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童凌凌捣鬼(7)
    顾七七在看到那一幕的瞬间,脑子是短路的。

    原本曹依萱的话她或许只信了三成,可在她看到曹依萱什么都没穿的站在言昊诚对面的时候,她已经完全的相信了曹依萱的话

    。

    任何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这一幕应该都无法淡定的。

    她跑回房间,用力的关上门,倔强的紧咬着唇。

    其实,在她心中骨子里有着对五年前的自卑。

    因为父母是老师,她从小在这方面的观念都很保守,所以不管言昊诚怎么说,她在言昊诚面前终究是有种自卑的。

    所以当曹依萱说言昊诚居然会喜欢上她这样的女人时,她心中的自卑被彻底的扒开了,血淋淋的暴露在了人前。

    “七七,开门!”言昊诚低声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声音温和的说道。

    房间内没有任何的声音。

    言昊诚心中有些着急,站在门外低声的说道:“七七,你不开门我自己进来了!”

    在商场都不曾手忙脚乱,在竞争对手那始终运筹帷幄的言昊诚第一次感觉到焦头烂额。

    或许顾七七注定就是他的命脉,一点点的打破他的底线。

    房间里,依旧没有任何的声音。

    言昊诚也不管顾七七到底开不开门,直接刷了指纹,刷了卡,推门进去。

    他推门进去的时候,顾七七缩在凳子里,头埋在双腿间,没有哭声,也没有呜咽,散乱的长发垂在两边,双肩微微颤抖着。

    看到顾七七样子的瞬间,言昊诚心头闪过一抹清晰的痛楚,从未有过的心痛。

    “我和曹依萱不是你想的那样。”言昊诚慢慢的走过去,想要去伸手拉顾七七。

    顾七七其实已经听到了他的脚步声,但并没有抬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头低埋着。

    言昊诚走过去,伸手想要抱住顾七七,到此时,顾七七才如同被惊到的小兽从凳子上弹跳起来,反应很快的躲开了言昊诚的手

    。

    言昊诚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她惊恐的站起来,急遽的后退,心中剧痛,却没有再勉强,他坐在床上,低声说道:“七七,如果

    我和曹依萱之间真的有什么,那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他说着,目光瞥向窗外,用着轻柔的声音说道:“我父亲是入赘言家的,他到底是什么背景我其实并不知道,但,我有记忆依赖

    ,我总会看到他和我母亲吵架,导火索大多都是因为别的女人。”

    顾七七终于慢慢的抬头,目光呆滞的看向言昊诚。

    “我从未和我奶奶说过我父亲为什么会带着我母亲出门,她也并不知道这场车祸为什么会发生。”言昊诚眼中有着深深的孤寂,

    声音透着悲凉:“那天,我母亲是因为发现和别的女人要私奔,所以带着我去追我父亲,带着我坐在父亲的车上不肯走。后来,

    他们在车上争吵然后就发生了车祸。车祸的一瞬间,我母亲把我压在了身下。”

    这事已经二十多年了,可言昊诚说起的时候声音中还夹杂着颤抖。

    “后来,他们死了,而我活了下去。许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对女人就有了唯恐避之不及的态度。从小学一直到高中,来来去去很多

    女人送巧克力,送情书表白,我只觉得反感和厌恶,从未有任何人入的了我的眼。曹依萱是我奶奶初中的时候接过来的,大概

    她也发觉了我对女人的厌恶,也或许我的性子太冷,奶奶太冷清了,曹依萱小女儿姿态很得奶奶的宠爱,最先是他会经常过来

    ,后来就被我奶奶接了过来。她的确是喜欢围着我转,我喜欢什么,她也会去做什么。我就是因为知道奶奶对她的喜好,所以

    对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会尽量耐着性子和她说话。”

    言昊诚试着慢慢的靠近顾七七。

    这一次,顾七七没有挣扎着躲开,而是静静的站在那,她脸上的神情微微发怔,恍惚的看着言昊诚,心中悲痛酸楚交加。

    “我虽然对她比别人多一点耐心,但是我从未觉得对她有什么特别的。我以为我慢慢的疏远她,她就会明白。直到五年前,她在

    我生日那天,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进了我的房间,躺在我的床上。我回家看到了,让她出去。后来,她几次脱了衣服站在我面前

    ,我厌烦,就当面和她说清楚了,当晚,她自杀了。后来她又自杀了两次,到第二次,我就发现,她只是用自杀的方式来博取

    我的同情,所以第三次之后,我没有再按着我奶奶说的去陪她。后来,我再也没有去见过她。再后来,她就被家人送出了国外

    。她什么时候回国的我并不清楚。只是之前接到过她的一个电话,说她回了来了。但是她每年都会打很多类似的电话,我从未

    放在心上。对于她的殷勤,我认为不理会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直到我奶奶告诉我她回来了,我才知道她真的回来了。但我和

    她没有任何的联系。”

    言昊诚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也会有这么小心翼翼的时候。

    他并不是一个会解释的人,可看着顾七七眼中的自卑和本能的畏缩,他心头就疼的厉害。

    他自然是知道顾七七的畏缩是什么原因。

    顾七七怔怔的看着他,脑中那一幕却始终没有忘记。

    言昊诚慢慢起身,然后走到她面前,苦笑着说道:“如果我真的和她有什么就不会有我和张国栋关系暧昧的传言了。”

    顾七七原本悲痛的心情,因为言昊诚这话噗嗤了一声。

    言昊诚看到那一笑终于松了一口气,用力的把她禁锢在怀中:“七七,在认识你之前,我从未有过女人,身边也不曾有过女人。

    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也是唯一一个……”

    顾七七怔怔的呆滞了片刻,小声的呢喃了一句:“可那一次,你挺熟练的,我不觉得你是第一次,第一次的人才会那么驾轻就熟

    呢……”

    顾七七想起那次两人滚床单的画面,脸又蓦的通红了。

    大概这时,顾七七这会儿的心情就是所谓的悲喜交加了吧。

    言昊诚低头,轻轻扣住她的后脑,迫使她看着自己:“如果不是第一次,你觉得会那么意犹未尽,yu罢不能吗?反复suo求?觉

    得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在你身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