

    顾七七此时也正看着小猪佩奇捂嘴笑着,她大概已经猜到这是谁的杰作了。

    估计言老夫人是问了她家蓓蓓,所以买了小猪佩奇的床单和被单。

    “我想蓓蓓肯定会很喜欢的,今晚说不定想要爬上来和你一起睡的。”顾七七没忍住笑出了声,那一脸的取笑分明丝毫不遮掩。

    言昊诚伸手一把搂住她,低头暧昧的笑道:“既然蓓蓓喜欢,那就留给蓓蓓睡,言家别的不多,房间多,房子多。我们可以换个

    房间。蓓蓓已经大了,不能让她养成依赖的习惯,而且我更喜欢抱着你睡。”

    顾七七的脸因为他的话顿时涨红了,不自在的呢喃道:“言昊诚,谁要和你一起睡,既然言家房间多,那我和蓓蓓一起睡。”

    言昊诚伸手勾住了她的腰,凑在她耳边说道:“七七,我已经几天没有好好睡觉了,你忍心今晚也不让我睡好吗?”

    顾七七的脸涨的更红了:“言昊诚,难道不是一个人睡才能睡更好吗?”

    言昊诚低着头,唇轻吻了一下她的头发,轻笑道:“如果你今天不陪着我睡,今晚我怕是又睡不着了。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吸引

    力有多大吗?你看,昨天,我抱着你就睡着了。”

    言昊诚如今最擅长的就是在顾七七勉强装可怜。

    顾七七羞的满脸通红,推开言昊诚勾住了自己腰的手,扭头就打开门离开。

    身后,传来言昊诚的声音:“七七,不要和曹依萱走的太近。”

    顾七七疑惑的转头:“为什么!你们不是从小一起长大吗?”

    在顾七七看来,曹依萱看上无害又温柔,实在是没什么可防备的。

    言昊诚眸光深沉:“我不喜欢你和她走的太近。”说完他的眸子动了动:“我怕你被她欺负了。”

    顾七七轻声的笑道:“她是不是喜欢你?”

    顾七七此时一双澄净的大眼睛盯着言昊诚,能一眼看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言昊诚笑道:“是不是告诉你她曾经想要嫁给我,你就会离她远一点呢?”

    顾七七原本只是开玩笑,听到言昊诚这话,脸色有些惊愕:“她真的曾经喜欢过你?”

    言昊诚走近她,再次把她揽入怀中,轻吻着她的碎发,低声的呢喃道:“对,所以我怕她接近你的目的不纯,也怕她伤害你。”

    顾七七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轻笑着点头:“好。”

    ……

    顾七七安置好两个孩子睡觉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回去的时候,言昊诚还在书房,她看了看时间,看时间还早,所以没有催促。

    张国栋这几天接她上下班和去医院的路上会偶尔和她说言昊诚在干什么,所以他大概是知道言昊诚最近因为什么忙的,对他又

    是崇拜又是心疼。

    顾七七刚回房间,曹依萱的声音就出现在门口了。

    “顾小姐,我们能聊聊吗?”门口,曹依萱开口问道。

    顾七七愣了愣,点了点头,抬头看向她问道:“你想说什么。”

    曹依萱朝变成了粉色的房间,目光朝着四周张望了下,淡淡的说道:“五年前,我也曾躺在过这张床上。”

    她指了指言昊诚的床:“这张床以前还是白色的床单,黑色的真皮床,我那天什么都没穿躺在这里,我等着昊诚推门而入。我从

    小就想要成为他的女人,不管是我家人,就连言老夫人都觉得我必定是会嫁给昊诚的。所以我成为他的女人理所当然的是不是

    。”

    她突然咧嘴静静的朝顾七七笑着:“那一天,我就是在这张床上让自己成为了昊诚的女人。今天,这张床上却即将躺别的女人。

    ”

    顾七七盯着曹依萱,看着她那双蓄满了泪水的双眸,呆滞了下,然后低声的呢喃道:“你曾经在这张床上睡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