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言昊诚,你这个骗子(1)
    言老夫人原本想要和曹依萱说的话,因为佣人的话戛然而止。

    她脸色骤然的难看了很多,看了曹依萱一眼,沉声说道:“依萱,我从小看着你长大,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不管是以前还是如

    今,我一直很喜欢你,但是昊诚多有主意你应该知道的,他不喜欢你,我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今天的事我会当什么都没发生

    ,但是如果有下一次,不管我和你奶奶是不是手帕交,我都不会轻易原谅你了。都是成年人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付出

    代价。”

    曹依萱紧咬着唇没说话,眼中有着委屈和悲凉。

    言老夫人没再说什么,扭头就走。

    等她离开,曹依萱嘲弄的愣愣一笑,眼中没有任何情绪,目光朝言昊诚的房间看了一眼,眼中居然闪过一种负责的痛快和不甘

    。

    她就是要让言老夫人知道,不管是童凌凌还是顾七七,他们只会给昊诚和言家带来麻烦,而她才是言家最合适的媳妇,只有她

    帮言家。只有她能做昊诚的妻子。

    今日,她还要顾七七知道自己灰姑娘嫁入豪门的梦是不可能的。

    房间里的顾七七和言昊诚显然也是听到了楼下的声音。

    “童凌凌?”顾七七并没有听清楚佣人的话,但是从佣人的说的话里听到了童凌凌的名字。

    她心莫名的复杂,想起童凌凌在医院的话,心中闪过一抹莫名的不安。

    她迟疑的看了言昊诚,沉默了片刻说道:“我前两天在医院见到了童凌凌,她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我……”

    顾七七迟疑了片刻想要问言昊诚,但一想到刚刚书房的一幕,有些迟疑了。

    刚刚那一幕已经让她意识到自己不够相信言昊诚,童凌凌是什么样的人她是知道的,更不知道如何和言昊诚说了。

    还没来得及等言昊诚开口,童凌凌叫嚣的声音更大了。

    那声音明显已经进屋了。

    言昊诚微眯了眯眼睛,他低声和顾七七说了句:“我去看看!你别起来了。”

    说着人已经出去了。

    顾七七看着他的背影,犹豫了下,随即也起床了。

    她穿了衣服,打开房间,也朝楼下走去。

    ……

    门口,童凌凌带着一群记者在门口,她手里拿着和言昊诚的结婚证,还有一份自己签的离婚协议,她的脸色并不好看,面容上

    的憔悴毫不遮掩,眼中的委屈更是呼之欲出。

    言氏在北城是龙头企业,因为言昊诚的低调,媒体对言氏的了解并不多,正好童凌凌这次的事,加上她自己肆意的渲染,媒体

    自然是对她和言昊诚的事格外的感兴趣。

    之前媒体找过言昊诚做专访,无不被他一口拒绝。

    言老夫人到门口的时候,记者纷纷朝她冲了过去,无比脸上带着八卦的意味:“言老夫人,童凌凌说她嫁给言总已经五年了,她

    手里要还有和言总的结婚证,但是言总最近突然外面有了小三,便开始厌弃他了,不仅要和她离婚,甚至还害死了她肚子里的

    孩子,还给她下药,想要让抓到她婚内出轨的证据逼迫她离婚。对于这件事,您有什么说法吗?”

    “言老夫人,传言您孙子一直喜欢男人,对此,不管是您还是言总都不曾有过回应,是不是意味着你们是默认这件事的?您认识

    童凌凌吗?知道他和童凌凌的关系吗?”

    “言老夫人,童凌凌是否曾经是您孙媳妇。言家从未公开过这个孙媳妇,是不是因为她的背景上不了台面,不想要承认言总和她

    的关系?”

    “……”

    记者的问题源源不断的朝言老夫人传来,他们一看到人出来已经团团把人围住了。

    这个言老夫人曾经也是叱咤商场的人物,有段比很多男人更厉害。她女儿和女婿车祸中去世后,她一个人支撑起了言氏,把当

    初差点倒闭的言氏起死回生。虽然言昊诚接手言氏已经有十多年了,不可否认,言氏的如今的确是因为言昊诚,但如果没有当

    初言老夫人,根本不可能还有如今的言氏。

    所以众人对于这个快年过八旬的老人也是有着畏惧的。

    “童凌凌,你干什么?”言老夫人冷冷看向童凌凌,她没想到童凌凌居然还敢在媒体面前暴露自己和言昊诚的关系。

    她还真的一点脸面不要了!

    童凌凌举着手里的结婚证,放在她面前,一字字的问道:“言老夫人,我要您亲口说,我曾经和言昊诚是什么关系。我曾经是不

    是您的孙媳妇。”

    童凌凌冷笑的盯着言老夫人,眼中再也没有以前的畏惧。

    她今天答应了曹依萱来闹,就已经打算和言家撕破脸了。她自己不好过,就不想言昊诚好过,更不想顾七七好过。

    言老夫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目光死死的看着童凌凌,咬牙切齿的朝她说道:“童凌凌,你自己做的那些事还有脸带记者来,

    看来你是真的一脸面皮都不要了是不是。”

    童凌凌看她并不正面回答自己,更得意了,继续咄咄逼人的追问道:“言老夫人,您为什么不正面回答我呢?我五年前就和言昊

    诚结婚的事您是不是无法否认。您前些日子不是理直气壮的指着我的鼻子说我和言昊诚的结婚证是假的吗?你今天当着所有媒

    体的话把你那天警告我的话说出来。”

    童凌凌料定了言家不会说出当年被下药的事,言昊诚也不会说出自己强暴了顾七七的事,所以她就更加有恃无恐了。

    正当言老夫人要开口的时候,一个冰冷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童凌凌,看来你还真的一点都不怕死!”那语气带着让人胆寒的森然。

    言昊诚大步从里面出来,英俊的脸上闪过对童凌凌的厌恶。

    童凌凌对上言昊诚那双眸子,本能心虚的缩了缩,脑中闪过他把那药倒在自己嘴里的那一幕,她不自然的打了个冷颤。

    记者看到言昊诚出来,也把他团团围住了。

    不等记者的问题朝言昊诚抛出去,童凌凌突然指着言昊诚身后,用一种怪异尖锐的声音说道:“就是那个女人,就是她勾引了言

    昊诚,那个不要脸的小三,害死了我的孩子,破坏了我的婚姻,我刚和言昊诚离婚,她就迫不及待的登堂入室!”

    众人朝童凌凌指着的方向看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